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75章 电视直播,真相公开。
    这顿晚饭可谓是异常丰盛,而且几个要好的都到了——姜戚和克里斯,可以称得上是唐诗人生中最要好的知心朋友,大家坐在一起,唐惟在一边喝着橙汁,韩让给他们细细地切牛排,气氛十分融洽。

    “唐诗在来的路上掉了一串钥匙串。”克里斯吃饱了就摸着肚子开始讲事情,“不就是一串挂链吗,她惦记得跟丢了儿子似的,回头给她买新的,有了新欢,旧爱就不用去管了。”

    “哈哈,什么钥匙串啊。”姜戚一眼就看破了唐诗的心思,“当初买给薄夜,人家不要的那对小爱心吧?”

    唐诗的脸蹭一下就红了,看来以后果然不能什么事情都和自己的好闺蜜讲,“你别说了,都过去那么久了!”

    “啧啧,旧情难忘还是怎么回事?”姜戚现在恢复的挺好,手背上原先有好多针孔,韩让当初看着她满是针孔的手背,眼睛都心疼得红了,于是等她住院一阵子后就干脆接她来了自己公寓里住,每天好吃好喝供着,现在姜戚脸上有肉了,神色也慢慢精神了。

    很显然,她在韩让的照顾下,慢慢走出了叶惊棠的阴影。

    “不是旧情难忘。”唐诗叹了口气,“就是……包含着自己很多感情和回忆的东西,突然之间就没有了,我有点惆怅。像是把过去的自己丢了一样。”

    “我明白你这种感觉。”姜戚笑了笑,那笑却有些惹人心疼,“叶惊棠当初当着我的面,把我买给他的咖啡机砸了的时候,我也是这种感觉。”

    唐诗没说话,许久才道,“等到克里斯买给我新的了,或许我就能接受了。”

    “说白了,还是喜新厌旧。”克里斯伸着筷子在那里指点江山,“放心,就像男人一样,有了更好的了,就可以忘记薄夜带给你的伤害了。”

    唐诗和姜戚对视了一眼,她们两个人感同身受。

    这顿饭吃完,韩让和唐惟收拾桌子,克里斯作为上门的客人,很不要脸地就这么待在了他们家的沙发上,然后还像个大爷似的使唤唐诗,“快,去给我开电视机。”

    唐诗无奈之下只能帮他把电视打开,克里斯闲着无聊就切换电台,结果切着切着,就切到了薄夜今晚出席一个新闻发布会的镜头。

    这个时候正好韩让和唐惟洗完了碗,大家挤在一起看电视,发现电视里的人是薄夜的时候,都纷纷一愣。

    不但薄夜在……连带着唐惟的爷爷,就是薄夜的父亲薄梁,也在。

    唐诗看着那个镜头,愣愣地出神。

    她听见了传递过来的镁光灯声音,还有记者在现场直播的电流声,各种话筒摆放在薄夜面前,无数路人在边上围观。

    节目组在镜头下面做了一个tag,打了一个横幅。

    海城薄少首度出面,浅谈当年与唐诗的恩怨纠缠!

    在公寓里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统统等着薄夜接下去会说什么话。

    薄夜的脸在电视上还是那么俊美,男人依旧是那个海城所有女人都趋之若附的存在,不管背后经历什么风雨,他的地位还是稳稳地在那里,没有人可以动摇。

    有大胆的记者率先提问,她说,“薄少,请问您对于近日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是如何看待的呢?”

    周围的路人已经开始掏出手机来录制了。

    薄夜对着那个记者看了好久,男人沉默,漆黑的瞳孔犹如名贵的黑曜石,他身边站着他的父亲,当年商场上手段雷霆的薄梁,父子俩面对媒体,没有一丝胆怯。

    一段令人觉得害怕的沉默之后,薄夜说话了。

    他说。

    “我无话可说。”

    众人惊愕。

    “我的意思是,对于那件事情,当年的真相,错害了唐诗,这一系列的事情……”薄夜停顿了一下,“我无话可说。我没有什么可以替自己辩解的。”

    在电视机面前的唐诗愣住了。

    那一刻,浑身的灵魂四分五裂。

    这个……在电视机面前将自己剖析的男人……真的是她认识的薄夜吗?

    薄夜面对镜头,那眉眼分明是冷酷无情的,可是唐诗却在他眼里看见了悲壮的精神世界崩塌,轰轰烈烈……暴风雪在他眼里摧枯拉朽。

    “我知道,很多人还抱着疑惑,对于那些网络上曝光的事情的真实程度还抱着怀疑。所以,我今天召开记者发布会,站出来是为了当面澄清一些事情。”

    薄梁站在自己儿子的身边,看样子是赞成他这样的。

    唐诗忽然间想起他当初在会场里对她说的话,“唐诗,我们薄家欠你一个清白,我过阵子就开记者招待会,把你的清白还给你!”

    她耳边响起嗡嗡的声音,像是有针在刺着耳膜一般。

    从当时的网络曝光的,到后来的过往深扒,那是的唐诗都不以为然,她甚至没在意。因为这所谓的真相,从她被打压开始,存在与否就不重要了。

    对她而言,而不过是人生里的五年时光罢了。

    可实现如今,看见薄夜站在镜头面前,亲自将事情摊牌的时候,她终于有了触动,她从那个男人的眼里……看到了从未看到过的破釜沉舟。

    “我和我父亲商量了很久,要不要开记者发布会,后来我父亲说,现在网络上真真假假,一传十十传百,各种版本都会出现在别人的口中,曾经就是因为这样,我让自己犯下了错。所以现在,也该用这种方式来承认。”

    薄夜说了挺长一段话,或许这段话在他心里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

    他闭了眼睛又睁开,对着那个话筒,“是,五年前,是我错怪了唐诗,然后将她送进了监狱。我以为安谧死了,是唐诗害死她的,因为当时我亲眼看到了那一幕。可是有的时候,眼睛也会骗人,有些动作会被我潜意识转化成为了恶意,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的妻子,唐诗,她没有把安谧推下去,她甚至,是出手去拉安谧的那一个。”

    全场寂静,有人已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