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93章 过去画面,转瞬即逝。
    唐诗看着眼前的薄夜,她不明白为什么男人盯着一颗蛋都能盯红了眼眶,手忙脚乱地站起来去收拾厨具,转头的时候薄夜已经把蛋吃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吃的,她将盘子收回去的时候,正好薄夜也把盘子端起来,两人手指一碰,唐诗像是触电般把手缩了回去。

    “抱歉……”她微微紧张地看着薄夜,看他把东西放到洗手池里,薄夜身子像一把拉满到绷紧的弓,强忍着什么情绪,唐诗转过脸去看他,轻声问道,“先生,我住院的费用……是您帮我代付的吗?”

    薄夜转过脸来,深沉的面容依旧精致无缺,只是不同的的是那眼神有些幽深,带着……让唐诗看不懂,却觉得触目惊心的情绪。

    男人哑着嗓子道,“不必在意这些费用。”

    “可是……”

    “这是我欠你的。”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同时陷入沉默,唐诗身体有些僵硬,身上的伤隐隐作疼,她想钻回被窝里,可是眼前的男人还在这个房间里,薄夜的眼神又沉又重,像是背负着很多秘密,让她……无法招架。

    或许曾经的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发生过很多的事情,但是她忘了。

    忘记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她往前走了,而薄夜却留在原地。

    唐诗脑海里闪过片刻画面,大脑深处传来细密的疼痛感,她闭眼皱起眉头,仿佛耳边传来一声声哭喊,伴随着刺耳的警笛划破天空——

    “医生,救救她!医生!”

    “叫救护车啊!叫救护车啊!”

    是谁……是谁声嘶力竭,站在江医生面前,沾满鲜血的手死死抓着他的白大褂,赤血染红白衣,“江凌,她中了好几刀,胸口也受伤了,你救救她,你能救她回来吗?我给你跪下都行——!!”

    朦胧却尖锐的红色警戒灯与一片鲜血连成了一条天边的地平线,唐诗大脑混沌,无数片段不停从她脑子里掠过。

    腥风血雨,危机欲来。

    警灯不停闪烁,后来切换成了手术室门口的灯,再后来她昏迷十分听见有人道,“她需要血!快调血库!换着失血过多!”

    好像是江凌的声音,那个长得很帅的大医生,原来是他帮她动的手术……

    “没血了,去隔壁医院调,快啊!”江凌在怒吼,“他妈的这种时候怎么会没血!你跟我开玩笑吗!”

    薄夜一听,眼球爬上几根血丝,重重抓着江凛满是鲜血的手术隔离服,“她怎么回事?有没有危险?”

    “穿上隔离服进来,帮忙输血。”江凌看了他一眼,“是a型血吧?”

    薄夜想都没想直接过去穿上无菌消毒的隔离服,后来手术室里,他就坐在唐诗的手术台旁边,手臂上扎着一根软针,上面连着软管,殷红的血透过压强不停从他身体里出来,慢慢的,慢慢的注入唐诗的身体。

    他脸色苍白,帮唐诗动手术接骨的时候,鲜血飞溅在江凌的脸上,另有几滴飚在了薄夜的眼睛下面,他看着唐诗胸口处涌出一股细小的血泉,心脏刺痛。

    江凌拼命喊着各种手术器具的名字,无数人手指迅速地在不停的缝合工作,旁边小护士麻利准确地帮江凌递刀子。这是薄夜第一次亲眼看见手术室里面的场景,争分夺秒,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他看着唐诗胸口鲜嫩的肉,听见江凌啧了一声,“肋骨断了。”

    断了。

    薄夜感觉自己的心都跟着中了一枪似的,他脸色更白几分,“断在哪里?”

    “靠近胸口的地方。”江凌没有看他,还在专心动手术,“还好你没有乱动当时的她,防止第二次伤害造成,骨头断了乱动,会戳进别的器官里。”

    薄夜胆颤心惊,他其实当时就已经快疯了,看见唐诗身上流出的血,他觉得自己的意识都在跟着血流失。

    “够了,你已经输了太多血了,这个时间隔壁医院应该把血调过来了。”江凌总算看了薄夜一眼,“现在缝合唐诗被后的刀伤,没伤到器官,但是挺深的。”

    薄夜看见唐诗背上翻出来的血肉,他愣在那里,整个人像是灵魂出窍一般。

    那是她帮他挡下的,如果不是唐诗,那么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他了……

    “我没事,我还可以。”薄夜苍白着脸对江凌道,“血袋还没来之前,我可以一直输血!”

    “疯了是不是!”江凌换刀子的时候对薄夜怒目而视,“你自己命都不要了?唐诗醒过来谁照顾?”

    薄夜瞳仁缩了几分,江凌道,“快去补血休息,我保证不让她出事,你回去睡觉,失血过多会昏迷的。”

    薄夜被得空的护士送出来了,脱去身上的隔离服,他路过厕所往里看了一眼,看见了眼睛下面一滴不知道什么时候溅上去的血。

    唐诗的血……

    薄夜脸色煞白,正好林辞来接他,他按着手上打过软针的伤口回到车子里,林辞手忙脚乱准备了一堆补血的东西,“薄,薄少,这是阿胶,这是红枣,这是桂圆粥……”

    薄夜低笑了几声,笑着笑着眼泪出来了,嗓子像是被人割断了喉管一般嘶哑,“林辞,这是我欠她的血。”

    此时此刻唐诗的脑海里就有无数的画面不停地闪现又瞬间消失,她瞳仁涣散,倒退几步,又因为痛迅速的回拢意识。女人按着太阳穴,低低地叫了一声。

    薄夜听见声音,扔下手里的盘子冲过去,“唐诗?你怎么了?”

    “我……”唐诗脸色惨白,深呼吸着,整个人都在哆嗦,“我好像看见了过去的场景,可是,太快了……”太快了,她根本无法抓住……

    薄夜脸色变了变,“你……你记起来了?”

    唐诗摇摇头,死死皱着眉头,像是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我……我记不起来……”

    薄夜没说话,将她直接抱上床,唐诗受了惊吓,想叫,却没叫出来。

    因为她看见了薄夜的眼睛,漆黑如夜,吞没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