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13章 对面亲吻,内心烧焚。
    五年前,唐诗和薄夜独处的时候还会紧张,带着小心翼翼的心思,而如今五年后,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她心里除了麻木,什么都不剩下。

    电梯缓缓升上去的时候,薄夜就这么看着唐诗的侧脸,男人有一张精致如画的俊脸,盯着唐诗看的时候,她便察觉到了薄夜滚烫的视线。

    若是换做五年前,他绝对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甚至巴不得唐诗离他远远地,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而现在,他用这种炙热的视线盯住她,就像是狼群的首领盯住了猎物,让唐诗觉得无处可逃。

    叮的一声响,电梯门开了,唐诗率先走出去,身后薄夜看着她细长的身子,沉默了很久,也迈开步子跟上,v2包厢门口,唐诗终于停下了脚步。

    薄夜冲她笑笑,“怎么不进去?”

    唐诗咬了咬牙,伸手推开了包厢的大门。

    她进去的一瞬间,似乎听见周围有人吹了一声口哨,酒气夹杂着烟味扑面而来,唐诗内心虽然不喜,却也没表现出来,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随后就听见沙发上有人大喊,“这妞正点啊!是谁带进来的!”

    薄夜在她背后笑,“怎么,福臻,你想要?”

    唐诗抬头看去的时候,也顺路看见了江歇,他们一帮人窝在沙发上,周围坐满了陪酒的公主,一个个都穿着超短裙露着香肩,场面异常艳丽。

    唐诗站在那里,实在是格格不入。

    福臻倒了一杯酒上去,对着唐诗道,“是老夜带来的吗?小姐姐你好,来喝一杯吗?”

    “喂喂,福臻,你可别作死啊。”

    江歇在福臻背后提醒他,岂料这位祖宗喝多了跟没听见似的,搂着唐诗就在一边坐下了,随后冲薄夜笑眯了眼,“老夜你简直是我的小棉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款的!”

    薄夜的眼神晦暗不明,但是没说话,福臻继续喝酒,还给唐诗插了一块西瓜送到她嘴边。唐诗拧着眉毛犹豫许久还是张嘴吃了,旁边一群人尖叫。

    “哈哈哈!福臻真不要脸!居然凑上去喂人家吃东西!”

    “人家不是还是吃下去了么!福臻,你晚上有戏啊!”

    福臻搂着唐诗笑,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对她说,“小姐姐,玩游戏吗?”

    薄夜在一边看着,捏着酒杯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旁边江歇小声道,“老夜,要不我去和福臻说一下……”

    “不必了。”

    薄夜的声音冰冷如水,似乎毫无波澜。

    只是一个女人,凭什么……凭什么让他如此在意?

    唐诗对着福臻笑了笑,“你就是要和薄夜谈生意的人吗?”

    “咦小姐姐,出来玩别讲什么生意嘛。”

    福臻俊脸一拉,转头看向薄夜,“老夜,你是不是跟人家说了什么,她一开口就是要和我谈生意,好扫兴啊。”

    看来就是这人无疑了。

    唐诗端起酒杯,既然薄夜带她来的目的是陪客户,那么她只需要陪好福臻就行,于是对着所有人笑了笑,“迟到了,我先自罚一杯,待会要是玩什么游戏,别针对我啊。”

    福臻一看就笑了,搂着她让她坐下来,“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唐诗缩在他怀里冲他笑笑,红唇被酒精染得发亮,“是吗?我觉得福公子也很可爱。”

    福臻这个名字她不陌生,五年前没有坐牢的时候,唐诗好歹也是上流社会出名的千金小姐,就经常听见几个圈子里鼎鼎有名的公子哥的名字,福臻就是其中之一。

    据说是隔壁市的,但是家产庞大,所以这个市里面,想和他交个朋友的人不在少数。

    薄夜看着唐诗对着别人笑颜如花的样子,忽然间就生气了一股无名的火。

    当初喊她来陪酒是想羞辱她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自己先被惹怒了。

    江歇在一边看得小心翼翼,“老夜……你没事吧?”

    就算是前妻,也没有人会让自己的前妻去陪别的男人喝酒啊,这样当真是一点情谊也不剩下了。

    可是薄夜死死咬着牙,视线分明锋利凛冽地盯在唐诗身上,嘴巴里却说着,“无所谓,随她去。”

    没错,只要她能帮他搞定福臻,陪酒又怎么了,哪怕她和福臻上床……

    脑子里纷乱的思绪想到一半,周围就又响起一阵欢呼声,他们猛地抬头看去,正好看见福臻和唐诗双唇分离的一幕,下一秒,眼中掠过无数腥风血雨!

    旁边有人在鼓掌,“小姐姐说到做到!佩服佩服!我买账你!”

    “输得起玩得起!就喜欢你这样大胆的!”

    “要不要再来一局呀?”

    江歇一看薄夜的脸,升腾而起的杀气都能把人吓死了,赶紧冲那边喊道,“你们在玩什么!”

