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65章 你来干嘛,不安好心。
    姜戚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家都松了口气。

    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女人,唐诗满眼心疼,“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韩让坐在一边没说话,眸光漆黑深沉,姜戚察觉到了他滚烫的视线,转过去冲他笑笑。

    明明很委屈,却还要笑着对他的那个表情,让韩让心里一阵抽痛,“还疼吗?”

    姜戚哑着嗓子,“嗓子还疼。”

    唐诗打趣她,“说话声音都哑了,你这几天别说话了,好好养养。”

    姜戚点点头,干脆闭了嘴。

    因为发烧连带着身体发炎,她现在喉咙一动就疼。

    咽一下口水都疼。

    于是女人闭着嘴,开始比划姿势,唐诗在一边看着姜戚的动作——

    “叶惊棠有没有追上来?”

    姜戚点点头。

    唐诗拍拍她的手背,“没有,现在你重新回到我们身边了,我也不出国了,就待在国内好好保护你。”

    姜戚眼睛一亮,又拼命做动作。

    “真的真的,克里斯最近也在国内,不过他这几天忙,等空下来了,叫他来我们家里吃饭。”唐诗回头看了一眼,“韩让做菜,怎么样?”

    韩让一口应下,随后姜戚像个小孩子似的,又开始瞎比划。

    “惟惟?惟惟之前还在的,但是他小孩子困了,韩让就喊了司机送他回去,明天下午我带他来看你。”

    姜戚继续搞肢体语言。

    “你是说最近网上关于我的事情吗?”唐诗笑了笑,模样尤为轻松,“我没关系的,我一点影响都没有。”

    那些风言风语已经伤不到她了。

    哪怕过往再一次被人曝光,她也毫无畏惧。

    摊牌便摊牌,她唐诗向来堂堂正正,从不害怕别人的试探。

    韩让在一边看着到是愣住了。

    “你……你是怎么看懂姜戚这个肢体语言的?”

    在他眼里,姜戚现在就跟一只小猴子似的各种比划,什么规律都没有。

    真是神奇,唐诗居然还能理解她的意思,这沟通方式有点厉害了啊。

    唐诗看了眼姜戚,笑道,“大概是本能。”

    好朋友之间的感应。

    大家都默契地没有去提姜戚身上受的伤和之前的遭遇,就像当它们不存在一般,天天过来陪姜戚聊天,寻开心,韩让变着法子做料理给她养身体。

    原本姜戚因为叶惊棠瘦下去的身子,硬是给韩让喂得胖了回去,脸色也跟着好了。

    小护士来查房的时候都会觉得暖心,出去后她们都在偷偷交流——“病房里那个姑娘终于遇上好男人了。”

    “是啊,之前不知道是谁把她折磨得差点死掉,送来医院的时候,我看着都肝颤哩!还好现在遇上这么好的男人细心照顾她,人生总算有点盼头。”

    “真希望这个世界上的渣男渣女都死光光!”

    “说起来,最近唐诗和安谧的事情你看了吗?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新的一轮翻转,都说唐诗是无辜的,薄家大少也不知道怎么选择,唉。”

    “安谧这种人,谁会真的娶她啊,心机这么深,活该坐轮椅!”

    “嘘,小声点……”

    这天唐诗送走唐惟到门口,回来路上正好遇上了走进住院部大门的薄夜,两个人对视的时候都纷纷一愣。

    唐诗没想到薄夜会来,眉毛皱起来,“你来干什么?”

    她现在倒是轻松不少,罪名没有了,生活也走上正轨了。好歹有阵子没看见薄夜,过得舒服了点,结果现在薄夜又来了。

    薄夜倒是习惯了唐诗的抗拒,像是察觉不到似的,“过来看姜戚。”

    唐诗注意到薄夜手里还拎着果篮。

    女人还是一脸防备,“你来看姜戚?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薄夜忍着心里的刺痛,“你说话为什么非得那么伤人?”

    唐诗语塞,看了眼薄夜的样子,穿着夹克西装裤,的确是轻松日常的样子,好像是专门过来看姜戚的。

    人家表示关心,她干嘛这么着急帮着姜戚拦薄夜。

    仔细想想,薄夜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姜戚的事情。

    唐诗上上下下扫了一遍薄夜,“来吧,我带你去,只要你敢提关于叶惊棠的事情……”

    “我不会提他。”叶惊棠的做法薄夜也不满,虽然是好朋友,但是他们之间还是存在着差异的。

    姜戚这人的性格那么要强,你打她一巴掌她还能抬头对着你笑出来,肯定是叶惊棠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才导致姜戚这样。

    薄夜看姜戚,是因为唐诗。这是她的好朋友,他也想表带下自己的关心。

    后来进去的时候,姜戚看见薄夜来了,整个人都惊了。

    旁边的韩让也是。

    他们两个人和薄夜倒是都没有什么恩怨,但是因为薄夜和叶惊棠走得那么近,所以连带着对薄夜也防备,看见他走进来,姜戚哑着嗓子道,“你……你?!”

    薄夜把果篮放在她的病床边上。

    姜戚吓得往旁边挪了挪,“你真的是薄夜?”

    薄夜扯着嘴角,“还能有假?”

    “你为什么过来看我?”

    “因为你是唐诗的朋友。”

    “我靠。”姜戚和韩让同时爆粗口,尤其是姜戚,她知道先前薄夜对唐诗有多恶劣,于是现在看见某人这样近乎转了性子的行为,尤为警备,“是不是又想骗唐诗回去?”

    薄夜无奈,“你别多想,我就过来看看,呆一会就走。”

    “我觉得你不安好心。”姜戚眼神犀利,“故意做给我们看的?”

    薄夜忽然间明白了唐诗被人误解的心情,“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哪怕是做给他们看的,起码薄夜也做到了,来医院看一下姜戚。

    唐诗站在病房外面没进去,听见走廊上路过的小护士叽叽喳喳。

    “刚刚看见隔壁海城的薄少进去了?病房里面的人都好大牌啊!”

    “哇?这么说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什么传闻?”

    “之前病房那个姑娘因为情况复杂,加上当时半夜送过来,医师资源不足没人敢接手。听说是薄少连夜打电话出面喊了隔壁中医院的几个名牌医生过来帮忙的……”

    “真的假的?”

    唐诗听到这些议论声,当场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