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35章 我不害怕,丛林门主。
    “私生子”三个字让唐惟倒抽一口冷气,丛杉察觉到了小男孩的身体僵硬,转头对着自己的母亲道,“你吓到他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丛杉的母亲林乔把眼睛眯起来,眼里的威严让唐惟有些害怕。

    那眼神和薄夜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一样,薄夜到底还是带着血缘的疼爱的,而眼前这个女人,冰冷的像是机器……

    小男孩本能对于这种情绪产生了抵触,他们不喜欢他,他也不会喜欢他们。

    丛杉冷着眉目,“我倒是想知道,你把我请过来,要做什么?”

    他加重了“请”这个字眼,说是请,其实不外乎就是要挟他。

    用唐惟的安危要挟他。

    林乔冷笑,“若不是请,你还知道回来?”

    “这个家有我没我一个样。”

    丛杉看了一眼林乔,“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站住!”

    林乔眼中皆是冷血,“秦珊珊的事情你怎么说?”

    “秦珊珊是谁?”丛杉回头,和他的母亲一样冷酷。

    林乔被自己儿子气得没喘过气来,捂着胸口,“就是那个和你谈了好久恋爱的女孩子!”

    啧,那个女人又作了什么妖?

    丛杉抱着唐惟往前走,“不熟,忘了。”

    简简单单四个字,背后的林乔气得脸色乍变,“你给我站住!你今天走出去,就别想再回来!”

    “我也没想过回来。”丛杉冷笑,“就这个家,我还真觉得恶心。你求着我回来,我都不会回来。”

    “丛杉!”

    林乔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身边立刻有仆人扶住她,喊了一声,“大夫人……”

    “把他给我按住!”林乔脸色煞白,“我今天就要教教我儿子‘丛林’的规矩!”

    丛林,jungle,地下最大的神秘组织。

    唐惟在网页上也曾看见过关于丛林的消息,他脸色惨白,抓着丛杉的袖子,“小舅舅你……”

    “现在开始不要说话。”

    丛杉浑身上下气场冷得可怕,“跟在我身后。”

    他将唐惟护在身后,然后看了眼周围逐渐包围起来的仆人,男人神色极为狠厉,“怎么,你想对我这个亲儿子动手?”

    “丛林向来没有血缘一说!只有听话的,和不听话的!”林乔眉目刻薄,指着丛杉,“生出这样叛逆的你,就是我最大的错误!”

    再也没有什么,比被自己亲生母亲说这种话还要可笑的了。

    丛杉低哑地笑,“既然生了,那就是你自己做的孽,无论我活成什么样,都是你活该!”

    林乔身子再次晃了晃,似乎是不敢相信丛杉会说出这种话,她眼睛都红了,“不孝子!把他给我抓起来!”

    “小舅舅!”唐惟哭喊了一声,身后伸出一只大手来,一把将他拎起,小男孩没受过这样的惊吓。丛杉回头,毫不犹豫一拳打向那个企图带走唐惟的男人,他将他顶在墙上,用手抓着他的头发,抬腿将他的脸撞向自己的膝盖!

    鼻血飞溅,那个男人断了一颗门牙,呕出一口血。

    林乔浑身哆嗦,“反了反了!丛杉!你这是要造反!”

    丛杉将唐惟从那人手里抢过来,表情凶狠,“少让你的人碰他!”

    唐惟被他护在怀中,一脸惊恐。

    发生了什么?小舅舅为什么会和自己的妈妈吵起来?为什么会严重到要动手?

    亲情都可以置之不顾的吗?

    “你把那个野种给我放下!”林乔气狠了,口不择言,指着丛杉道,“你连妈妈的命令都要违逆吗?!”

    野种两个字不知道是哪里刺激到了唐惟,他红着眼睛大喊了一声——

    “我不是野种!”

    稚嫩却坚定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怔住了,林乔似乎也被唐惟说的话给吓到了,反应过来对着唐惟怒吼,“反了你!还没进丛家门,就敢对长辈大呼小叫!”

    “您先说我是野种的!”被丛杉抱在怀里的唐惟明显是在害怕,可他哪怕是害怕,也坚持着自己的一些原则,“是您先不尊重我!如果您被人骂做野种,难道会很开心吗?您侮辱我,我为什么还要乖乖尊重您!”

    一番话字正腔圆,声音颤抖却口吻坚定,林乔指着唐惟,气得手指都在发抖,“好啊你,伶牙俐齿一张嘴,休想我们丛家会认你!”

    “我本来就不姓丛!我姓唐!唐宋元明清的唐!”唐惟也是和林乔杠上了,“瞧瞧您现在这副样子!真是自己拉低了自己的格调!”

    这臭小子说什么?他居然说她没格调!

    林乔气红了一双眼睛,身边人很快上来抓唐惟,看样子是要关门进行一通家庭教育,说白了就是家门一关——直接打一顿。

    但是丛杉的身手相当好,轻轻松松躲开那几个仆人的攻击,随后一脚踹起腿边的凳子,将凳子踹得翻了个面冲他们飞去,林乔被下人护着往旁边闪,“丛杉!你要为了这个孽种和丛林决裂是不是!”

    “我没那心情当什么丛林门主的少当家!”丛杉声音像是淬了冰,带着森森的寒意,“您要是再敢逼我,我不介意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林乔像是听见笑话一般,“好一个鱼死网破!你吃丛林的花丛林的,你父亲想把你培养成丛林一把手,你居然敢给我说撂担子?丛杉,我他妈就是养条狗,也比你有良心!二夫人三夫人那几个儿子虎视眈眈,丛林门主的位置他们都盯得紧,你叫我怎么坐得稳!”

    “哦?狗都比我有良心?那你去养条狗呀,再把它培养成丛林少当家好了。”丛杉笑了,“多好啊,还能做个lg,从此以后丛林的标志就是一条狗。”

    “丛杉!”

    林乔对于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真是气得浑身颤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把他给我拦住!不许让他跑出丛家这个门!丛林少当家的位置,你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你不坐,今天我叫人就是把你腿打断了,也给我坐着轮椅当上去!”

    林乔甚至不顾这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亲儿子,指使着周围一堆下人,“愣着干什么?吃白饭的啊!把大少爷给我拦住!别顾忌,打!打残了躺床上当植物人,都好过他在外面做什么脑残游戏烂泥扶不上墙!”

    丛杉向来冷漠,性格波澜不惊,但是也被自己母亲这番话气得手指隐隐发颤。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心是有多硬?

    丛杉握紧了拳头,对着唐惟道,“抱歉啊,连累你了。”

    唐惟被他抱在怀里,死死抓着他的胳膊,“我不怕,小舅舅,我不怕……”

    他明明在瑟瑟发抖,却还安慰丛杉说自己不怕。唐诗到底是将唐惟抚养成了一个很优秀的小男人。

    丛杉忽然间在想,如果这个儿子真的是自己儿子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