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06章 得饶人处,我偏不饶!
    绿恐龙这一喝简直就是平地惊奇一声雷,郑秋水当了豪门阔太太这么久,简直就没有被人这么蹬鼻子上脸过,自己儿子脑袋上还顶着纱布流着血,结果造成这事情的贱女人居然还有人护着。

    “警局闹事怎么了?!”郑秋水怒吼,“打得就是你们这帮不要脸的刁民!”

    “一口一个刁民,我看你这个老阿姨素质也没好到哪里去!难怪生出一个耍流氓的儿子!”

    芳芳撸起袖子往唐诗身边一站,身后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丛杉,身前有个身强体壮的绿恐龙,旁边小月亮拍视频,有人要上来抢她手机,被一边守着小月亮的老王一巴掌撵去怼墙上了。

    “你……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

    郑秋水看了眼傅暮终的后脑勺,“我儿子被你们打成这样!想轻轻松松就混过去?想得美!”

    “来呀,哟,怕死你了?姐姐当狗仔队挖消息那会,你老家肥猪一样的老公还搂着小情人在国外度假呢!你得意什么你!”芳芳是个御姐,前凸后翘往那里一站,身材火热气场凛冽,被惹急了她拿手机拨了个电话,五分钟后警局门口出现了一帮媒体记者。

    “听说傅家三少在警局闹事?”

    “这有什么,我还听说她妈妈光天化日之下要群殴人家小姑娘!”

    “哇塞这个老女人这么狠?”

    “进去进去,采访一下他们!拍照拍照!”

    郑秋水完全没想到会有人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叫来这么多媒体朋友,统统堵在警局门口,手机上通稿发得飞快,全部写的都是《傅家三少酒后猥亵,其母欲暴力封口》的标题,一个比一个吸引人眼球。

    “我靠。”江歇和江凌在家吃饭,掏出手机来一看,“牛逼啊,老三上热搜了。”

    “什么情况?”江凌咬着筷子把头蹭过来,“我靠!那个女人的侧脸是不是唐诗?”

    江歇嘎的怪叫一声,“好像是啊!给薄夜打电话!”

    说完当哥的直接退出微博翻到通讯录,点开薄夜的号码就打过去,对面一接通,江歇哐哐哐拍着餐桌,“老夜啊!你快上微博娱乐头条看看!你前妻唐诗怎么被傅老三猥亵了?我靠不能吧!咋回事啊!”

    薄夜加班到现在,刚下班一听说这个事情,火气直接窜了上来,“是谁发出去的?”

    “不知道,忽然间无数家媒体统一口径,这是要把傅老三往死里黑啊……”江歇紧张地说着,“连警局地址都定位发出来了,你要不赶紧过去看看!”

    薄夜推掉所有应酬,挂了电话抓起椅背上的衣服,对着林辞大喊,“林辞,送我去海城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一堆人,丛杉和绿恐龙一前一后护着唐诗,芳芳又插着腰站在唐诗身边,对着郑秋水怒目而视,“怎么,你是想替你儿子出气?你儿子酒后耍流氓,你居然还有脸过来替他说话,你这么善良,怎么不自己去被几个老男人摸两把啊!”

    “不可理喻!”郑秋水气得浑身哆嗦,“我儿子摸她两下怎么了!她自己穿的骚怪我儿子?”

    “那我打你儿子怎么了?你儿子自己长得欠打,活该脑袋开花!!”芳芳几乎要上去和郑秋水干架了,唐诗被他们护着,忽然间眼眶就红了。

    才相处了这么久,她何德何能,有这么一帮护着她的朋友,曾经她受千夫所指,现在却被他们保护着。

    她心口酸涩,这真的是一帮很真诚很真诚的朋友……

    小月亮脾气更猛,干脆转过去开始拍几个派出所警察胸口的警号,一边拍一边说,“这几张嘴脸大家都看清楚,今儿个我露了全过程,十分钟后我就放去网上去。你们家财大官大,没关系,有本事花钱问我们买视频!否则你们删一次,我们发一次!”

    郑秋水从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女人,一想到是唐诗带来的,气得更狠了,上前去死死抓住唐诗衣服,“你这贱女人,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丛杉直接将她顶开,他一般不动怒,动怒的时候眼神分外可怕,“松手!”

    “你这小白脸还护着她?”郑秋水没了那优雅的仪态,和周围的人一并扑上来,“给我打!打死那个贱女人!”

    “唐诗!”

    绿恐龙一脚踹飞一个,和丛杉两个人把唐诗护在身后,丛杉打架起来动作相当迅猛,根本看不出平时懒洋洋的样子,身子快如闪电。老王没忍住,从地上抄起一把派出所的椅子往他们身上砸,“来啊!麻痹,老子几百年不打架了,今儿个陪你们玩玩!”

    他砸碎了椅子又扳了一根椅子腿在手里,对着冲上来的人就是一顿摔。对准人家的鼻梁打过去,挥出来的凳腿儿都带着风,惨叫声叫骂声此起彼伏,整个派出所成了群殴场所,聚众斗殴加上携带器械,一时之间竟然一片混乱。

    芳芳看着像一个小女人,揍人起来毫不手软,就她先前拿酒瓶砸傅暮终后脑勺那个劲儿就能看出来她有多狠。护着小月亮,不知道从哪个警察兜里抽出一把甩棍来,唰啦一下挥长了直接怼上去,“三三你保护唐诗,阿龙你去帮老王,小月亮去门口把媒体放进来,这个老女人,留给我收拾!”

