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37章 混血男子,纠缠不清。
    一听到是有关唐惟的事情,唐诗还是忍住了心里的痛恨,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静对那位管家说道,“不用了,我就在这里。你叫惟惟下车过来看我就行。我,不上他的车。”

    她还是那么警觉,想努力让自己不沾上一点儿和薄夜有关的东西。

    管家只能如实转告她的话,薄夜听了后当时就气得直接笑出声来,随后冲唐惟道,“你妈喊你下车。”

    唐惟像是得了特赦一样蹦下车,然后跌跌撞撞来到唐诗的怀里。

    “妈咪!”小男生带着颤抖的声音传入她耳朵,唐诗也红了眼睛,“这几天想妈咪吗?”

    “很想很想!”

    为了迁就唐惟,唐诗蹲下来,揉了揉他柔软的黑发,吸着鼻子道,“妈咪最近有点感冒,不过你也别担心。”

    “真是的!”唐惟像个小大人一样摇头晃脑,“没有我在身边,你就不好好照顾自己!”

    唐诗被唐惟的语气逗笑了,可是反应过来又鼻子一酸,喃喃着,“是啊……你不在,妈咪都不能好好睡觉。”

    “那我努力回来。”唐惟用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唐诗,那眼里的光让唐诗心尖发颤,他说,“妈咪,不要放弃希望。我一直都在想你的,你也要好好努力,有朝一日把我接回去啊!”

    唐诗再次红了眼眶,“好,妈咪答应你。薄夜对你好吗?”

    唐惟故意说道,“特别好,一日三餐都超级高级!”

    唐诗脸色一变,听见小男生继续说道,“可是我还是想回到你身边,虽然你每天炒出来的饭菜都是糊的。”

    这次唐诗没忍住,眼泪终是大颗大颗滚落下来,她抱着唐惟哭泣,“惟惟……是妈咪对不起你……是妈咪没能力保护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薄夜的孩子呢?为什么不是我一个人的小孩呢,这样我们母子二人的世界不会再有人来打扰。

    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她躲得再远,都会被牵扯回来。薄夜要和她抢小孩,她根本无力反抗。

    唐惟看着自己的妈咪哭了,也有点委屈,“妈咪,不要哭。薄少起码也没虐待我。或许等我长大一点了,我可以和他交涉,我们不是没有余地。”

    瞧瞧,她才五岁大的儿子,在这么拼了命地想要从薄夜身边回到她身边。

    唐诗又觉得,得子如此,何其幸运。

    她笑着摸了摸唐惟的脸,“就知道你嘴甜,和妈咪拉钩,等妈咪渡过难关,就来接你回我们自己家。”

    唐惟笑着伸出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

    唐诗站起来,拍了拍唐惟的肩膀,对他说道,“好了,回去吧。”

    “我还想多和你呆一会呢……”唐惟撇撇嘴,“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干我回去,哼。肯定是嫌弃我是拖油瓶!”

    “谁教你的?”唐诗被他一会说哭一会又逗笑了,“妈咪怕你站在冷风里也着凉。”

    唐惟手指一指唐诗的身后,“我还以为,你跟这个叔叔要发展新关系,就想把我往外推呢!”

    唐诗脸色一僵,回过头去,见到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子站在风中,傍晚夕阳在他眼里渡上一层破碎的橙红,衬得他一双眼睛潋滟而又朦胧。他身形高大挺拔,双手插兜立在那里,脸上挂着要笑不笑的痞气,跟个模特似的气场强大。

    他上前,像是看见了什么稀奇的宝贝似的,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蹲下来——

    “嚯,这是你儿子?”

    唐惟一脸警觉,“你想干什么?刚刚就一直盯着我妈咪的背影看……”

    “臭小子!”长相妖孽的男人直接伸手捏了一把唐惟的脸,“你妈咪背影好看我才看呢。你这么保护你妈咪,你爹地不吃醋?”

    “我没有爹地!”

    一提这个唐惟就更激动,小小的身子上前把唐诗挡住,生怕这个举动轻浮的男人也像刚才那样直接占唐诗的便宜,“你不许对我妈咪做什么!”

    “没有爹地?”混血美男笑了一声,“小王八羔子,老子来做你的便宜老爹怎么样!”

    唐惟吓得全身都抖了,抓着唐诗的手,“妈……妈咪,这人是个变态!”

    唐诗也牵着唐为后退几步,对于这个一直碰巧见面但是又无比陌生的男人抱着防备。看他全身上下尊贵的穿戴,应该也是富二代圈子里的,只是……她怎么没见过?

    转念一想,她都离开那个圈子多久了,没见过也是正常,于是又自嘲地笑笑。

    此时恰逢那个帅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一看到男人和唐诗站在一块,愣了一下,出声问道,“你还没走?”

    又看向唐惟,他啧啧几声,“薄夜的儿子吧?长得真像。”

    旁边的男人听见薄夜这个名字笑了几声,转过脸来,“你是薄夜老婆?”

    还没等唐诗说话他就道,“不对啊,薄夜目前单身……”

    “我是薄夜前妻。”干脆也不想忍了,唐诗冷漠出声,随后转身要走,就正好看见了从车子里走下来的薄夜。

    前有薄夜,后有江歇的弟弟,身边全是曾经圈子里的故人,唐诗一个头两个大。

    薄夜一看唐诗身边那个如同妖孽一般的男人就冷笑一声,“唐诗,你没了男人是不是会死?”

    “你这话问的多有趣啊。”

    唐诗笑得红了眼眶,“我可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么,你亲手把我推进的监狱。”

    薄夜心口一刺,迅速开口嘲讽她,“怎么,事情过去那么久,你还想证明你的清白?你当着儿子的面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像话吗?”

    唐诗死死握紧了手指,“薄夜,我现在觉得你挺可怜的,拼了命在刺伤我,到底是图点什么呢?”

    薄夜脸色一变,就听见唐诗继续道,“没关系,你尽管继续,我现在还会疼,你就该庆幸。等哪天你的冷嘲热讽我都能无所畏惧了,就没人再陪你玩这场狼心狗肺的戏!”

    唐诗牵着唐惟路过薄夜身边,很自动地松开了手。她冲着薄夜笑,却在风中红了眼睛,一张脸美得触目惊心,“薄夜,你可要记住一句话。若有朝一日你发现你对不起我,岁月已无可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