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68章 好久不见,你的谎言。
    房间里陷入一阵沉默,显然他们都被自己手头的难题给难倒了,薄夜隔了好久才说,“如果有什么新的进展,你再来告诉我。”

    苏祁皱着眉头,“你对丛杉的身份不起疑吗?”

    薄夜盯着苏祁许久,才缓缓道,“我查了,但是丛林的水太深,甚至有可能……要蔓延到叶惊棠那里。”

    这下子牵扯的人可就多了。

    从唐诗甚至牵扯到了叶惊棠。

    苏祁啧了一声,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迈着修长的腿来到薄夜的办公桌面前。

    抬起头来的时候,两人再次对视。

    苏祁说,“如果你不行,就让位。”

    这话可谓是挑衅意味十足。

    薄夜冷笑,“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知道了消息就离开我的办公室。”

    这意思是赶人了。

    苏祁是被赶那个,倒也不觉得尴尬,依旧潇洒地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正好遇上林辞尽力啊,看见他的时候,林辞恭敬道,“苏少好。”

    “嗯。”

    苏祁没去看他,眼神却在落到林辞身后的人身上时,猛地僵住。

    安谧坐在轮椅上,跟在林辞后面,显然是来公司里找薄夜的,可是还没来得及走进薄夜的办公室,半路就撞上了苏祁。

    苏祁在看见安谧的那一瞬间,嘴角,不动声色地勾起。

    安谧神色大变,整个人都惊慌起来,“苏……苏苏……你怎么在这里?!”

    苏苏?

    多久远以前的称呼啊。

    苏祁恶劣地笑了笑,“安安,好久不见。”

    两个人的称呼就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

    林辞微微皱起眉头,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坐轮椅的安谧,只知道到处宣扬自己因为薄夜变成了残疾人,到处讨可怜。不像唐诗,天大的委屈都自己扛着,哪怕哭,也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现如今听见苏祁和安谧的一来一往,林辞更怀疑安谧以前或许和苏祁有什么故事,可是苏祁只是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嘴角的笑尤为无所谓,倒是眼神凶狠,盯着安谧的脸,似乎能把她千刀万剐。

    许久,男人幽幽说道,“你命挺大的,没死。”

    林辞默默选择不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

    安谧脸色一变,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苏苏,为什么连你也怪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够了。”

    苏祁强硬出声,那眼里像是强忍着什么情绪似的,他开口,话音里带着当年回忆的碎片,“安谧,你变得令我大开眼界。”

    “苏苏……”

    安谧伸手想去抓苏祁的手,却被男人狠狠甩开,他厌恶她,“别碰我!”

    那恨,就如同唐诗遇见了薄夜时的反感。

    林辞愣住了,但脸上还是装着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他们的事情,自己保持沉默是最好的。

    安谧声音委屈,“你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苏苏,你当初不是这样的,我很开心能再见你,为什么你……”

    “你很开心能见我?”

    苏祁笑得高深莫测,伸手捏住安谧的下巴,“薄夜的未婚妻这个位置,很享受是不是?安谧,你睁眼说瞎话的能力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安谧脸色煞白,不安地看向一边的林辞,生怕林辞听出什么端倪,可是看见林辞面无表情的脸时,稍稍放心,红着眼眶看着苏祁。

    她还是那张清纯无辜的脸,比起安如的心机险恶来,安谧尤为单纯善良。

    她说,“苏苏,我当年是有苦衷的,你不要这样想我好不好?”

    苏祁恶狠狠地甩开她的手,“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想相信!”

    安谧愣住。

    苏祁往前走了,安谧在后面喊了几声,“苏苏!苏苏!”

    原本是打算去找薄夜的,安谧害怕苏祁把之前的事情捅出来,立刻改变轮椅的方向,在寂静的公司过道里追赶着苏祁的步伐,“苏苏!”

    “别喊我这个名字!”

    苏祁回头,那蓝绿的眸子在震怒时,有一种惊人的美,“从我坐牢开始,安谧,我们之间就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

    她不是想要当薄家的少奶奶吗!很好,他满足她!

    “苏苏,你在怪我。”

    安谧哽咽,“都是安如,其实都是安如……”

    “安如现在是植物人,昏迷不醒状态。”苏祁宛若恶魔咧嘴笑了笑,“你怎么把脏水泼到她身上,她都没法反击你。”

    安谧脸色巨变,又很快改变说法,“你就是还讨厌我是不是?”

    “我对你,讨厌?算不上;恨?也有点牵强。”苏祁扯了扯嘴角,“大概是我怕了你吧。”

    安谧擦着眼泪,“苏苏,你肯原谅我就好,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要是知道当初唐诗会出事,我肯定不会放任事情变得如此恶劣……”

    薄夜因为一腔盲目的爱,而毁了唐诗的一切,苏祁甚至在想,这是不是也是安谧策划的!

    利用薄夜当时对她的信任,所以借着那件事除掉唐诗!

    到底是安如想要对安谧下手,还是安谧才是真正的主使,因为其中一个人陷入昏迷,所以这个谜题永远无法解开了……

    除非……安如醒过来。

    苏祁盯着眼前的人,没说话,冷笑一声走了,安谧在原地发愣,显然还没回过神。

    后来她回过神来,埋下头抽泣起来。

    林辞过来的时候,看见安谧在哭,出于绅士礼貌,还是给了她一张餐巾纸,安谧说了声谢谢,林辞淡漠地回答,不客气。

    后来他继续推着她往薄夜的办公室走,推门进去的时候,薄夜看见安谧脸上的表情,愣了愣,随后又化作一片冷漠。

    安谧害怕薄夜从此对她失去耐心,因为一个唐诗,害得她现在如此小心翼翼!

    “夜哥哥,我来看你。”

    安谧面对薄夜的时候,心里还是柔软的,不管这之间隔了多久,薄夜始终是她最完美的初恋,在她心里的地位太过神圣,谁,都抢不走。

    “怎么突然过来了?”

    薄夜看着眼前人,“没跟我说一声。”

    “我听说你最近忙,给你送了便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