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25章 你的补偿,他不稀罕。
    这道声音太过冰冷,几乎能把程依依钉死在墙边。

    紧接着就看见有人从人群里走出,如同天神下凡,容貌俊美不凡,气质卓越森然,薄夜来到唐诗身边的时候,分明是完美无缺的男人,唐诗却退后了两步。

    这个小动作看在薄夜的眼里,只觉得心如针扎。

    程依依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根本没想过薄夜会出现,难道薄夜在唐诗身边安插了眼线,所以唐诗一旦遭遇了什么事情,就会有人立刻报告给他?

    她不信,当初被薄夜像是玩具一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他眼里可有过她的存在?

    凭什么现在唐诗就可以得到薄夜的全部关注?

    程依依站在杜全身边,杜全看见薄夜的时候,脸上嚣张的表情一下子凝住了,紧跟着老男人立刻改变了神色,忽然间对着薄夜点头哈腰,笑声奉承道,“薄少怎么来了?”

    唐诗不可置信地看着杜全的态度转变,这个男人难道真的这么可怕吗?

    薄夜不冷不热地看了杜全一眼,随后道,“刚刚碰她了?”

    “没……没有……”杜全被薄夜这声反问问的冷汗都出来了,一直以为唐诗不过是薄夜玩过不要的妓子,可是没想过这个贱女人居然还没跟薄夜断了关系。

    “杜全,有句话,你可得记着点……”薄夜眼睛都眯起来了,“我薄夜的人,想碰,就得付出代价。”

    这一句话只有寥寥数字,却带着些杀气,唐诗在一边脸色乍变,她握着唐惟的手隐隐颤抖。

    唐惟抬头,看见了唐诗眸中的害怕。

    她似乎因为薄夜这句话记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薄夜将眼神从杜全身上放到程依依身上,程依依瞬间就出了冷汗,“薄……薄少!”

    她……招惹不起!

    “好自为之。”

    薄夜丢下四个字就转身走了,后来林辞跟上来,在唐诗身边弯弯腰对她说,“唐小姐,请。”

    唐诗还愣在原地。

    林辞以为唐诗没明白薄夜的态度,只能继续道,“薄少是不会伤害您的,唐小姐,走吧,薄少替小少爷包了个包厢。”

    唐诗回过神来,喃喃着一句话,“薄夜不会伤害我?”

    记忆里有血腥画面的一下子闪过去,唐诗被林辞带着走,回眸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的程依依和杜全,两人皆是咬牙切齿的表情,她觉得,后面还有什么风浪在等着她。

    后来到了东恒盛,薄夜走进去的时候打头,一路有人鞠躬弯腰,对着他说,“薄少好。”

    然后轮到唐诗和唐惟的时候,那群人就把头转过来,对着他们母子道,“唐小姐和小少爷好。”

    唐诗没说话,旁边的唐惟却表情严肃,唐诗把手里之前买的购物袋给他,“惟惟,今天是你生日,你来做主吧。”

    唐惟看了眼唐诗,随后道,“薄少,我过生日,不用那么大排场。”

    身边全是服务员,仪态优良,明显经过合格的训练,薄夜的本意或许是想好好给他过一次生日,可是他,不需要。

    小男孩站在那里,似乎并不想接受薄夜的一切,他抿着嘴唇,许久才轻声道,“把人撤了吧。”

    薄夜看着唐惟的脸,完全没想到唐惟会做出这种选择,他以为自己只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只要好好地弥补这对母子欠缺的一切,就可以稍微得到些许谅解。

    可是没有。

    唐惟拒绝他的补偿,甚至只要他往他们靠近一步,他们就后退两步。

    气氛就这么僵住了。

    唐惟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他不需要薄夜做什么来讨他们的欢心,只要唐诗陪在他身边就好了。

    后来林辞有些不忍,上前缓解关系,“小少爷,薄少没有恶意的。你就当过两次生日,这一次他帮你过,然后下一次你和你妈咪再一起过怎么样?”

    林辞说这话已经放得很低了,唐惟看着林辞,轻声道,“好……”

    他抓起唐诗的手,冲她笑笑,“妈咪,回去要记得再帮我买一次生日蛋糕哦。”

    唐诗便捏了捏他的鼻子,“好,妈咪答应你。”

    好说歹说总算劝下来了,唐惟终于跟着下人走进了一间豪华的包间,薄夜没有少花心思,挑地方也是挑的相当有水准。里面的服务员为了唐惟的生日特地换了一套服装,都像是欧洲皇室一样的穿着,房间里也像是大城堡一样,到处都堆着用绸缎绑起来的礼物,四周还有圣诞树,还有亮晶晶的灯。

    这装修,这内饰,估计是筹备了好久。

    唐惟抬头,看见了天花板上挂着的粉色绸带,还有水晶大吊灯垂下来,最中间用哥特式字体写着,祝唐惟生日快乐,后面还附着一排英文。

    一看就是薄夜亲手写的。

    唐惟的眼眶有些湿,他大概没想到,薄夜能把他的生日重视成这样。

    可是……为什么现在拼了命要来对他们好呢?

    唐惟忍住自己的情绪,装作毫无波澜的样子走到唐诗旁边,唐诗手里正抱着一只娃娃,只一大堆礼物的其中之一,唐诗说,“把这个娃娃送给妈妈好不好?”

    “妈咪真幼稚,这么大人了,还喜欢这个。”唐惟故意装作小气的样子,噘着嘴,“我要是不呢?”

    “真小气!”

    薄夜在不远处看着他们闹成一团,眼里没有其他人的样子,忽然间觉得心口酸涩。

    他努力仔细筹备了那么久的生日宴,所有的礼物,所有的装饰都是他亲手挑选的,为什么,唐惟只是看过就罢了呢?

    他连一点欣喜都没有,眼神那么冷漠,仿佛薄夜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这一刻,深深的无力感把他吞没,原来做错了事情想要讨好挽回,是一件那么难的事情。

    服务员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件红色的小披风和小皇冠,说是给唐惟戴的,唐惟愣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服务员已经帮他披上了披风,随后还理了理他的头发,把那个纯金的,镶着真钻的皇冠戴在了他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