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25章 从此往后,再也不见!
    薄夜心头大惊,想说什么的时候,唐诗早就抽身而去,他追上去,再一次拦住她的去路,“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诗轻笑,“我之前就说的很明显了,你让安如去自首。”

    “安如不可能做那种事情!”薄夜到现在为止以为唐诗还在胡闹,“你现在一个人回去很危险,在医院里好好养伤不好吗?”

    “很危险?”

    唐诗用力甩开他,当着医院来来往往的人群,她狠狠一个巴掌摔在薄夜脸上,“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说这种话?我是因为谁变成现在这样的,薄夜,你可别跟我说你无辜!”

    薄夜被人当众打脸,一下子怒气上涌,刚想开口,唐诗却抢他一步先说出来,“闭嘴吧!薄夜,我唐诗早已经不欠你什么了!你好好守着你的安如过日子去吧,从今天起不要再来招惹我!一边搂着安如,一边还不肯放过我,薄夜,你他妈良心被狗吃了吗?!我告诉你,我还真不在意,犯不着这样一遍遍来恶心我!”

    医院众人来来往往,察觉到前台的纷争,频频对他们侧目。

    “看见那边的两个人了吗?好像是女方在骂男方?”

    “为什么要骂啊,她男朋友还长得挺帅的嘛。”

    “我刚听到一点内容,据说是男方脚踏两条船。”

    “啧啧,人不可貌相,居然是个渣男,难怪女方这么痛彻心扉……”

    “是啊,你看看那姑娘多瘦啊,唉,找个好男人疼疼她吧……”

    “这渣男真不要脸,居然还敢来医院找这姑娘,我猜姑娘肯定是被渣男气得住院的。”

    “嘘,走吧走吧,真是多少美女爱傻逼,多少傻逼不珍惜啊。”

    薄夜气得全身都在发抖,路人的议论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他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侮辱?!于是觉得眼前的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唐诗,你比起五年前来还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啊,我当年还是杀人犯呢!”唐诗笑得眼睛都红了,“松手!”

    “你不要你儿子了吗!”薄夜怒吼,“唐惟还在我手里……”

    “我不要了!”

    这四个字出来的时候,薄夜被震得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

    刺痛,开始在身体里蔓延。

    他像是不可置信,手指都跟着发颤了,隔了好久才回神问了一句,“你再说一遍?”

    唐诗笑得极狠,整个人往前走去,“我说我不要了。薄夜,你不是喜欢拿唐惟威胁我吗?我不要儿子了!怎么,是不是如你所愿了?我要是你,我做梦都要笑出声来!你爱让他叫谁妈,就让他叫谁妈!我不要了,唐惟送你。你,滚!”

    最后一个滚字说的声嘶力竭,她不要了,她亲口说出来了!

    薄夜,你从今往后,再也没什么可以威胁我的了!

    那一刻,她瘦削的身姿在他视线尽头定格成一抹剪影,直到唐诗整个人消失在他视野里,薄夜才像是猛地有了意识,男人脸色惨白,好几秒后,他竟不受控制倒退几步。

    她不要了……她连唐惟都不管了,她是多想离开他,连自己曾经最宝贝的儿子都不要了!

    唐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所有人都看见了住院部前台有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如同被人抽空了灵魂一般,立在那个女子早已离开的地方,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就像是化作了一具雕像。

    他心脏就像是破了个洞,鲜血汩汩而出,从胸腔里弥漫到身体的每个毛孔,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唐诗不要儿子了,从此撒手不管将唐惟丢给他了,他应该开心才对的。

    可是心抖得厉害,像是疼到快死一样,薄夜狠狠深呼吸了几口气,逼得他眼眶逐渐爬上了血丝。

    身后有人赶过来,是林辞,他手里正夹着资料,“薄少,我来晚了,刚刚看见唐小姐出院……”

    薄夜茫然地回神,盯着林辞的脸,男人喃喃着,“结束了。”

    林辞脚步一顿,“薄少这是什么意思?”

    一切都结束了。

    唐诗已经直接将唐惟拱手让给他了,是啊,他不就是想要这个儿子吗,他不就是喜欢用唐惟来威胁她吗!如今她亲手选择了舍弃,他为什么还会这么痛苦?

    因为他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留得住唐诗的东西了。

    他竟然已经将她一步步逼到了连自己亲儿子都不敢要的地步了!

    薄夜忽然间像被人抽空了力气,大口大口喘着气,胸口的刺痛让他不由得抓紧了自己胸前的衣服,仿佛这样就能得到缓解一般。

    可是,他高兴不起来。这一切明明就是他想要的结果,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薄夜红了眼睛,男人花了好大的力气强忍下自己心头所有的念头,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接唐惟回薄家住。”

    “那唐小姐呢?”林辞在一边问道。

    “她……已经不要唐惟了。”

    明明被丢弃的是唐惟,可是薄夜觉得,他也仿佛经历了一遭被人抛弃的劫难。

    唐诗走的这天雨下得很大,她回家的时候被雨淋了一身,可是唐诗像是察觉不到冷一般,到了家就脱衣服洗热水澡,她站在浴室里,淋浴喷头下女人的脸被热水打湿,她站在那里打哭了一场,已经分不清脸上是清水还是泪水。

    到了后来,她无力地蹲了下来,热水喷洒在她背部,顺着瘦削的背脊往下摔,水声哗哗,热气弥漫。

    她有一种自己已经死去的错觉。

    滚烫的热水也温暖不了她彻底寒透的心,胸口实在是闷,唐诗狠狠敲打着自己的胸,可是根本没有用。

    她蹲在浴室里干呕,可是她没吃东西,呕出来的便是胃酸,胃部烧灼的疼痛让她拉回几分清醒的意识,唐诗颤抖着扶着墙站起来,她将头发统统往后撩去,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这天夜里暴雨倾盆,久久不息,带着闪电撕裂了夜幕,惊鸿一瞬炸亮了窗子外面的景色,随后又迅速没入黑暗。

    像极了唐诗五年前被抓入警车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