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5章 我跟你走,冲我而来!
    和唐诗有关?

    看了一眼周围,薄夜干脆把唐惟抱起来,小小一个男生被他抱在怀里,就这么抱着进了总裁办公室。

    他讲他放在办公桌上,微微挑了挑眉,冲唐惟眯眼笑了笑,“找你老爹我有什么事情?”

    唐惟抬头直视他,开门见山,“是不是,您下的命令,把我妈咪逼成这样?”

    薄夜的表情僵在脸上,直接愣在那里,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上门,会是这样一幅问罪的态度。

    感觉胸口有什么刺痛感涌起,连带着他的声音都不由自主地压低了,“你是来问我的罪的么?”

    “不是问罪。”唐惟低声道,“只是来替我妈咪要回公道。”

    “公道?”

    薄夜讽刺地笑了笑,“这世界上没有公道,权利和地位就是一切。”

    “爹地,你这样的做法我不是很认同。”唐惟有些激动,小男生连着眼眶都已经红了,“我妈咪和舅舅很努力地在生活,您为什么要这样逼迫他们,如果只是为了我,就请您停止这样无聊的行为!”

    无聊?

    天啊,多可笑啊,他的亲生儿子在指责他的无聊!

    “是唐诗教你这么说的么,嗯?”

    薄夜冷笑着问他,“是不是她特意让你来找我?”

    在薄夜的心里,似乎就已经认定了是唐诗教小孩子这么做的,这样一个女人,真的有资格当一个合格的母亲吗?

    唐惟死死盯着薄夜许久,忽然间笑了笑,那笑似乎透着了然。一个五岁的小孩,竟然能露出这样的笑意。

    许久,他说,“薄少,您不是想要我么?我跟您回薄家,您别再打压我妈咪了。”

    薄夜心头一怔,唐惟又恢复了那种疏离的称呼,不再称呼他爸爸,而是简短的两个字——薄少。

    “别犹豫了,我跟你回去就是了。作为交换,你再也,不要去打扰我妈咪的生活!”

    小孩口中的话字字诛心,如同钢针利刃扎进薄夜的胸口。

    薄夜不得不承认,唐诗无法让他疼痛,可是小小一位唐惟,足够将他伤得鲜血淋漓。

    他眸中的失望那么明显,仿佛是薄夜这位父亲失职了似的。

    抿了抿唇,薄夜淡淡的出声问道,“你确定吗?”

    小男生抬起头来看他,那双漆黑的瞳仁如同一个宇宙绚丽却又寂寞,他说,“对,从今天起。”

    唐惟跟着薄夜下班后,自觉爬上了他们家的车,随后坐在车子里,看着公司离他们远去,薄夜问了一声,“和你妈咪打过招呼吗?”

    唐惟转过头来,淡漠地说着,“没有。”

    薄夜啧了一声,“好歹和你妈咪说一声,不然她以为是我拐了你。”

    “不想让我妈咪知道是我主动交换的。”唐惟低下头去,“你去和妈咪说,别让她伤心了。”

    一个小孩子能有这样玲珑剔透的心思,实在是罕见,薄夜多看了唐惟两眼,随后叹了口气,给唐诗打了个电话。

    唐诗接到薄夜打过来的电话,这个号码她并不陌生,五年前这串数字她熟记于心,哪怕是濒死时分都没有忘却。

    这样一串数字如今再一次出现在她手机屏幕上的时候,心脏开始疯狂跳动,唐诗心尖发着缠,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接起。

    最终还是强忍着恐惧点下了接听,那一刻,薄夜冰冷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就如同是死神在她耳边宣告着一个冷酷无情的事实——

    “唐惟我带走了,从今天起他就是我们薄家的小儿子。”

    唐诗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愤怒地嘶吼,“薄夜,谁允许你带走他的!”

    薄夜抓着手机冷笑,“我为什么不能带走我自己的儿子?”

    “那也是我的儿子!”唐诗眼眶通红,“那我的……命啊……”

    “让我听听我儿子的声音!”唐诗近乎声嘶力竭,“让唐惟跟我说话!”

    薄夜受不了她这副说话的腔调,总觉得她每说一个字,心口就难受上一分,于是将手机递到薄夜的手机,小男孩乖巧地喊了一声,“妈咪。”

    “惟惟……”唐诗有些惊慌失措,“是薄夜带走你的吗?”

    唐惟也很难过,但是忍着难过安慰她,“妈咪,你可以过来看我的,我们就像没有分开一样。”

    “……你决定去薄家享受荣华富贵是不是?”

    唐惟眼圈都跟着红了,“没有的,妈咪,我只是不想看有人欺负你……”

    母子俩这么个说话方式,就好像薄夜是罪大恶极的人一般,强行分开了一对骨肉至亲。

    最终是唐诗明白了唐惟的心思,为自己孩子的选择留下了眼泪,“是妈妈做的不好,是妈妈能力不够,才会让你这样……”

    “妈咪,别难过。”对面的唐惟也隐隐哽咽,“你可以来薄家看我的,薄少没有禁止你的出入……”

    “我明白,等你到了薄家,妈咪马上就上门来找你。”她不能忍受分离,只能接受这样的局面。

    唐诗迅速说完挂断了电话,随后起身,唐奕看着她瘦削的背影喊了一声,“你去哪儿?”

    唐诗忍着眼中的泪水道,“去薄家。”

    薄夜……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放过我的孩子……

    我不想,再也不想被你这样牵制了。

    唐惟是在二十分钟后抵达了薄家的,岑慧秋再一次看见他,心疼地喊了一声,“惟惟。”

    唐惟上前,乖巧地来到岑慧秋面前,“老夫人晚上好。”

    他始终倔强而又固执地不肯改口,似乎不想让最后一些坚持也消失不见。

    薄夜再次重新整理出了一个房间,把唐惟领到房间门口说,“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

    唐惟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后听到楼下保姆传来声音,“大少爷,有女人上门找你们……”

    那些保姆还堵在门口不让唐诗进来,瞧着这女人长得倒是漂亮,只是一进门就说要孩子,也太异想天开了吧?这种女人他们可见了多了!

    唐诗在门口,越过堵着她的保姆,冲里面的薄夜喊了一声,“薄夜,有什么事情,你有本事冲我来!为什么要拿孩子要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