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07章 一个人怕,我陪你睡。
    既然唐诗这么清楚理智,没有被心软带歪了,一群朋友也都松了口气。撕逼的时候最怕万一遇到的就是,你都打算撸着袖子干上去了,结果当事人怂了,说两句就软了。这种人受欺负不是活该么?

    小月亮用最快的速度直接将视频上传,郑秋水也拦都来不及拦。

    芳芳走到她面前,从皮夹子里捏出一叠钱,“拿去给你的儿子好好看看脑子。明明是个名门望族,怎么干出来的事情就跟条狗似的呢?”

    纸钞洋洋洒洒飘在郑秋水面前,这位豪门贵妇失去了原本优雅的样子,气得浑身哆嗦,可是碍着蓝鸣在场又不好发作。

    该死的,他们之间居然有人是蓝鸣的亲戚!

    郑秋水双手死死攥在一起,唐诗……有朝一日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因为她,她的儿子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既然如此,那就请各位秉公办事吧。”老王加重了秉公办事几个字,“该录的口供也录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几个派出所人员面面相觑,他们走了,可是蓝鸣还没走啊!蓝鸣没走,他们哪儿敢把傅家三少放出来!可是不放,又怕得罪了傅家!

    丛杉搂着唐诗走的时候,撞着薄夜的肩膀,男人被他逼得后退两步,反手狠狠按住他,“松手。”

    丛杉置若罔闻。

    “我警告你,离她远点!”

    薄夜压低了声音,带着冰冷的怒意。

    可是丛杉转头,“薄夜,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送她的,统统都是失望。”

    这句话,似乎带着穿透肺腑的力量,将薄夜整颗心都捏碎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唐诗的肩膀很瘦,身上有着些许暧昧的痕迹,裙子也是一身凌乱,可以想象她当时的挣扎有多绝望。

    可是他到了现场开口第一句,竟是要让唐诗去原谅一个对她施暴的男人。

    针不扎在他身上,他永远都不知道疼。

    薄夜意识过来的时候,胸口浮起刺痛,他多么残忍,让唐诗一遍遍对他失望?

    看着丛杉带着唐诗走的场景,薄夜攥紧了手指,眸光血红,他口齿间呢喃着唐诗的名姓,可却在这一刻,没有了喊出口的勇气。

    到底要多少次的错过,才会让他们走到今天这样无法扭转的一步?

    唐诗被丛杉放上副驾驶座,随后一堆人跳了上来,愣是挤进了他的车子里,“去我家吧,我家离警局近。”

    绿恐龙指挥丛杉,“笔直开,十字路口左拐,五分钟。”

    “我靠,你家跟派出所同一个小区啊?”

    老王看了绿恐龙一眼,绿恐龙说,“哪能啊,我遵纪守法好公民,祖国栋梁!”

    丛杉一路开,顺着绿恐龙的地点,结果开到了一家大花园门口停下了。

    外面警卫守着不让进去,绿恐龙挤在一堆人中间,按下车窗喊了一声,“刘叔!是我!”

    “哟,小龙啊!”刘叔赶紧把警戒杆放了上去,“带朋友一块来玩?”

    “是啊是啊。”

    阿龙跟刘叔道了声好,丛杉就把车子开了进去,车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阿龙,这整块地盘都是你家吗?”

    绿恐龙点点头,“是啊,后边还有块高尔夫球场,你们会打吗?”

    小月亮摇头,“我跟我哥打,都是挨打的份。”

    “我也是。”绿恐龙乐了,“看来咱俩还是菜鸡互啄。我捡球的份。”

    丛杉技术相当好,一路把车漂移进了停车库,绿恐龙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地下车库连着我家地下一层,直接上来吧。”

    说完走到一扇门面前,啪的一下摁了指纹。

    一伙人互相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绿恐龙说上边有他兄弟姐妹之前留在这里的衣服,喊大家上去换了,一排人就从地下一层盘旋着楼梯往二楼走,芳芳啧啧称奇,“没看出来啊?你家这么有钱?”

    绿恐龙翻了个白眼,“你特么老爸不是还开娱乐八卦公司的么,不然以你以前爆料那个劲儿,早他妈被人拦路打死n次了。”

    老王捂着胸口,“完了,小月亮老哥是特种兵头头,芳芳家里开娱乐公司的,咱们工作室太可怕了。”

    “小三三上下班还开辉腾呢,看不出来吧?比咱都要低调。”小月亮指着丛杉,“我觉得小三三更神秘一点。”

    “007看多了吧。”丛杉搂着唐诗回头看他们,“这世界上有钱人那么多,比起来比不到头的。”

    就比如说绿恐龙,平时大大咧咧的,压根看不出来家里如此土豪。

    于是唐诗下意识问了绿恐龙一句,“阿龙,你家做什么的?”

    绿恐龙特别实诚,“暴发户,挖石油的。”

    “……”那特么就不是有钱了,是超级有钱啊!

    老王急了,“你们怎么之前都不说?!我以为大家都是臭屌丝。”

    芳芳说,“是臭屌丝啊,一个月个把万工资,谁闲着没事天天嘚瑟自己家里干嘛的。”

    唐诗终于明白了当初自己为了工作室不受薄夜威胁想辞职的时候,丛杉那句“大家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打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边家里个个都是有背景的……老王的身份她早就知道了,是当初某届ll世界比赛冠军选手,退役后下来做恋爱养成游戏,虽然是同个行业,但是风格好歹也差得太大了些……

    几个人换了睡衣,绿恐龙换上了那套标志性的连体恐龙睡衣,说,“这边离市区比较远,你们回去来不及,晚上住这儿吧,明天我喊司机送你们回去。”

    “哟,还有司机?”小月亮盘腿坐在沙发上吃车厘子,“那你之前为什么上班都开电瓶车?”

    绿恐龙翻了个白眼,“堵车堵成这样,四轮的还不如二轮的呢!”说完就撅着屁股上的尾巴,“客房二层三层都是,自己挑吧,我先睡了。”

    “今天撕逼真爽,郑秋水那个女的我上回跟我哥去宴会的时候就看见过,生了一个儿子多了不起似的,总算能收拾她了。”小月亮伸伸懒腰,芳芳也站起来,“我俩一块睡吧?”

    老王嘿嘿的笑,兴奋地搓着手,“加我一个行不行?”

    芳芳反手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冲他砸过去,“滚!”

    三个人摇头晃脑走了,剩下唐诗和丛杉坐在客厅,她现在情绪稳定不少,只是还有点阴影,丛杉把自己手臂靠在她身后,“睡得着么?”

    客厅里已经没人了,唐诗反应过来他在问她。

    她看着他,尾音微微上扬,明显有些疑惑,“嗯?”

    丛杉指了指楼上,“晚上要是一个人怕,我陪你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