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76章 横空出世,全城哗然!
    一个星期后,嘉人的封面面世,画面上一位穿着暗红色绣金线旗袍的名媛女郎,犹抱琵琶半遮面,眼神致命,光是坐在那里一瞥,便叫人觉得这是人间惊鸿。

    全城哗然!!

    封面女郎是谁?是之前未曾出现过的素人吗?为什么会有如此高超的硬照表现力?

    金一的电话一时之间被打爆了,无数时尚杂志社都在疯狂轰炸他,所有的话都围绕着一个问题——你们那期封面故事的女主角是谁?!

    金一守口如瓶,唐诗既然说了不想来这个圈子,他就替人家死守秘密,查不查得到,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然而这期封面出后的第二个星期,大牌杂志s联合各家奢侈品商家发布了一期六十秒的视频,简短精炼,将一整个爱情和自我的故事梗概在内,画面依旧是他们家惯有的高质量水准,光与影完美融合,分镜切换相当犀利,最后拉长远去,模糊在唐诗的脸上。

    有心人发现这个短片里的女主角和嘉人那期杂志上面的女郎有着相似的脸部轮廓,这个发现让整个城市的时尚社都疯狂了!!

    天啊!这名横空出世的女人到底是谁?如此高超的演绎力,为什么先前都没有人挖掘?

    金一把一些大牌商家的聊天记录发给唐诗看,并且说道,“你不出面真是很可惜,所有人都在找你。”

    唐诗只是笑笑,“就当做一个小兴趣爱好吧,我不喜欢太高调。”

    何况她若是被挖出来,那些身后肮脏不堪的背景暴露在大众面前的话,怕是又会引起一波舆论的爆炸。

    这位神秘莫测的女人让整个时尚界都为之倾倒,不少人转发了这个视频,附上天花乱坠的夸奖,称她是时尚界的明珠,是未来的希望。

    网友好评如潮,视屏的点击量一下子破了百万。

    上一次看见这个令我心动的视频的时候,还是g天神给hanel拍摄香水的时候。

    我天,这个女人简直是尤物啊,有谁知道她的微博吗?

    这表现力居然是新人?不可思议,没有挖掘她真是太浪费了……

    求科普这位神秘动人的小姐姐,我要成为她的粉丝了……

    妈的我一天点开这个视频十多遍,看都看不腻,感情太强烈了吧?

    最后那个模糊的正脸啊啊啊啊!我要疯掉了简直美爆了,我要吹爆这位小姐啊啊啊!给你打all!

    asuka随意截图了一些网友的评论转发给唐诗,她说,“尤金十分欣赏你,说你下次要是想出道了,随时找他。”

    时尚界的大腕s背后撑腰,这待遇说出去都是令人眼红的。

    另一个城市,薄夜无意间点开了这则视频,忽然间呼吸都顿住了,他瞳仁紧缩几分,不可思议地看着镜头上的画面,那一颦一笑,一痴一闹,分明……分明是唐诗的轮廓!

    看她在视频里短短几秒却能通过细节把感情渲染得那么强烈,可能这个故事引起了她的共鸣……

    薄夜看完整段视频,才六十秒,可他觉得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长。

    随后,又不受控制点了一遍重新播放,继续看她眼波流转,看她从夜店疯狂到为爱甘心让步,最后又重新找回自我,这一切的故事……像不像,像不像当年那个爱他爱到把自己都赔进去的唐诗?

    薄夜抓着手机的手在隐隐颤抖,没有多说别的,只是沉默着,自动播放开始,那短短一分钟的视频让他三魂七魄尽数动荡,就仿佛画面上那个女人征服的是自己。

    后来薄夜走出去的时候,看见林辞趴在桌子上用电脑看唐诗的小视频,整个人都怒了,“你看她干什么?”

    林辞吓得哐当一下差点翻到,随后推了推眼镜,“听说有个广告片女主和唐小姐很像,我就来看看……”

    没有按暂停的大屏幕上还在播放她的一举一动,眼波流转相当有味道。

    薄夜俊美的脸当场一拉,“关掉!”

    林辞:“……薄少我不是……”

    “以后不许看!”薄夜咬牙切齿,“能把这个视频买下来吗?”

    “这……这得几百万吧……”

    林辞小心翼翼地说,“薄少,唐小姐没露全脸,广告拍得挺好看的。”

    “挺好看?!”薄夜重复了一遍林辞那三个字,当助理的头一次整个人都慌了,赶紧换个说法,“也……也不算难看……”

    薄夜没说话,沉着脸色出了门,那表情跟能杀人似的。

    林辞看着他出去,觉得还没回过神来。

    不……不就是不乐意唐诗的美让那么多人看吗……之前上哪儿作死去了?

    叶惊棠在看见唐诗那段小视频后当场笑了,旁人不知道这女主角是谁,但是圈子里和唐诗有过来往的都能认出来,他笑着把视频转发给薄夜,“你前妻成为大众女神了。”

    这是最近网友新颁发给她的称号,说那个戴着眼罩的女人是他们的梦中情人。

    包括那张嘉人的封面,民国时期一身旗袍,炮火纷飞中一段倾城之恋,另外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拍不出她那样的质感。

    光是靠着这辆副广告就可以出道,可是唐诗偏偏选择了继续深埋在大众之间,这种沉稳的性格实在是难能可贵。

    叶惊棠说,“是不是很开心?”

    薄夜骂了一声,“你再烦一个字我拉黑你了。”

    叶惊棠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反正已经把姜戚带回身边了,至于你的唐诗,我就不知道了。”

    他倒是优哉游哉!

    薄夜一路气得开车直踩油门,高架上飚着车子到了s的内陆代理公司楼下,一关车门,走近前台就有人迎接。

    “您好先生,请问……”

    前台服务员一抬头愣住了,好……好帅的男人,好像在哪见过?

    再想一想,忽然间就记起来了,说话都跟着结巴了,这不是薄少吗!立马低头,“薄……薄少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我和你们的尤金先生是旧识,麻烦通报一声,说我现在就有事找他。”

    “好,您稍等!”

    服务员忙不叠加去播尤金办公室的电话,接通之后干脆利落报告完,就领着薄夜往电梯走,“薄少,尤金先生在12楼等您。”

    “多谢。”薄夜的眼神冷漠无波,服务员觉得自己也不算丑,怎么……怎么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