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64章 他后悔了,这是报应。
    他终于开始清醒悔悟,自己当年犯下了多大的罪。

    早已超过了唐诗背在身上的所谓“杀人犯”的罪名。

    他才是真正的杀人犯!他毁了唐诗的一辈子!

    视频通话结束后,林辞给薄夜发送了一份文件,是一些案情的疑点和有关于那组ip地址的消息,林辞所有的记录相当清晰明了,他一定花了很大的力气去整理搜集。

    林辞对于唐诗的事情,向来赴汤蹈火。那不是男人对女人的暧昧,而是对于唐诗的尊敬。

    连林辞都在拼了命的帮唐诗洗脱罪名,当初那么多人说不可能是唐诗,可是为什么,他偏偏没看见?!

    为什么……?!

    薄夜合上电脑,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灵魂,站起来,恍惚了许久。许久,他像是压抑了很长时间,抓起客厅里的装饰花瓶,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男人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低吼,在这个时候,语言已经失去了作为文字的意义,那些单薄的字眼早已无法替他传达什么了,唯有靠着本能的嘶吼,发泄,才是真的来自最原始的愤怒,将他的理智狠狠撕碎。

    他愤怒,愤怒自己摧毁了她五年,更愤怒自己竟无能成这样,一场别有真相的案件,竟然要到了数年后,让一个神秘莫测的人来替他引导,他才能有所察觉!

    薄夜摔完东西一脚踹翻了一边的茶几,他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发心里的烦躁发泄出来,不知道到底要让自己如何冷静。

    他骗不了自己,他暴怒,他嘶吼,因为他……害怕!

    害怕得要死!

    当年的真相已经不再是他记忆里的所谓失手杀人,那他到底要怎么办?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甚至推翻了原来的凶手,他要如何收场?

    他错害了唐诗,他怎么挽救唐诗岌岌可危的人生?

    不,他根本已经没有机会了!唐诗已经跑了!跑的远远的,早就已经离开他的世界了!

    他可悲就可悲在,到头来察觉到一切的时候,身边已经一个人都没剩下,所有人,都对他大失所望!他母亲开始全球旅游不再过问他的消息,他儿子用尽计谋从他掌心溜走,而他的前妻——他恨了那么多年却恨错了人的唐诗,也已经带着儿子彻底离开了海城!

    他还剩下什么!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他可悲吗?他可笑!他活该!

    薄夜无助地捂住自己的脸,在一片狼藉中半跪在毛毯上,靠着茶几,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却没有忍住热泪,从他眼里滚落。

    他呜咽得像一条困兽,忍无可忍,再也无法招架现在内心的各种情绪,波涛汹涌将他吞没。

    他很想嚎啕,很想嘶吼,可是怎么办,他的救赎已经被自己亲手给弄没了。

    若是唐诗的名声得以平反,她就获得了新生,那谁来救救他呢?谁来……谁来拯救绝望的他呢?

    那天夜里,薄夜整整一夜没有合眼,无声地流完眼泪就开始发呆,甚至不小心碰到了地上的花瓶碎片,锋利的陶瓷割裂他手心的皮肤,嵌入纹理,血肉模糊。

    薄夜像是察觉不到痛一般,茫然地举起自己的右手,看着手掌心的伤口处汩汩而出的鲜血,触目惊心的红。

    他盯着那个伤口许久,咬牙,一鼓作气拔出那片镶嵌极深的陶瓷碎片,血珠飞溅!原本麻木的身体却在下一秒,措不及防的痛意悉数回归,牵扯出心脏深处的剧痛,他脸色苍白,像是失了魂。

    伤口处没有止血,鲜血便汹涌着从那道伤口处涌出,他痛,可是心更痛。

    他在想,当初唐诗走投无路到割腕自残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他现在这么痛?

    不,不可能的,他现在手上的伤,哪比得上唐诗右手手腕处数十道鲜血淋漓的疤!

    她当时的痛在此刻以一种反击的姿态统统回到了薄夜身上,他想起了唐诗一个人在监狱里受着非人一般的侮辱折磨,而他却在这花花世界翻云覆雨,对比对明显,多嘲讽。

    这一刻真相来临,如同凌迟他的刽子手,薄夜闭上眼睛,眼前却全是唐诗曾经的音容笑貌。

    五年的婚姻,五年的夫妻情谊,他送给她一场莫须有的罪名,当时他会不会想过若是错害,那么自己会受到多大的报应?

    没有,他根本就没有替唐诗考虑过一丁点!

    薄夜眼眶红肿,掌心处鲜血斑驳,因为流失了大量血液,薄夜的脸显得有些苍白,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在慢慢的倾仄,扭曲,连同他整个世界一起,逐渐坍塌,逐渐奔赴一个黑白的尽头……

    薄夜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林辞和江凌坐在一边,看见他醒了,江凌在一边开玩笑,“你怎么不干脆再往下割一点,直接割腕呢?割掌心干什么?掌纹断了赔财运啊,你自己担着。”

    薄夜伸手,怔怔地看着自己右手上被包扎起来的伤口,他想说话,嗓子却哑了,“我……”

    “是你的特助因为你整整一天没有回音所以担心,就上了你的私人公寓找你。妈的,一进门东西摔了一地,满地还都是血,不知道的以为进了贼被人捅了。”

    江凌看着薄夜,好看的眉目一扬,“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什么事这么想不开?”

    印象里的薄夜十分冷酷,且尤为果断利落,发现一件事不对的时候就会立刻抽身而退,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

    除了……唐诗。

    江凌便试探着问道,“不会是和唐诗有关吧?”

    薄夜眸光一颤,江凌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得了吧,你现在为了唐诗要死要活成这样,当初怎么不自己多动动脑子?”

    江凌半看玩笑办叹了口气说道,“薄夜,你别再因为唐诗的事情纠缠人家了,人家,也不稀罕。”

    是,她是不稀罕了。她连人带影都从海城消失了,连苏祁都不知道她的下落。走得这么干脆狠绝,她当然不稀罕他!

    这算报应吗?不,报应应该远远还不够吧?

    可是……他……他后悔了还不行吗……他现在,光是听见唐诗这两个字,心脏就疼,就疼得要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