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午休失踪,猥琐大叔!
    第二天韩让就直接去了他爸爸的公司,唐诗送了唐惟上学之后就继续待在家里。

    只是她翻来覆去找不到自己的平板电脑和外接的一个机械轴键盘,这两样东西她平时不常用,但是今天收拾屋子想起来了,竟然怎么也找不到。

    难道忘在之前海城的房子里了吗?

    唐诗有些疑惑,也只能叹了口气,现在她人在白城,就算真的忘了东西,也不可能回去海城拿。

    算了,就当没有吧,反正平板电脑里也都是游戏,键盘没了还能再买一个。

    然而另一边的学校里,趁着所有人都在午睡,唐惟背着书包去了厕所,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和键盘,打开蓝牙,让键盘接入电脑的系统,随后又拿出自己的平光防辐射眼镜戴上。将马桶盖翻下来盖住,整个人就小小一只坐在上面,对着平板电脑开始敲键盘。

    他不停地输入程序代码,又不停地删除,像是遇到了难关,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上了论坛,结果遇到了一个披着马甲而且特别神秘的id,他说出来的话字字都一阵见血,而且将一些程序里的弱点统统指了出来。唐惟觉得他很有意思,自己也跟着注册了一个号,随后私信问他,一道防火墙的程序要如何攻破。

    结果十五分钟后,这位神秘的网络黑客在线上回复他,我靠,你这么厉害?居然发现我当初编的防火墙的错漏?

    原来这套程序当初出自他手……

    惟:嘿嘿。

    r7ky:不得了嘛小伙子,有前途,来来来,老师手把手教你,方便远程吗?

    唐惟刚想说什么,结果电脑上就出现了一道指令,下一秒直接有人顺着网线将他的电脑黑客控制了,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听着对面那个人的指示。

    他的声音也传了出来,磁性的,还挺好听,“我告诉你,你这边的x是不能代入的,因为一旦代入等于破坏了整个公式,所以……”

    唐惟一听就懂了,有些激动,但是怕被人发现,只能压着声音,“你小声点,我在我们学校厕所呢……”

    “我靠?你还是个学生?声音听着跟……跟幼稚园小学生一样。”

    对面的r7ky嘿嘿嘿地贱笑着,“让叔叔猜猜,这么嫩,是不是小萝莉呀?”

    唐惟无语,手动破解了他对于自己电脑的控制,然而也只是仅仅解除了键盘的限制,随后打开面板在屏幕上敲字——猥琐大叔,你这样是不对的,我还是祖国的栋梁。

    “德行,你还祖国栋梁,祖国栋梁闲着没事学黑客技术啊?”对面男人笑了笑,“回头你来国外找我玩吧,你这小子挺有意思的,要是穿裙子来见我就更好了。”

    唐惟脑补了一下自己帮着两个麻花辫穿裙子的场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但是他现在这个年纪,都还没到变声期,就是个稚嫩的娃娃音,男声女声也不是特别明显,对面萝莉控大叔一发出嘿嘿嘿的笑声,他就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快解开对我电脑的控制,我要自己去运算一下。”

    “喏,这算是我布置给你的任务,自己想办法解开。键盘的锁定我给你开了,你可以自己去电脑后台输入代码破解。”

    对面的声音往上挑了几分,“好了臭小子,叔叔去找小萝莉玩耍啦。”

    说完声音就断了,随后电脑黑屏了一下,就又立刻弹出了输入代码的界面。

    看来这是他在试探自己的本事。

    唐惟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开始疯狂敲击键盘,屏幕上无数数字符号以肉眼可见的增长速度一排排增加往下拉,小男孩全神贯注看着屏幕,丝毫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两个小时,整整两个小时他把代码破解之后,门外传来老师焦急的喊声,“唐惟?你在里面吗?”

    唐惟一惊,立刻把东西统统藏进书包里,然后故意发出了一声很大的声响,外面的老师赶紧来到男生厕所的最后一间。

    唐惟门没锁,老师一推门进来,就看见这孩子红着眼睛趴在地上,还在揉着自己的脑袋,看起来一脸委屈。

    “你……你这是怎么啦?”老师吓了一跳,“那么磕着了?”

    唐惟因为长得漂亮,又会说话,全校老师都把他当做心肝宝贝,他午休时间消失了那么久,这会儿才出现,老师一下子上前把他扶起来,“没伤着吧?”

    唐惟委屈地说,“原本想背书,但是午休大家都在睡午觉,就来了厕所偷偷背,结果背着背着睡着了……”

    老师哑然失笑,看着他背着一个大书包,志气满满的样子,就摸了摸他磕伤的地方,“下次想背书的话来办公室吧,也不会吵到同学,老师们不会嫌你烦。”

    “好。”唐惟甜甜地答应了。

    唐诗在去接唐惟放学的时候听老师说了这件事,几个老师又是夸唐惟又是笑,唐诗都有点不好意思。

    “臭小子,去厕所背书怎么就睡着了?看来你最近读书一点都不用功。”

    “才不是呢,就是太用功才想要背书的!”

    唐诗牵着唐惟往外走,忽然间觉得背后有什么人在跟踪自己,但是转头一看,又没有了那种隐隐不安的错觉。

    她快步急速地带着唐惟上车,发动了车子,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很可能那批人就是薄夜或者叶惊棠派来的,她不能慌张,自乱阵脚。

    韩让这天回家得很晚,穿着一身西装,比以前都要正经,风度翩翩,唐诗打趣道,“你早该穿着这样去姜戚面前,她肯定丢了叶惊棠屁颠屁颠跟你走。”

    韩让笑了,“是吗,那下次等她回来我穿这样。不是说吃家庭火锅吗?我带你们去超市买食材。”

    和韩让相处那么久,两人一直都关系温和,唐诗也没说别的,同意了,坐上韩让的车子,唐惟就凑过去问他,“你今天上班怎么样?”

    “很严肃,差点喘不过气。”韩让松了松自己的领带,“下周末带你去看看。”

    到了超市里,唐诗和韩让走在购物车两边,唐惟坐在购物车里面拿东西,这照片被人排下来发到薄夜手机里的时候,男人差点把手机摔碎了。

    “她身边怎么又出来一个男人!”俊美的男人暴怒,“给我定位她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