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46章 若想回头,我在等你。
    他这辈子没有特别想要过什么,因为他想要某件东西的时候,随随便便就可以得到,甚至会有人排着队送上来。

    但是唯独对于他们这对母子,薄夜没有办法做到放下。

    大概就是应了那句话,当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薄夜是唐诗心尖上那个最重要的男人的时候,他肆意浪费她的所有爱意,到后来……终于无能为力。

    唐惟没说话,掏出小手机给自己妈咪发了个消息,说是遇见了一个很好玩的外国友人,要陪他玩一会,唐诗没起疑,这边已经不是白城,加上克里斯也在附近,就由着他去了。

    唐惟放下手机,随后用手挥了挥,让角落里的服务员过来,他往薄夜对面的椅子上一坐,在男人诧异的目光里,对服务员说道,“一杯ldfashn,另外一杯莫吉托。”

    服务员轻声应下,后来两杯酒端上来,唐惟把莫吉托放在自己面前,另一杯浅金色的酒推到了薄夜的手边。

    唐惟吸了一口柠檬味的莫吉托,“我们聊聊吧,聊完所有你想交代的事情。”

    薄夜愣住了,没想到唐惟会做出这种事情。

    “不说吗?不说我就走了。”唐惟对着薄夜道,“趁着我妈咪还没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把你想说的话就一次性说完吧。”

    他这意思是,说完之后,大家就好聚好散吧。

    薄夜喝了一口ldfashn,嗓子有些哑,“惟惟,犯错是那么痛苦的事情吗?”

    “犯错?”唐惟听着薄夜的开场白,“我想您弄错了一件事情,痛苦的不是犯错的人,是被迫承受所有错误惩罚的人。”

    薄夜心口狠狠一抽,他在想当时的唐诗遭遇的绝望,跟现在的自己比起来,或许现在的他只是她痛苦当中的几分之一而已。

    “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拼命去补偿,会得到结果吗?”

    “您从根本上就错了。薄少,您不该如此自负,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你付出了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因为我们不是机器,是活生生的人。你该明白的,感情里从来没有等价回报,这件事从一开始我妈咪就知道了。”

    唐诗花费了五年,一个人的努力,却怎么也填不满两个人的婚姻。

    现在的薄夜就像过去的唐诗,所有当初犯下的错,现在都已加倍的姿态偿还。

    “我没什么想说的……”薄夜最后笑了笑,那眼眶微红,“唐惟,我知道对你们来说,有些解释已经是没有用的,但是我起码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到,接不接受是你们的事情,我只想告诉你们……”

    男人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尔后缓缓睁开,漆黑的瞳仁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男生,他轻声呢喃,“我明白我犯了错,你们给我判无期徒刑都行。所有的报复和惩罚我都一一接受,这是我欠你们的。但是惟惟,若是想要回来……我就在原地等你们。”

    唐惟不其然被薄夜这句话激得眼眶一红,原本咬着杯子里的管子在慢慢地吸,现在连管子都不咬了,眼里带着震惊。

    “我的话就到这里。没错,我是为了你妈咪才追来旧金山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也不想放你们走,我不会做出任何对你们生活造成影响的事情,你们可以继续自由自在地生活……”

    他明白了,有些时候,强势的手段根本换不来任何的回应,只有放他们自由,才能够彼此都好过。

    可惜这个道理领悟得太晚,大梦一场醒,旧人已不在。

    薄夜走之前终于尝试着摸了一把唐惟的脸,小孩子柔嫩的脸蛋被他一碰就烫起来,唐惟也在紧张,男人眯眼笑了笑,“或许是我从前的方法不对,对你不好。可是唐惟,在血缘关系上,你是我的儿子,我永远都因为你骄傲。”

    唐惟捏着莫吉托的杯子,手都在哆嗦了,薄夜付了钱走了,挺拔的背影带着一贯的孤傲,可是唐惟觉得,薄夜的背影,看起来很寂寞……

    薄夜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就离开了旧金山,回到白城的时候,林辞在下面接机,一脸担忧,“薄少,您终于平安回来了……”

    薄夜有些想笑,林辞这个态度就像是几岁的小孩子出门去随后家长倍儿担心,日思夜想睡不着觉的样子。

    “公司这几天怎么样?”

    “可以,对了……老夫人回来了。”

    “奶奶?”

    薄夜皱了皱眉头,“她来我的公司找我做什么?”

    “我不知道。”林辞回答地很诚实,“好像是有人找了奶奶,所以奶奶就过来找你了。”

    什么事情会惊动到安度晚年的奶奶?

    薄夜抱着疑惑去了一趟公司,把一些沉积的事务解决完毕后就匆匆回了薄家老宅,走进去就听见他母亲岑慧秋在哄他的奶奶。

    “哎呀,妈,夜儿都多大了,自己的事情一定能自己解决……”

    “我不管!”薄老夫人用力震了震拐杖,“他今天不把事情说明白,我非得被他气死不可!”

    薄夜走进去就听见自己奶奶语气这么严重,立刻迎上去,“奶奶,我听说你去我公司找我?”

    “乖孙,过来给奶奶看看。”薄老夫人坐在那里,不失威严,眉毛死死皱起来,“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奶奶?”

    薄夜愣住了,想着除了唐诗的事儿,也发生别的什么事情,奶奶怎么就发这么大的火?

    他张了张嘴巴,“奶奶,您是听谁传小道消息了?哪家报社又乱写了?”

    “你少在这里给我放烟雾弹!”薄老夫人气狠了,又震了震拐杖,“前几日有个女人上门,带着一个小女孩,说是你的女儿!还说她……是之前死掉的安谧,你这是都干了些什么事儿,奶奶要被你气死了!”

    女儿?!安谧?!而且是前几日?

    薄夜想起安谧当时的表情,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她不是说孩子没了吗,不是说自己不敢出面吗?怎么又突然间找上了他的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