    “真心话大冒险,说不出来或者做不到就被指定亲一口。”有人笑着回应道,“要不要一起?”

    被亲一口?

    薄夜蓦地看向唐诗,见她微张的红唇性感妖娆,勾着福臻的脖子靠在他怀里,模样像极了一只妖精,所有男人的视线都在时不时往她身上瞄。

    怒火,就这样毫无抑制地从心底窜起来,薄夜甚至都没去想自己这是怎么了,那一秒他脑子里全是各种疯狂的念头——把唐诗带回家,把唐诗关起来,让她一辈子都不被别的男人碰。

    那是他的所有物,不管是谁碰了,就该死!

    愤怒地看向唐诗的时候,见她正冲自己笑笑,笑起来的时候能令天地失色——

    唐诗有一张艳丽无双的脸,五年前他就知道。可是那个时候他对她厌恶嫌弃,甚至从来不把她放在眼里。只觉得这种妖娆的女人娶回家了就是个花瓶,还特别矫情,根本不如安谧。

    是啊……根本不如安谧,这样一个女人……凭什么,凭什么……

    薄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愤怒,看见她和福臻亲吻的那一刻,他甚至想动手掐住唐诗的脖子——这个贱女人,她竟然敢让别的男人亲她!

    福臻却像是没看见薄夜的表情似的,依旧抱着唐诗,唐诗微微抬了抬下巴,拉出一节纤细优美的颈线,搭着她锁骨上的锁骨链,画面娇艳无比,却又惹人怜惜。

    她好瘦,抱在怀中一定很轻巧。

    于是福臻也这么做了,干脆直接拉着唐诗坐在他的大腿上,唐诗惊呼一声,强忍下心头的羞耻感,漂亮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福臻从背后环住她的腰,轻声问道,“晚上跟我回去吗?”

    唐诗故作淡定将头发绕到耳后去,对着福臻不懂装懂,“福公子这是在逗我玩吗?”

    福臻将脸深埋进她发间,狠狠吸了一口,“我哪儿舍得?你不如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名字……?

    唐诗全身一僵,忽然间就愣在那里不知道作何反应。

    “怎么了?”

    福臻见她脸色惨白,打趣道,“不会是什么可怕的人吧,小姐姐,你别吓我啊。”

    唐诗赶紧收敛了笑容,摇摇晃晃站起来,道了一声,“我有点头晕,去上个厕所,回来告诉你。”

    福臻吹了声口哨,“要我陪你去吗?”

    “不在乎这点儿时间吧。”

    唐诗笑得千娇百媚,“福少在这儿等我就好了。”

    “哎哟!啧啧啧!”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福公子今晚肯定美死了!”

    “不愧是美女,说起话来都这么美!”

    唐诗走进厕所,站在洗手池旁边站稳了,伸手撑住自己的脸,狠狠深呼吸了一口气。

    刚上来喝得有点急,现在她头晕脑胀,脸上带着醉酒后的红晕,撑在洗手台上,不断地吸气呼气。

    福臻问自己的名字……要如何作答?

    我叫唐诗。

    这a市只有一个唐诗,就是五年前的唐家大小姐。

    她要如何面对包间里的所有人?他们又会拿什么样的眼神看她?

    五年之后,唐家大小姐沦落到陪酒卖笑,讨好男人,这多可笑啊,她装出来的清高和坚强都将成为一个笑话。

    唐诗站在那里,大脑里掠过无数念头,甚至有想丢下他们直接逃跑的想法,可是一想到唐惟,她就忍住了。

    薄夜靠近她的时候,唐诗都没反应过来,下一秒被人直接拉进了女厕所的最后一间,门狠狠甩上后,她跌落在薄夜的怀中。

    抬起头来的时候,男人的脸上带着惯有的嘲笑,就这么睨着她,“有本事勾引人家,却没本事告诉他你是谁?”

    唐诗脸色惨白地笑了,“薄少,这里是女厕所。”

    薄夜站在那里,似乎这句话并没有打动他,他锁上了女厕所隔间的门,将唐诗逼到墙角,伸手,狠狠擦过她的红唇。

    口红在他指腹开出一朵红梅,薄夜冷着声音,“和福臻亲了?”

    唐诗低下头去,“游戏规则,不得不服。”

    “只是个游戏,你就这样上赶着和他亲热?”

    薄夜不让她垂下脸,狠狠抬起她的下巴,“唐诗,五年不见,你还真是变本加厉了!”

    唐诗笑了,笑得荒唐,笑得她眼泪汹涌而出,“你凭什么这么指责我!薄夜,把我带来这里的人可不是你自己么!你让我去陪酒,你瞧,我去了呀!”

    薄夜伸手掐住她的脖子,“那我让你去和他上床呢?”

    “那就上啊,反正我在你眼里不就是个玩具么?”唐诗冲他笑得眼眶通红,“你都不在意,我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