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57章 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清晨的阳光穿透云层落在这片港口上,带着些凉意的风卷过每个人的脸庞,薄夜觉得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刻骤然跳停,他怔怔地盯着早已陷入一片平和的海面,像是一尊……被抽空了灵魂的雕像。

    他看着唐惟跳下去的方向,许久,像是痉挛一般,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手里捏不稳那只儿童手机,便一下子摔在他脚边。

    这早晨的风光那么好,景色那么美,可唯独那么残忍。

    他就像是遭遇了一场遗弃,就像是全世界都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薄夜红了眼眶,心口一缩,抽痛感便蔓延全身。

    他颤抖着打开儿童手机,里面有几段录音,盯着屏幕上的播放按钮,薄夜竟然不敢点下去。

    他怕,若是听见什么颠覆自己认知的东西,那他该当如何?他要怎么去挽救早就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唐惟和唐诗?

    千金散尽,他只想求一场重来!

    警方察觉出了薄夜的慌张,帮忙去按下了播放键,便有一段对话传了出来。

    对话的两个人声音都是大家所熟悉的,稚嫩的那个是唐惟,而那个清亮的女声,则是……安如。

    “我知道是你做的。”

    “我说我知道是你找人绑架我。”

    “哈哈?为什么这么说,你妈妈误导你的吧?你别乱说,阿姨不会做那种事……”

    “你真的很啰嗦。”

    “不用再辩解什么,我知道是你花钱请了人绑架我和我妈咪,你还把那群人的家里人也另外绑架起来,如果他们敢在薄少面前说出你的一个字,你就对他们家里人动手。所以那群绑匪都没有改过口供,一口咬定只是临时作案。”

    “你。你一定是听你妈妈胡说的!”

    “你要是真的有证据认定是我干的,你怎么不去跟你爸爸说?”

    “因为你就是听你妈妈胡诌的,别以为这样就打倒我。你爸爸是不会听信你的胡言乱语的。”

    “我爸爸?”

    “薄少那里我根本就没想过去要和他告发你,因为我觉得,他这样的人,配你这样的人,正好。不应该放他糟蹋我妈。”

    “你知道吗,可能你太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所以你输了,很多次你在薄家打电话叫人准备的时候,我都听见了。”

    唐惟的笑声也被录了进去,传到了各位的耳朵里。

    “我懒得拆穿你,因为我觉得这正好就是一个机会。”

    “一个,让我妈咪和薄少彻底决裂的机会。”

    “你……你到底是谁?不可能,你就是装神弄鬼!夜哥哥不会相信你的!”

    最后他听见了唐惟踩着楼梯上楼的声音,最后一声,是他低低的笑声,带着穿透人心肺腑的力度,直直扎进薄夜的胸膛。

    他觉得胸口像是开了一个洞,鲜血汩汩而出,冷风从那里吹过去,吹得他浑身上下彻骨地冷!

    他一把从警方手里抢过那只手机,反反复复重复播放那一段录音!

    不可能……不可能……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这段录音又是在什么条件下完成的?唐惟……唐惟为什么要将这段录音放给他?

    薄夜红了眼眶,抬头看向安如,男人的视线里带着触目惊心的恨意,“把她抓起来!”

    身边的警方一下子冲上前将安如控制住,安如惊慌地大喊,“夜哥哥,你要做什么!”

    薄夜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他捏着手里的手机,整个人都在发颤。

    如果这段录音不是合成的,那么,他对他们母子俩干过什么?上帝,他都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对他们无辜的母子俩!

    他伤她欺她辱她,甚至在她面前偏袒一个真正的幕后黑手!

    她说过的,她当初声嘶力竭一遍遍对他控诉过的,可是他没听,他当时一个字都没有相信她!

    薄夜只觉得全身泛起剧烈的疼痛,他捂住胸口,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人伤了一千次一万次,鲜血淋漓,抽筋扒骨。

    他连呼吸都是抽搐的,他点开下一段语音,听见一道稚嫩的声音传出来。

    “薄少,我是唐惟。”

    “当你听见我这段声音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你身边了,很谢谢你,放着安如在身边,让她被我一次次激怒,导致她对我起了杀心。”

    这段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挖出了薄夜的心脏,他脸色惨白,被震得一颤,手机再一次摔在地上。

    可是声音,还在继续。

    “因为我想逃离你,所以必须付出合理的代价。你看见了吗,这是你亲手造成的悲剧,你是一切灾难的起点,也是最后承受所有代价的赎罪者。我不知道我妈妈五年前对你做过什么事情,不过我希望最好一切都是你想的那样,不然等到哪天真相再一次被我揭开转折的时候,薄少,你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

    薄夜笑了,七尺男儿竟笑出眼泪来。

    “最后,用一句我从书上看来的话来祝贺你。”

    “祝贺你从此以后坐拥无数权利,江山万里,享受无边孤寂!”

    他的儿子亲口祝他从此享受无边孤寂!!

    他竟然比不过一个小孩子的恨意!

    薄夜觉得心都像被挖出来了,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呆愣地看着下面一片蔚蓝的大海,忽然间觉得,或许需要被救赎的人,不是唐诗,是他自己。

    而唐诗,就是他此生唯一的救赎……

    最后的最后,连唐惟都弃他而去,他到底还剩下什么呢?他什么都不剩下了!他薄夜这辈子从来没这样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到连一个儿子都不想和他在一起!

    他真是可悲。

    薄夜荒唐地笑了两声,林辞上前将他扶起来,可他跌跌撞撞又回到了海边,看着那片海,声音依旧颤抖,“去找!把海给我填平了,也要把唐惟找回来!”

    林辞伸手遮住了薄夜的眼睛。

    薄夜被他用手遮住,无语伦次地说着话,“你干什么,我看不见了,林辞……”

    直到他哽咽。

    林辞不忍心地遮住他半边脸,身后太阳逐渐升起,阳光照在薄夜脸上的时候,有什么晶莹的液体反射出光线来。

    这一年隆冬,薄夜失去了唐诗,失去了唐惟,失去了一切和他曾经有过密切关系的人。他站在唐惟掉下去的海边,像是在进行一场沉默的祭奠。可是他知道,此生,已经不会再有人来原谅他了。

    他所有的温情,都已经被他亲手掐灭了。

    所有人都跟着心痛了,看着薄夜的表情,他们觉得天塌下来不过如此。原来那么风光的薄少……也不过是个可怜人。

    直到天光乍亮,直到天边破晓,林辞用手盖住他通红的眼睛,所有人沉默无声地等,等到薄夜哽咽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