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90章 身体本能,刻入骨髓。
    苏祁愣了愣,随后看了眼她手里的书籍,是学术性的材料,她倒是生病住院了也不忘编程序。

    原来有些情绪,哪怕大脑已经忘记了,身体还替她记着,薄夜带来的影响如此深入骨髓,就算从她所有的记忆里抹去了,那些习惯性的情绪还是会产生。

    苏祁叹了口气,“你听见我名字的时候,就没有什么情绪吗?”

    唐诗很坦诚地摇头,“没有。”

    苏祁觉得胸口中了一剑。

    唐惟又在那里很不给面子地笑,“我妈咪谁都可能忘记,就是不会忘记我!”

    苏祁恶狠狠地看着他,“你别得意,有你哭的时候!”

    几个人一打一闹,气氛倒很是融洽,因为唐诗忘了苏祁,自然也忘了之前苏祁对她做过的那些不堪的事情,导致她对他印象居然还不错,挺热情的一个混血小伙子,起码她儿子唐惟很喜欢苏祁,小孩子的喜欢是不会骗人的。

    后来闲着无聊,苏祁又说要炸金花,直接搬了一张小桌子架在床尾,然后从兜里变魔术似的掏出一副崭新的扑克牌来。

    唐惟和唐诗被苏祁这个动作看得一愣一愣的,苏祁把玩法说了一遍,随后唐惟在那里颇为老成地双手抱胸说道,“嗯嗯,这个我懂,其实发的牌越多,到后来出大牌的概率也大。”

    “哟,脑子挺聪明啊。”

    苏祁乐了,开始利落灵活地洗牌,然后三个人坐在一起,毫无违和感地在独立病房里打牌。

    “诶,输钱了支持微信支付宝转账。”

    苏祁把手机掏出来,“来来来,扫一扫加好友,线上付钱啊。”

    唐诗在一边咯咯笑,她住院那么久,生活都很单调,每天就是看着太阳升起来落下去,苏祁一来,整个病房里都有了活过来的气息,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一套一套的,特别好玩。

    薄夜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张大床上做了三个人,统统脚缩在被子里,一张被子被他们各自扯着,然后坐在床上,中间放着一个折叠小桌子,他们手里拿着牌抬起头来看了薄夜一眼。

    那场景颇像是一家三口。

    薄夜的心跟被人狠狠揪了一把似的,逼出黑红的血。

    他站在门口,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

    看见他的时候,唐诗本能地往后缩了缩,苏祁更是不介意,直接将她搂了过来。

    她哪怕暂时性的忘了他,却本能地习惯性害怕。

    薄夜被唐诗这个动作给刺痛,唐诗看着薄夜,小声道,“你来做什么?”

    她如此防备,明明失去了记忆,某些恐怖的感觉却依旧扎根在她的身体里。

    可能这种习惯甚至会伴随她一辈子,直到带入土里。

    薄夜沉思片刻,随便找了个话题,“你们在干什么?”

    苏祁丝毫不避嫌,要说脸皮,那他的脸皮肯定是原子弹都打不穿,这会子还臭不要脸地冲薄夜挥挥手,“要不要过来一起扎金花?”

    他哪来的脸?!

    薄夜忍住了,走上前,看着场面上的牌面,三个人扎金花的确有些没意思了,他看了眼苏祁,又看了眼唐惟,没说话。

    然而江凌十分钟后走进来视察的时候就又见到一幅画面,薄夜和苏祁两个人像是杀父仇人见面一样一边暗中较劲一边用眼神厮杀,脸上还挂着虚伪的笑。

    江凌嘴角抽了抽,背地里要弄死人家,表面上还要跟人家笑,这两个人不去做影帝简直是演艺圈的损失……

    薄夜和苏祁同时抬头看向江凌,江凌觉得两道杀气冲着自己而来,想来是他踩入了他们两个厮杀的禁地了……

    再十分钟后,小护士过来给唐诗的手背拔针,结果看见他们医院的院草江大医生正和隔壁海城的钻石王老五薄少挤在一起手里抓着牌,对面坐着一个长得和薄少很像的小孩儿以及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混血美男。

    最中间是一脸无奈地笑着的唐诗。

    这……这是什么场景?!

    得亏病房的床够大,五个人挤在一起跟大过年的挤在炕上似的,盖着一条被子,围着一张小桌子,中间堆满了牌,唐诗想动一动,却不料碰到了一条腿。

    对面薄夜猛地抬头,唐诗身子一惊,不……不会是碰到他的了吧?

    男人的眼神几乎是在一瞬间深了深,唐诗吓了一跳,想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正好唐惟在一边喊着,“蒙开!金花豹子!!留下你们的喜钱!”

    开到这种牌,一般场面上都要另外每个人再多付五十喜钱给赢家,唐惟捏着筹码笑得特别开心,“我算准了我这把会是豹子,所以故意不开,就赌这个几率!”

    薄夜不得不赞叹唐惟十分聪明,能将数学运用到打牌这种概率上去。

    一小时后,一床的人各自趴着,江凌对薄夜道,“都怪你骗我加入你们,输了五百块。”

    薄夜去拿钱包,拿出三百给唐惟,唐惟说了一句,“薄少大方。”

    “大方个屁。”江凌又抓过薄夜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五百来,“我的钱你替我出。”

    薄夜没说话,就当是默认,江凌把钱给唐惟,“臭小子,什么狗屎运。”

    唐惟笑了笑,“谢谢江哥哥。”

    苏祁在一边也拿了三百给唐惟,“今儿是你一家独赢啊。”

    “妈咪是我的幸运女神,她在我身边,我肯定能赢钱。”

    把钱对整齐了,唐惟笑着递给唐诗,“喏!给你的!”

    唐诗惊喜地眼睛一亮,“你不要自己藏着当私房钱吗?”

    “不要,我的就是你的。”

    唐惟仰着小脸,“过几天和医院申请一下,带你去吃一顿好的,妈咪,你瘦了。”

    小孩子这话一出,被窝里几个男人从不同角度各自观察唐诗,唐诗脸一热,收下唐惟的钱,压在枕头底下,心机慌忙道,“好,好。”

    为什么都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好像她……她忘记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然而唐惟这句话的下场就是,第二天薄夜就喊人买了一些厨房用品,乒铃乓啷挪来了病房里,一个电磁炉,插电就能煮菜,一个平底锅一个牛奶锅,还有案板,包括各种厨具一应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