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81章 与世隔绝,他想见她。
    苏祁这句话传到薄夜耳朵里的时候,就带着一股子挑衅。

    男人微微皱起眉头,颇有些不耐烦,“你想表达什么?”

    苏祁在电话另一端贱兮兮地笑,“什么也不想表达,就想说说今晚和唐诗一起吃饭了。还是很重要的小年夜耶~”

    薄夜的眉心及不可见地跳了跳,表情隐隐有要爆发的前兆。

    苏祁在那端看不见薄夜的表情,还在得瑟,笑得特别开心,他说,“你是不是很羡慕我?”

    薄夜忍无可忍爆粗口,“老子羡慕你个鸟蛋!赶紧滚回苏家,你妹妹都到我公司来找你了!”

    苏祁冷不丁被薄夜一通吼,被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干什么这么凶!哥哥我还帮你转送了礼物给人家诶!你这样我们情敌没得做了,拉黑!”

    幼稚!!

    薄夜磨了磨牙,路过会议室又拿了一份文件就继续往回走,苏菲菲还在疑惑苏祁到底是去干嘛了,结果薄夜一阵风似的又回去了电梯里,那表情跟要杀人似的。

    苏菲菲拍拍胸口,“怪吓人的,突然之间这是发什么脾气啊。”

    林辞送薄夜到楼下,薄夜坐上车回去了,林辞也终于安心,自己打车回了自己家,薄夜坐在副驾驶,边上司机在开车,正好车载电台放到了最近的新闻。

    讲的还是薄夜当初开记者发布会的事情。

    司机:要死了调了个这么尴尬的电台,大老板不会要打死我吧?看他表情有这个可能……

    然而薄夜只是淡淡地听着,也没有说别的,这事儿本来就是他自己出面的。只不过最近热度还没下去,难免会被新闻报道提起来。

    司机开车花了二十分钟,薄夜听完了电台主持人整场对于薄夜的分析,一边的司机冷汗都出来了。心说大兄弟你可别瞎几把扯淡了,我今儿听你电台正好大老板坐在我边上,你这样当着人家的面说他坏话,这不是作死吗!

    然而薄夜到了家里也是淡漠说了一句谢谢,就算自己刚才在电台里被人分析成为了一个渣男,他也不见表情变化,从头到尾一副和自己无关的冷漠脸。

    司机松了口气,薄夜说,“早点回去吧,要过年了,春节提前放假。”

    司机连连说了几声谢谢薄少照顾,开着车回去,他得把车再停回薄夜公司楼下。

    薄夜一个人进了薄家老宅,走进去就看见薄梁站在门口浇花,西装穿的笔挺,没有一丝褶皱。

    这是他严肃一丝不苟的父亲,也是唯一支持他站出来给个说法的人。

    也许父子俩在这块上面的看法是一样的,薄梁年纪小的父母老吵架,他的爸爸,也就是薄夜的爷爷没少干风流事儿,导致薄老夫人抑郁,日复一日吵架,情绪消极。

    所以薄梁是很重视家庭的,就怕小孩子也吃自己曾经吃过的苦。他很宠他妻子岑慧秋,但是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是走了老路。

    把原本一个好好的家庭毁了,把一个好好的小姑娘辜负了。

    薄夜进去的时候,薄梁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奶奶最近在气头上,也别和她老人家正面吵架。她年纪大了,我们让让。”

    薄夜应了一声,没说别的,就自顾自走进去,薄梁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薄夜不再是曾经那个薄夜了。现在的他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隔绝在这个社会外面、哪怕天崩地裂,哪怕世界末日。

    唯有在遇到和唐诗有关的事情的时候,他才会猛地有反应,像是一个失去意识的植物人忽然间清醒,那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的儿子像是活着。

    薄夜进去吃一顿饭,果然免不了要受到薄老夫人一顿骂。

    她最近因为薄夜的事情实在生气了太多次,连带着薄梁一块骂进去,饭桌上拿着筷子指指点点,薄夜皱着眉头明显是不满,安谧在一边装模作样地安慰。

    “夜哥哥,不要生气,奶奶也是年纪大了,想事情比较极端,其实她不坏的,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听听,她这话说得多好多有技巧,薄夜冷笑了一声,让安谧出了一身冷汗,饭吃到一半薄夜就放下了筷子。

    放下筷子前薄老夫人刚刚骂完,薄夜把筷子放下,她就把眉头皱起来,声音都跟着尖细了,“怎么,奶奶说你几句,你不乐意?还是说奶奶刚才骂那个贱女人,你不开心了?”

    “我没什么不开心的。”薄夜把碗筷放下收拾好,径自站起来,“奶奶,您年纪大了,不喜欢和我一起吃饭,您直说,我大不了不和你坐一桌就是了。”

    薄老夫人声音一顿,她的孙子用这种理由来堵她!!

    薄夜拿了衣服往外走,家里其余人脸色都很复杂,想开口挽留又怕老夫人不准许。

    小年夜的气氛闹成这样也的确有点可笑了,好好一个家,怎么就闹成了这样。

    薄夜一头扎入寒风中,他忽然间就有点想念唐诗。

    不,是疯狂想念唐诗。

    他觉得现在自己无处可去,就干脆自己直接开了车上外环高速,他踩下油门,往白城方向狂飙。

    说他不嫉妒之前苏祁陪着唐诗吃小年夜饭,那是假的。

    可是,他除了嫉妒能做什么,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连送她礼物,都要借着苏祁的手,生怕人家不接受。

    薄夜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笑话。

    唐诗爱他的时候,他假装自己不爱她,她不爱他的时候,他却心心念念惦记。

    踩下油门,车子发出马达运转声,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来,薄夜看了一眼,是他的父亲。

    “你和你奶奶真的要闹脾气吗?”薄梁开口就问了一句,“去哪儿了,快回来。”

    “爸,我不回来了。”薄夜盯着马路,“帮我和奶奶说一声,这个春节,我都不回来了。她不用顾及我,随便她怎么骂,都没人跟她唱反调了。”

    不是正好吗,她天天骂骂咧咧,干脆自己这个年别出现在她眼前好了。

    薄夜想去找唐诗,哪怕不见面,在影子里偷偷地看着她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