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55章 我谢谢你,曾救过我。
    唐诗走了,带着所有的疑问走了,尘埃落定。她选择放弃去追寻到底是谁在背后动手脚。

    或许是她疲倦了这些尔虞我诈,想要快点结束工作室的事情离开,又或者说……她已经明白了是谁。

    是谁在背后对她下杀手。

    游轮电音节在第三天的时候结束,娱乐圈通告发了一大堆,那些百大dj也都实至名归,每个人都觉得来一把十分满足,主要游轮也是个非常完美的猎艳场所,无数男女擦肩错身,只为在电子音乐的掩盖下求一场狂欢。

    唐诗和工作室的众人一起从游轮上走下来,小月亮还在那里激动,“哇塞,我好喜欢小马丁呀!真人也很可爱!”

    “我比较喜欢skrillex。”芳芳说,“实力派!”

    “棉花糖现场也很炸啊,最炸的就是by,一出场所有人都在沸腾,dubstep就应该玩死墙!”

    绿恐龙看来没少蹦迪,蹦迪电音圈子的条条道道都很了解,他站在芳芳身边,注意到了另一边的唐诗心情不佳,下意识问了一句,“女神,怎么啦?”

    唐诗抬头,正巧这个时候薄夜从她身边走过一起下游轮,她被他带了一下,脚步有些踉跄。

    “唉!”苏祁适时地从她身后伸出一只手,“下楼梯小心。”

    “谢谢。”

    唐诗抽身退出他的怀抱,看着薄夜的背影许久,转头看向苏祁。

    她说,“谢谢你那天夜里跳下来救我。”

    苏祁应了一声,可是唐诗很快就走了,她跟上了工作室的众人,背影消失于人群。

    渐渐地,渐渐走远。

    唐诗是在一个礼拜后提交了辞职手续的。

    老王都惊了,看着那个辞呈,他说,“不要吧,女神,我们工作室刚刚起航,没了三三又没了你,不行啊……”

    唐诗看着老王的表情,周围人也在阻拦,可她去意已决,这座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何况已经一拖再拖,另座城市还有一个人在等她。

    唐诗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老王,我是真的需要有自己的事情去完成。”

    惟惟已经回到她身边了,什么都可以结束了。

    她想走了,说她薄情也好,说她狼心狗肺也罢,就当这二十五年人生都随风,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不管是爱还是恨,都一把火烧光了吧。

    唐诗辞职的时候没哭,搬东西的时候没哭,走出工作室,一阵冷风吹来的时候,她红了眼眶。

    人都是有感情的,工作室里的众人待她如此真挚,现在要走,等于从她身体里生吞活剥。过往一幕幕重现脑海,唐诗想,以后没有了陪伴,有这些回忆慰藉,尚且可算安慰。

    她抱着一个盒子,里面有一大堆文件,是她工作上需要用到的东西,唐诗打车回家,才发现箱子底部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满了各种味道的速溶咖啡。

    然后看见大家给她的一张纸条,上面写满了众人的签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好给她匆匆塞进去的。

    dan,感谢你给我们工作室带来的新的黎明破晓。——老王

    等你想回来那天,记得找我们哦!微信常联系!——小月亮

    女神,下次想喝咖啡了和我们说,我们给你寄一箱过去!还有那包猫屎咖啡是要现磨的,你记得买一台咖啡机,这是我爸的朋友出国带回来的。还有还有,以后若是可以少熬夜就好了,你太瘦啦,要多多关心自己,找到男朋友了记得带给我们看看!——绿恐龙

    唐诗,受到欺负了和我们说,我们会帮你出气的。——芳芳

    唐诗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将脸埋入手掌中,终于离开了工作室,却像是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一样,原来感情就是这么不知不觉地生根发芽的,他们对她好,她也会舍不得他们。

    唐诗在这天夜里搬空了这栋房子,随后将房子挂上售卖网,唐惟拖着一只小书包跟在唐诗背后,看着她把车子后备箱打开,将一些贵重行李搬上去,他说,“妈咪,我们要搬家了吗?”

    “对的。”唐诗伸手摸了摸唐惟的脸,“我们要搬家了,不会留在海城了。”

    “那我们去哪呀?”

    “我们去找戚戚姐姐好不好?”

    唐诗将唐惟手里的书包接过去,“去坐车里,我们等下就出发。”

    她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随后一下关上车子后备箱,刚绕道前方,旁边就闪出一个人生——

    “你去哪儿?”

    是苏祁,他穿着一身西装,想来是刚从什么重要场合出来回家,精心打扮过的样子无疑是英俊的。唐诗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恰巧碰到苏祁,正好是在家楼下,还真是躲不掉。

    他盯住唐诗,“你要搬家?”

    唐诗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淡漠,“是的。”

    “突然之间要搬去哪儿?唐诗……”苏祁刚和唐诗拉近关系,还不想就这么快跟她分开。

    可是唐诗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对着苏祁笑笑,“不想在这座城市待下去了,以后天涯海角随便扎一处地方安家吧。”

    她这话,是不打算把以后的计划告诉他。

    苏祁有些着急,“是因为薄夜逼迫你离开吗?不是的唐诗,你相信我,有我在他不会……”

    “苏祁。”唐诗还是那副温和的语气,看苏祁的时候,眼神也是正视他,给人尊重的态度,自己又不缺乏家教,她声音温软,却每个字都戳进了苏祁的心口,“有些事情,给彼此留点面子吧。”

    苏祁愣住了。

    许久,男人呼吸急促了几分,有些颤抖,“你……”

    她,是指什么?

    她,又知道什么?

    他看着唐诗的眼神,忽然间开始不安,“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唐诗,我之前虽然对你不好,但是我现在是很认真的……”

    “我感谢你救过我一次。”唐诗很迅速打断了苏祁的话,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语气,可是苏祁的心却一点点凉下来,“因为你那次选择了跳下来救我,所以,我没有把纸捅破。”

    她看着苏祁,眼神清冷且坚定。

    苏祁倒退两步,忽然间捂住脸自嘲地笑。

    他忘了,唐诗和那群女人从来不一样,她多冰雪聪明的人,肯定能察觉到什么。

    “苏祁,很多话我就说到这里,谢谢你对我好,我都记在心里,但是,也到此为止吧。”

    她要断的时候从来都是干脆利落,就像当年和薄夜之间,既然爱情已亡,哪怕再多委屈都不多说一个字,坐牢便坐牢,什么下场,她都受着。

    苏祁的手有点颤抖,可是唐诗那个眼神干净得让他根本说不出口介绍一个字。

    很多事情,其实她都懂……她早就察觉了,却替他瞒到现在,只因为,他那次奋不顾身地跳下去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