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22章 知遇之恩,涌泉相报。
    唐诗当天回去后就给傅暮终发了一条消息,和他说很抱歉合作可能没有办法开始了,并且隐晦地提到了让他以后不要再借着薄夜的名号来找自己。

    第二天傅暮终收到短信,盯着短信无奈地笑了笑,拨通了给薄夜的电话,“你前妻喊我不要多管闲事了,怎么办?”

    薄夜抓着手机冷笑,怎么办?能怎么办?唐诗既然想和她硬碰硬的,那么就来看看她这份骨气能忍到什么时候!

    挂了电话,薄夜就找人吩咐了下去,随后有人敲门进来,一脸恭敬,“薄少,钱我们已经划到唐小姐的账户上了……”

    “通告下去了吗。”薄夜眯着眼睛,“谁敢找唐诗他们合作,就是找死!”

    “下去了……”秘书还是五年前的秘书,虽然薄夜现在划钱给了唐诗,但他还是不忍……毕竟他是看着他们在一起,又分开,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了,还要你死我活。

    于是斟酌了一下措辞,他道,“薄少……这样对夫人……”

    “夫人?”薄夜冷笑一声,“注意你的措辞,唐诗不是我的夫人。”

    助理默默站在那里,没说话,垂着头,但是并不卑微。

    薄夜的眼神开始变得晦涩不明起来,“林辞,你做了我几年的助理?”

    “五年。”林辞不卑不亢地回答,他能成为薄夜的助理,被薄夜信任和赏识,全是因为唐诗的推荐,若是没有唐诗……他根本不会有今天。

    “我明白你对唐诗的感激,但是林辞,你现在是我的助理,而她……只是我的前妻。”薄夜挑了挑眉,压迫感就这么无形之间泄露了出来,“有些心思,不该动的,你就收回去。”

    “我明白了。”

    林辞再次低下了头,手指死死地攥住身边的衣服。

    他要多久才能看见唐诗和薄夜的美好结局呢……?可能这辈子都无缘了。

    唐小姐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

    林辞退了出去,薄夜看着他把门关上,胸中依然郁结。

    他见不得林辞露出那种心疼唐诗的眼神,哪怕他知道林辞压根不敢对唐诗有什么念头,可是那种眼神还是让他心头一刺。

    林辞的办事能力很强,业务水平可以说是一流水准,这也是当初公司刚上市的时候,唐诗顶着众人的压力推给他的。现如今,林辞果然已经成为了薄夜的得力助手,左臂右膀。他不得不承认,唐诗当年的确算是为他做了一件好事。

    所以林辞哪怕是看在唐诗的面子上,也一样对着薄夜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他知道,唐诗坐牢这几年,林辞明里暗里都提起过几次她,大概是替她不平。

    只是……这样一个女人,凭什么,能够让他的手下都围着她团团转,凭什么?就凭当年的知遇之恩吗?

    薄夜的手指无意识攥成了拳头,他回到办公室的落地窗边,站在高楼上,从上往下鸟瞰看作城市,觉得心头顿生荒凉的失落感。

    五年了,这座城市一成不变,却又瞬息万变。

    薄夜不得不承认,唐诗坐牢这五年,这整整五年,他过得相当乏味枯燥,且寂寞。

    唐诗半夜又做噩梦了。

    从噩梦中惊醒,唐惟很贴心地替她拿了药,尽管小孩子看不懂药瓶上那串生疏的字眼,却也懂得这是能够让自己妈妈好起来的良药。

    唐诗颤抖着从他手里接过药丸,唐惟又很贴心地下床,替她倒了一杯水。

    就着温水把药吞下后,唐诗摸了摸唐惟的脑袋。

    小家伙似乎是很开心自己的老妈能这么依靠自己,所以也贴着她,“妈咪,不要怕,我和舅舅都在。”

    唐诗放在他头顶的手就这么一颤,眼眶都跟着红了,“惟惟,妈妈也不会离开你。”

    唐惟抬起头来,少年有一双澄澈的眼睛,唐诗忽然间就想到了当年与薄夜的初见,校园里那个桀骜的风云校草,穿着一身并不合身的校服,松松垮垮却玩味不羁,在看见她的时候,嘴巴里吹了个口哨。

    那是她和薄夜的第一次见面,少年有着一张俊美妖孽的脸,一双笑起来就会如同钻石般闪烁的眸子——那个时候他的眼里没有那么多深沉的思绪,没有那些城府和防备,也仿佛一片澄澈透明的潭水,带着年轻才会有的张扬和力度。

    唐诗看着唐惟的眼睛,就这么失了神。

    唐惟轻声问道,“妈咪,是不是爹地又……又和你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孩子早熟且心思敏感,唐诗低头去看唐惟小心翼翼的表情,总觉得不忍。

    自己终归不是一个好母亲,让唐惟这么小的年纪就承受了那么多不该有的想法,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呢?

    她嘴巴张了张,还是决定说实话,“你爹地想把你接回家住。”

    唐惟听见这个答案似乎并不意外,冲着唐诗眉眼弯弯地笑笑,“我想,妈咪一定拒绝了对不对?”

    唐诗故作轻松地扯了扯嘴角,事实上,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是啊……你爸爸给了我们好大一笔钱呢。”

    下午钱就到账了,五百万,一分都没少。

    那个时候唐诗看到收款短信,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眼,眼泪就一滴一滴落了下来。

    死去的爱情,毁掉的人生,以及她宝贝的儿子,加起来,薄夜用五百万侮辱她。

    “妈咪,别难受,有钱是件好事啊。”唐惟还在想方设法安慰她,“有了钱我们可以和舅舅去旅游!”

    唐诗连连应下,没有告诉唐惟自己的真实想法。

    薄夜大概不会放手,接下去,很有可能就是在市场上放下狠话。这五百万,只是一个侮辱她的开端罢了。

    她搂紧了唐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深夜里,女人抱着儿子喃喃道,“惟惟,妈咪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

    哪怕有人逼她到绝路,她也不会把自己的儿子交到别人手里。

    如果想抢走唐惟,就先要了她的命再说!

    黑暗中,唐惟睁着一双澄澈的眼睛,似乎是没听懂,又似乎是,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