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8章 得意太早,有人约你。
    她说完话就直接转身走开,带起一阵清风,细长的身子在凉风中摇曳,却决绝而又坚挺。

    这是薄夜第二次看见唐诗转身离开,而每一次转身,他都觉得她在离他更远……

    原地妖孽男子笑着问自己好友,“他俩离婚了啊?”

    旁边的男子翻了个白眼,“我喊您大爷了行不行?人家五年前就离婚了。”

    “那她这五年干嘛去了?”

    对方许久才答道,“坐牢。不过我圈子里和她交流不多,具体不清楚。”

    混血美男愣了愣,反应过来笑了笑,“那不是,跟我一样么?”

    笑里带着令人分不出的深意,让他的朋友皱起眉头,“算了吧,你别玩心大发把主意打到唐诗头上。虽然我们不熟,但是我一个外人看着有点不忍心。而且我也不信唐诗会是这样的人。”

    这世界上,总归会有男人无条件欣赏一个女子,不掺杂任何暧昧感情的浑浊,只是用一种对同类表达敬佩的感情来看待异性。

    毕竟不是所有男女都如同红尘一般这么肮脏。

    他说,“其实……唐诗坐牢这五年,前前后后……有不少人帮她平反。”

    若是唐诗走得再慢一步,听到这句话,怕是会当场落下眼泪来。

    你看,这世界上大部分人并非如此愚钝,他们个个身出名门,最难得的就是一身骄傲的清高,唐诗那样的女人,有一双如此桀骜不驯的眼睛,怎么可能会做出杀人这种事情?

    所以知道唐诗入狱,圈子里好多人都在明里暗里打通关系,有的是帮忙问几句,关照几声,也有的就是想知道事情的全过程,想看看小视频,帮唐诗找找疑点。

    有些人唐诗甚至不认识,江凌所知道的,有的甚至是在隔壁市,男的也有,女的也有。

    他们多多少少都是欣赏过唐诗的作品,知道她的为人,或者相信她的人品,所以想要出手帮忙。

    然而,终是抵不上一个薄夜来得只手遮天。

    其实富二代的圈子没有俗世众人想得那么肮脏不堪,天天就是睡女人玩小姐,动不动来一波无脑小说里面的霸道总裁情节。他们也有讲义气的,更是因为良好的出身和教育,在某种方面来说有着比常人更多的耐心和教养。

    对于唐诗,他们始终保持着同情和敬畏,所以大家哪怕就算是薄夜的好朋友,也想着帮这个孤苦的女人一把。

    “薄夜的女人……能让薄夜这么关注,说明她相当不简单。”混血男子盯着唐诗早就远去的背影,他说,“喂阿江……帮我查一下唐诗现在的工作?”

    得到的回答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总裁。我只是个医生。”

    混血美男翻了个白眼,“得了,我自己去查吧。”

    唐诗开车回家花了一小时,其实路程只要二十分钟,她在路上又饶了一般,在这个城市的拐弯角落里开过,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回到家中。

    家里太寂寞了,她有点不想回去。

    这回总算明白为什么一到晚上总有人喜欢到酒吧去喝酒,或者追求那种疯狂的kuai感刺激,因为真的很寂寞,整个房子里只有她一人,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有回音。

    唐诗觉得自己的抑郁症又加重了,薄夜的出现,让她几欲病入膏肓。

    她贴着自己的额头躺在沙发上,工作丝毫没有进展,儿子也没要回来。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失败,现在大病一场,发着烧,也不知道做什么。

    这个时候,有一个电话打进来。

    她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是陌生的,百无聊赖地按了接通,传出来的声音却并不陌生。

    是苏菲菲。

    苏菲菲在电话的另一端冷静而又直白地说道,“来fn,我有一笔生意要介绍给你。”

    ???

    唐诗的脑门上弹出了三个问号,这个千金大小姐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其实她觉得苏菲菲能被家族保护得这么好到现在也是十分不容易的,毕竟在她的印象里,自己坐牢之前,苏家也曾发生过一件大事。

    后来不知道怎么被平息了下去,具体如何她也不太了解,没过多久,她坐牢的消息就直接盖过了苏家出事,随后她锒铛入狱,守着一颗破碎的心在监狱里带了五年,出来后依旧是生不如死。

    唐诗想到这里嘲讽地笑了笑,听见对面苏菲菲继续说,“我知道你把我当对手,事实上你还是我的情敌。但是,比起程依依那种货色来,我更喜欢和你打交道。”

    唐诗没说话,对面挂断了电话。沉默了二十分钟后,她起身,洗澡化妆,随后挑好衣服,喷了香水,放弃了开车,直接打车出门。

    一小时后,苏菲菲在冷风中打了个喷嚏之后,正好迎上唐诗迎面走来。

    冷风中女人披着一件披肩,皮裙下两条细长的腿,踩着一双黑色皮靴,一头黑发被吹风机和卷发棒临时做出了微卷的造型,披在一边,露出另一边纤细优美的颈线。

    唐诗的美毋庸置疑,可是如今年岁增长,经年累月沉淀下来的,不只是她令人驻足的容颜,更应该是她那一身清清冷冷的气质。

    如同她从花间走过,却不留下一片花瓣,她的身影就似乎只是一道剪影,风一吹就会消失了。

    苏菲菲再次见到唐诗,就是这么觉得的。她身上有一种病态的美,很像濒死的人,却又回光返照艳丽盛开。一双眼睛深沉而又饥渴,像是皲裂的土地,死气沉沉却又带着刺人的寒意。

    到底是薄夜将她毁成这副模样。

    苏菲菲见唐诗走来,听到了她的鼻音,皱了皱眉,“感冒了?”

    唐诗没说话。

    苏菲菲冷笑,“可别指望我帮你。我只是现在看明白了,薄夜那种人,根本不值得我们这样付出而已。”

    “所以你需要找个同盟来依靠一下?”

    唐诗不急不缓地说了一声,“不过我拒绝做你的朋友,也不需要你来讨好我。”

    苏菲菲错愕地盯着唐诗许久,不可置信一般拔高了声调,“唐诗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唐诗轻笑,“你现在才发现?”

    苏菲菲咬牙切齿,“你别得意得太早!今天来是有人喊我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