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94章 我是不是,曾爱过你?
    薄夜帮她盖上被子,“睡吧,不用刻意。”

    唐诗看着身边的薄夜,手指竟然隐隐的发抖,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本能地,在害怕他,“你……”

    “会慢慢恢复的。”薄夜伸手触碰过她的太阳穴,随后又硬生生顿住,他哑着嗓子,“江凌说了,你只是暂时地受了刺激记不起来,慢慢的就会都记起来的。”

    不可能忘记的。

    当初唐诗恨得那么深刻鲜明,哪怕忘了,潜意识里还是带着对他的防备。

    她迟早会记起来这一切,然后加倍问他偿还。

    薄夜替她按好被子,那种悉心照顾,曾经的薄夜从未对唐诗做过。

    他手指也在微微地颤,随后道,“晚安。”

    他替唐诗关了灯,世界陷入一片黑暗,黑暗中男人就这么守在她床边,风雨不动安如山。

    唐诗在黑暗中看着薄夜的脸,有些心慌。

    可他一言不发,高大沉默的背影撑起一片阴影,如同她躲在他的阴影里栖息,苟延残喘。

    为什么她会想到苟延残喘这个词语?

    她和他之间……曾经走到了什么地步?

    唐诗醒来的时候,阳光映入眼帘,她一惊,薄夜在场的时候她居然都睡了过去。

    而且出乎意料的,没有做噩梦。

    说实话,她最近老是会做噩梦,梦见有刀子不停地刺入自己的身体,见面自己被绑架,后来的梦越来越长,从一开始的被绑架到后来有人来救她,如同一出电视连续剧,每天都会往下发展,发展……

    可是她唯独看不清那个抱着自己的男人,那张脸模糊了,无法辨认。

    唐诗抬头,看见薄夜趴在一边,男人闭着眼,眼睛下面有一层青色的眼袋,可饶是如此,他的五官还是漂亮的,没错,得用漂亮这种词语来形容。

    唐诗下床上厕所的时候声音很轻,害怕自己惊醒了薄夜,结果就是薄夜醒来发现唐诗不在床上,整个人都惊了,那一刹那三魂七魄都出窍了,他奔上走廊抓着护士大喊,“02的病人去哪了?”

    护士被他吓了一跳,这几天薄少都高贵冷漠的,突然间跟发疯一样,小护士结结巴巴道,“刚……刚还看见她……”

    她是不是记起来了所以跑了?

    耳边传来一丝声音,薄夜猛地回头,发现唐诗穿着病服站在走廊的另一端,苍白瘦弱的脸,纤细嶙峋的身子,一双眼睛却清亮,看见薄夜抓着人家小护士的衣服,有些疑惑,“你……?”

    薄夜迅速放开护士,说了一声抱歉,就大步冲上前。

    发觉薄夜在朝自己走来,唐诗倒退两步,立刻解释,“我刚刚是去上厕所了……那个你,你是在找我吗?”

    话音刚落,男人已经到了眼前,直接伸出手,一把将她用力搂进了怀里。

    那一刻,心脏读秒,唐诗觉得全身血液都在逆流。

    薄夜带着颤抖的声线在她耳边,紧紧抱住怀中弱小的女人,如同握住了她细瘦的魂魄,“我以为你走了……我刚刚做梦梦见你离开我了……我……”

    做梦梦见唐诗转身离开,拒绝后不给一丝机会,后来梦醒看见床上没有唐诗的身影,薄夜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唐诗被他突如其来的脆弱吓到了,扯着嘴角笑,“那个薄少,您弄错了,我只是上个厕所……”

    薄夜低沉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痛楚,“为什么不在病房里的厕所上?”

    “因为……因为您在,我觉得……不方便……”

    薄夜身体一僵,紧随而来的刺痛遍布全身。

    他松开她,看着眼前女人的脸,那注视着他的眼神无比陌生,从前的唐诗,爱得时候,眼里如同有一把火,能点燃他,也燃烧耗尽了她自己。后来的唐诗,恨他的时候,眼神像刀子一样锋利,她伤人,七分伤人三分伤己。

    这样一个爱恨鲜明的女人,突然之间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令薄夜无数次觉得恐慌。

    他说,“你……你下次跟我说,要是不方便,我就出去。”

    哪怕他滚得远远地,也不要她再离开。

    唐诗没说话,后来薄夜也沉默,两个人走回病房,她坐在床边,就这么低着头,自己顾自己想事情,薄夜也不说话,打开电脑开始浏览网页。

    直到后来,唐诗小声地喊他,“薄先生……我以前是不是……爱过你?”

    薄夜背影一僵,敲着键盘的手抖停顿了,他喉咙口发抖,竟然不敢回去面对唐诗的眼神。

    唐诗的眼神很清澈,一如她的人,清冷,果决,爱恨分明。

    她到底是如何得知自己曾经爱过薄夜的?

    如果不爱,为什么一见了薄夜会这么痛;如果不爱,为什么光是听名字就会害怕;不过不爱,她为什么会无端的恨他?

    没有爱,谈何恨?

    他们曾经肯定是走到了山穷水尽。

    唐诗看着薄夜的背,男人不肯转过来,她观察不了他的表情,只能执着地问,“是不是?”

    薄夜沉默,许久才哑着嗓子回答,“没有。”

    没有?

    唐诗一愣。

    男人转过脸来,冲她笑了笑,薄夜很少笑,可是他分明笑起来很好看,“没有,你多虑了。”

    他和她之间不曾爱过。

    岁月无情,唐诗站在他对面,却像是隔了一条不能跨越的银河,她呆愣地看着男人数秒,随后又低下头去,“哦。”

    低低的一声答应之后,又是一段冗长的沉默。

    薄夜无心浏览网页,此时林辞正好发来一封邮件,他点开,之后,瞳仁慢慢紧缩。

    一股危机感漫上来的时候,薄夜猛地站起来,将笔记本合上就往外走。唐诗没有拦他,只是看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离开这个病房,她出神了一会,便自顾自开始想事情。

    脑子掠过那些之前的血腥画面,让唐诗一度无法呼吸。

    唐惟放学的时候进来,看见唐诗一脸沉重的样子,吓了一跳,“妈咪,你在想什么?”

    唐诗按住唐惟的肩膀,轻声呢喃,“惟惟,那个一直帮我们的薄家大少,和你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