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24章 都做梦了,放我进去!
    唐诗那天晚上回去也没有睡好。

    她胡乱地做着梦,从一开始被薄夜追赶,又变成了被苏祁强行拽住。

    随后又一次重温了被强吻的感觉。

    唐诗从梦里惊醒,全身上下都是冷汗。

    她下意识抱住自己,唐惟在小床上醒过来,揉着眼睛,“妈咪你怎么了?”

    唐诗猛地摇摇头,“没事,妈咪没事……”

    她又扑通一声摔下去躺好,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就和隔壁发懵的丛杉一模一样。

    她脸有点发烫。大概是太久没有这种暧昧不明又带着追逐的刺激感的梦了。

    这天早晨六点,丛杉和唐诗一起失眠了。

    然而住在他们隔壁的苏祁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从梦里醒过来,眼睛下面一片乌青。

    他也没睡好。

    他从床上卧起,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苏祁心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骂他,转念一想肯定是唐诗。

    睡不着,干脆出门晨跑,他起身,拉开落地窗的窗户,走到外面阳台,结果正好遇上了隔壁阳台的唐诗。

    唐诗没想到一大清早走进阳台收个衣服,一转身就能遇见苏祁。

    昨天晚上那个梦还没退下去,她整张脸立刻开始发烫,躲在衣服堆里面,“你怎么在?”

    “我还不能早起了?”苏祁恶劣地笑了笑,一双眼睛像是名贵的钻石,闪烁着蓝绿色的瑰丽光泽。

    他有着一张太过精致的面孔。

    男人盯着躲在衣服后面的唐诗许久,心中各种念头蠢蠢欲动,他说,“你继续躲,这破衣服挡得住什么?”

    唐诗收了一些内裤,苏祁在她身后笑,“那条黑色蕾丝的是你穿的?”

    唐诗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转过头对他怒目而视,“你能不能少说点话!”

    哎哟!这炸毛的样子像小媳妇儿害羞似的!

    苏祁觉得全身都酥了,就直接厚着脸皮撑在阳台上,看着对面的唐诗。

    唐诗收衣服的时候手也在发抖,“你能不能不要和变态一样!”

    苏祁乐了,“变态?我权当你夸我了。”

    “……”这人脸皮子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苏祁盯着唐诗半晌,指了指外边一堆晾出来的衣服,他说,“你内衣的罩杯不小。”

    唐诗气得手里一团衣服丢过去,苏祁在那边躲,两个人跟情侣吵架似的,他笑得眼睛里都是亮亮的,玩世不恭的脸要多妖孽就有多妖孽,“唉,怎么打人了,罩杯大我夸你呢?薄夜是不是没有夸过你?”

    一提到薄夜,唐诗气得更狠了,真想把阳台上一盆花砸过去,岂料苏祁像是看穿了她的念头,居然双手撑在阳台上轻轻松松一跨——凌空居然就直接翻过他们家阳台跳到了唐诗的阳台里!

    “你!”

    看着跟天神下凡一般从天而降的苏祁,唐诗整个人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腿长。”

    苏祁双手插兜,从一堆衣服底下钻过来,劲瘦的身躯相当有型,腹肌就跟刻上去似的,他眯眼冲唐诗笑,“不好意思,随便一跨就跨过来了。”

    唐诗挣扎,苏祁却看了一眼他们阳台客厅里面,确认没人后,直接欺身而上。

    他按住唐诗的身子,唐诗立刻联想起昨天夜里的梦,呼吸都跟着急促了。

    孤男寡女的这是……想造反啊!

    苏祁也察觉了。

    他一贴近唐诗,就觉得,全身血液都开始沸腾。

    所有男人,都想做她的裙下亡魂。

    她偏偏就是有这种本事,明明身负那么多丑闻,明明艳名远播,桃色新闻满天飞,却依旧有那个本事让男人想心甘情愿为她付出一切。

    为她赴汤蹈火,为她一掷千金,为她散尽家财,为她……甚至去死。

    苏祁觉得自己起码表面上冠冕堂皇人模狗样,说好听点还是这个圈子里相貌堂堂的存在,可惜了每次在看见唐诗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和普通公狗毫无分别。

    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就想不择手段,约到她,得到她。

    两人身体贴近那一刻,所有不堪的念想从心脏深处的罅隙里逐渐溢满身体的每个角落。

    苏祁声音都哑了,“唐诗,你知道我昨天夜里梦见了什么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这个男人处处都是危险的,唐诗深知自己不能去随便靠近,可是,这一刻,千夫所指天崩地毁,她被他困在一隅天地里,铺天盖地的都是他的气息。

    唐诗红了眼睛,明显是受到了惊吓,“你昨天也……?”

    一个也字,让苏祁低笑了一声,唐诗看了一眼苏祁的眼睛,觉得自己要溺死在他那片澄澈蓝绿的海洋里。

    一点点下坠,直至脱力。

    苏祁用力将她搂进怀里,唐诗拼命挣扎,“你是不是昨天喝酒了还没醒?”

    真是个劣质的借口。

    可是苏祁没有反驳,他说,“对。”

    唐诗挣脱不开,苏祁越抱越用力,这样的他和以前完全不同。

    以前他处处留情却毫不动情,眉梢灼热,眼神却冷漠,从来没有过片刻的执着。

    可是现在,他却在问她索要,索要她给他的回应,索要这份冲动的回应。

    但是唐诗根本什么都给不了他。这样一个危险的男人,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没有拥有任何人的资格。

    唐诗终于推开他,“你疯了。”

    苏祁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又没强吻她,上一次已经吓到她了,要是再来一次估计把人直接吓跑了怎么办?

    唐诗挣脱他,“你回去吧。”

    苏祁看了眼自己家孤零零的阳台,“我回不去怎么办?”

    唐诗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你怎么翻过来的,怎么翻过去啊。”

    “那我要是摔着了怎么办。”苏祁继续厚脸皮,“我看你们房子挺空的,要不多出来一间……”

    “没有的,滚吧。”唐诗直接打断了苏祁接下去的话,随后大步往客厅里一走,就把阳台的门直接锁上。

    ——等于把苏祁锁在了阳台外面。

    我靠!

    看着唐诗吹着口哨走了,苏祁整个人是懵逼的。

    他哐哐拍着玻璃窗,“你放我进去呀!我真的不敢跳回去了……你放我进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