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25章 拿捏软肋,他们二人!
    唐诗压根就没去管被关在阳台外面的苏祁,等时间一到,就出门上班,模样相当悠闲。

    到了工作室的时候,老王表情严肃,盯着各位,看了一眼,发现丛杉没来。

    一小时后,丛杉这才姗姗来迟,刚到座位上打算趴下,老王捏着他的肩膀把他刷起来。

    “有件事情要告诉各位。”

    老王咽了咽口水,“据可靠消息……叶总要,撤资了。”

    唐诗愣住了,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什么?”

    工作室其余人都惊了,小月亮也不打字了,转过脸来看着老王,“你是认真的?”

    “我认真有卵用啊。”老王拍了一下桌子,“叶惊棠撤资是认真的!”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竟然没人敢说话。

    “苏家大少给的钱早用在运营和推广上面了,这会一下子撤走了一个大金主,我们工作室急需要另谋出路……”

    老王表情严肃,“我希望大家准备好心情,接下来的日子可能没有这么一帆风顺,我们也刚推广,等到盈利回本,也需要一段成长发育的期间……”

    唐诗忽然间猛地站了起来。

    “女神你……”绿恐龙张了张嘴巴,有些结巴,“你想干什么?”

    唐诗原本是打算干到这个月就辞职的,可是现在工作室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她不能放下这帮好朋友不管!

    唐诗握紧了拳头,“交给我。”

    “你有办法?”

    芳芳疑惑地看着她,“你不会连……叶惊棠都认识吧!”

    唐诗直接从办公室里走出去,“我请个假,去一趟叶氏!”

    “我靠!女神!你慢点……别冲动!”

    绿恐龙穿着连体睡衣追出去,没追上,又赶紧扭头回来,“咱们要不要……也和唐诗一块去啊?怎么能让她一个人面对叶惊棠呢!我们一起去争取机会啊!”

    “走走走!”

    一听到绿恐龙这个说法,所有人都从椅子上站起来,唯有丛杉继续趴在那里。

    老王拽了他一把,没拽动。

    丛杉说,“你们去吧,我不去。”

    “切。”芳芳对着丛杉翻了个白眼,“你继续睡吧,梦里有女神。”

    丛杉被她说得眼神直接冷下来了,两个人眼看着就要吵起来,小月亮抓着芳芳往外走,“都什么时候还窝里斗!走,跟着唐诗去叶氏!我也想问问叶惊棠为什么突然之间撤资!”

    但是唐诗到了叶氏的时候,没想到推门进去,第一眼见到的是薄夜。

    所有情绪在这一刻瞬间涌了上来,她倒退两步,那一刻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门。

    这……明明是叶惊棠的公司。

    薄夜也没料想唐诗会上门,叶惊棠还在开会,他也只不过是闲来无聊等在他办公室里,看见唐诗,男人勾了勾唇,“有事?”

    “不找你。”唐诗回复得干脆利落,“找叶惊棠。”

    “他在开会。”

    薄夜看着唐诗想要逃跑的身影,眸光不动声色地深下来,“你找他什么事?”

    “和你无关。”

    唐诗对薄夜说话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冷漠防御,她不想看见他,一丁点都不想。

    可是薄夜看穿了唐诗的念头,随便在叶惊棠办公桌上的按钮一按,唐诗身后的推移门便自动嘭的一声关上。

    一股凉意沿着脊背慢慢爬上她的身体。

    “你想干什么?”唐诗用手推了推门,发现不行,根本无法动弹,“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

    男人迈着步子一步步走近,直到和她气息交错。

    她凌乱的呼吸惹得他心情愉悦地笑。

    唐诗还是当初那个唐诗,见了他,骨子里还是会怕。

    怕,总好过恨。

    薄夜说,“为什么一见我就想逃?”

    唐诗没说话,身体微微颤抖,“因为我装不出和你和平相处的假象!”

    薄夜忍着心口的刺痛,笑得毫无畏惧,一把捏住了唐诗的下巴,女人的挣扎可比以前剧烈多了,似乎他再动一下,就会直接扇过来一个巴掌。

    “别碰我!”她低吼,“我不想找你,我找叶惊棠!”

    “你求他,不如求我。”

    薄夜眯着眼,笑意凛冽,“我知道你是为了叶惊棠撤资的事情过来的,正好我也找他有事,你不如求求我投钱给你们,这可比求叶惊棠有效多了……”

    唐诗没说话,死死咬着牙,眼底一片猩红。

    “我求你?我不如去死!”

    唐诗拔高了声音,可是这办公室是隔音的,根本传不到一丝声音到外面。

    薄夜整颗心都在痛,唐诗,你就这么怕我,甚至超过了死吗!

    你觉得每次用语言攻击我的时候,我的心就不会痛是吗!

    薄夜死死抓住唐诗,“叶惊棠不可能同意的,他撤资,就是为了逼你,你求我,除我以外。没人敢帮你们!”

    叶惊棠早就下了命令下去了,要他们工作室死!

    唐诗浑身哆嗦,“你们以为有钱就可以无法无天吗!”

    “不好意思。”薄夜笑得残忍,“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无情。”

    “曾经你是唐家大小姐的时候,应该深刻领略过权利和金钱带给你的好处吧?”薄夜凑近她,在她耳边低语——

    “我觉得我这阵子一定是对你太仁慈了,导致你都有一种我好说话的错觉。唐诗,我就不该对你心软,你既然都能抛下尊严来上门求叶惊棠了,那我还他妈给你留什么脸面!”

    唐诗脸色惨白,退后几步,背顶在门上面,看着眼前的薄夜,只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僵,甚至到了一种无法回头的地步。

    这几天薄夜一直都在想,到底是哪里错了。凭什么,凭什么他一个人为了唐诗痛苦的时候,她却好好地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

    他想通了,原来是自己心软了。

    可是唐诗,不配得到他的心软!

    唐诗想逃,她觉得自己来找叶惊棠是个错误,原本以为这是姜戚喜欢的游戏,叶惊棠不会出手,可是没想到,叶惊棠就是想把姜戚喜欢的东西一件件毁了!

    他这是在用另一种方式逼姜戚!

    逼她,告诉她,如果不想看见你喜欢的东西被摧毁的话,就是死了,也给老子从坟头爬出来!

    那么薄夜,又在其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呢?他和叶惊棠做了交易,叶惊棠逼迫姜戚,就正好引唐诗上门,这个时候薄夜便现身,拿捏住唐诗的软肋。

    求不动叶惊棠,只能求薄夜,除了薄夜,没人再敢接手叶惊棠的东西!

    他们两个人这是决定好了要一起逼她和姜戚!

    唐诗盯着眼前的薄夜,喃喃着,“薄夜,你可真残忍啊。”

    薄夜记起来了,当初唐诗也曾为了儿子上门,薄夜开口用五百万做交易的时候(第21章),在那个最开始的时候,她也曾眼里无光地轻声呢喃一句——

    “你可真残忍啊……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