    话音刚落郑秋水就看见芳芳挥舞着甩棍直直冲她的脸甩过来,贵妇往后一躲,声音都在抖,“反了反了!你们这是要造反!”

    “你儿子都敢弓虽奸人家了,我们还有什么不敢?!”

    门口的媒体一股脑儿被放了进来,纷纷大喊着打开摄像机,“打架了打架了!傅家太太为了儿子聚众斗殴!”

    “关进去!抓他!”

    “都住手!”

    薄夜进来的时候怒喝了一声,看见这幅极其混乱的场景,男人的脸上一片震惊,“都想牢底坐穿是不是!”

    唐诗听见薄夜的声音,整个人都颤了颤,他为什么会过来?

    傅暮终还在几个警察身后,按着后脑勺的纱布,有些没干的血蹭在他掌心,男人啧了一声,引起了薄夜的注意。

    薄夜朝着傅暮终看去。

    “你干什么了?”

    郑秋水一看是薄夜,觉得自己这回又有人撑腰了,直接往薄夜身边站,“阿夜,你来了,伯母今天真是想把自己儿子带回去,这帮人不依不饶……”

    “怎么不依不饶了?”芳芳上去甩棍直指郑秋水,丝毫不畏惧薄夜站在郑秋水身边皱着眉头的样子,“你倒是说清楚你哪儿委屈?你儿子强女干未遂怎么也得关进去吧?你就想这么把你儿子带走?你是不是看不起法律啊!你女儿要是被别的男人欺负,你也能有这么宽的心?”

    郑秋水气得嘴唇发抖,“不可理喻,我儿子不可能……”

    “那你让他自己说!”

    “说啊!你酒后有没有对唐诗动手!有没有压着她,有没有撕她衣服!”

    芳芳每说一个字,唐诗就哆嗦一下,像是想起了那段阴影,丛杉抱着她的手收紧,抬头,一双眼睛凶狠得像是狼,死死盯着薄夜。

    薄夜不可置信,傅暮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最后的时候,芳芳把甩棍用力摔在地上,“少搬什么救星,搬救星谁不会啊!”

    小月亮站在那里冷笑,“看来我得打个电话喊我哥来。”

    她哥是谁?

    十分钟后,海城最大特种兵部队——风神组的头头蓝鸣,一身军装,气场冷冽,含着冷笑走进来,排场极大,“路过,听说有人欺负我妹妹?”

    靠!

    小月亮的哥哥居然是这位祖宗!

    薄夜对着蓝鸣点头,“许久不见蓝家大少。”

    “薄少。”蓝鸣咧嘴笑笑,“是过来提这个流氓走的吗?”

    被人叫成流氓,傅暮终瞳仁紧缩,“你妹妹是?”

    “喏。”

    妹控努努嘴,“这是我家小祖宗,要是有任性的地方各位多多包涵。”这意思就是我妹妹脾气不好,但是你们端着也得端着,不端着也得端着。

    蓝家大少高高在上是个太子爷,从来都是中央上面的一把手,今儿怎么来这小小的派出所了?

    众人看向小月亮。

    小月亮虚伪一笑,“哪有,也就是有人耍了流氓又想不负法律责任。”

    “看来这位太太是压根没把我妹妹和法律放在眼里啊……”

    蓝鸣看了眼丛杉,又看了眼绿恐龙,最后把视线转移到薄夜身上,“薄少就该不会插手这件事吧?”

    薄夜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如何回应,看向傅暮终的眼神分外复杂,最后干脆嘶了一声,“当事人说了算,我说了不算。”

    当事人?

    众人立马去看被丛杉搂在怀里的唐诗。

    郑秋水看见蓝鸣连薄夜的面子都不给,立刻慌了,这么多媒体,压下去是能压下去,可是傅家的名声不能坏,自己儿子也万万不能坐牢……

    她立刻红了眼睛和唐诗说话,态度变得跟演员似的,把自己说的无比可怜,“唐诗,何必抓着不放呢,阿姨之前是护着儿子心急,得饶人处且饶人,阿终也是喝多了……”

    现在开始来苦情计了,芳芳特别害怕唐诗心一软就直接圣母玛利亚上身,放他们走了。

    但是现在起码唐诗的脸色还是很差,压根就没有想要收手的打算。

    “唐诗,伯母她都这么说了……”薄夜觉得这事情实在是丑闻,不能外传,想先把事态稳定下来,唐诗那里可以叫傅暮终事后赔礼道歉,于是想了想开口,”不如我替傅暮终先跟你道歉,这事儿我们事后再……“

    “薄夜,你就喜欢当英雄吗?”

    唐诗缩在丛杉怀里,笑得嘲讽,“傅暮终出手,要磕头要坐牢还是要道歉,都是他的事情。我是受害者,原不原谅他,也是我的事情,你以为你自己算什么人,站在这里口口声声替我解决事情?”

    郑秋水脸色挂不下去了,“别欺人太甚!”

    “这句话原样返还给你!”唐诗眼里还带着眼泪,完全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被傅暮终这样侮辱,女人眼眶都是红的,“不是想私了么?我告诉你,我偏不!我凭什么要遂你的愿?我可没这么大公无私,自己受了委屈被人安慰几句就算过去了,得饶人处,我偏生不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