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 章节目录 第5章 登堂入室,抢走孩子!
    唐奕把自己妹妹和小侄子送回家后就要回工作室,说是要回去赶稿子,顺路把车子开走了,唐诗把冰箱里的盒饭拿出来给他,“你别太累了啊。”

    唐奕说,“养你是挺累的。我连老婆都还没下文呢。”

    唐诗一把将自己的哥哥关在门外面,身后唐惟在沙发上笑,“舅舅老光棍!”

    唐诗也笑了,“今天玩得开心不开心啊?”

    唐惟点点头,“开心——!!”

    “开心就好,要知道回去……”

    “回去和舅舅说谢谢。”唐惟睁着眼睛,“我明白的,妈咪。”

    唐诗觉得自己能生出这样一个聪明的小孩子简直就是中了五百万彩票!

    收拾了一下屋子刚打算睡觉,门口就响起一阵门铃声。

    唐诗还在擦地板,就喊着唐惟去开门,唐惟跳下沙发,迈着小短腿过去,“是不是舅舅忘带东西了啊……”

    刚打开门,看见对面那张脸的时候,唐惟的表情就一下子变了。

    薄夜也没想到会是他过来开门。他幻想过很多见面的方式,五年不见,或许唐诗会一脸冷漠,或许会满眼陌生,也有可能还是在恨着他,但是他没想过,会是他儿子来开门。

    唐惟一看见薄夜的脸,心里顿时一紧,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把门摔上了。

    草!薄夜生平第一次登门入室,结果被人家直接摔门关在外面!

    还他妈是个小屁孩!

    不过心里想想自己儿子的确挺有自己风范的,又傻逼呵呵欣慰了一把,再一次敲门。

    这个时候听见唐惟的声音传来,“妈妈,外面没人,可能是邻居的恶作剧!”

    薄夜怒了,臭小子从哪里学的睁眼说瞎话!!

    于是他干脆直接一脚踹在门上面,这一次下了唐惟一大跳,他顶着门,看着屋子里的唐诗,“妈咪……门口有个坏人……”

    “怎么了?”唐诗过去一把抱住唐惟,这孩子怎么这幅表情?心里想到他们母子二人过日子或许是会引来不法分子,于是后退几步,唐惟在她怀里死死抱住她。

    “妈咪,别怕,是薄家大少。”

    唐诗的心,倏地一下冷了!

    薄夜怎么会过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唐惟的?他上门……是不是来抢走孩子?

    想得多连着眼眶都跟着红了,唐诗咬咬牙,“小宝放心,妈妈绝对不把你交给坏人。”

    听了这句话,唐惟落在地上,干脆大大方方去开门。薄夜正想踹第二下的时候,就看见门一下子又开了,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屁孩站在那里,皱着眉毛一脸警觉地看着他,“你找我有事吗?”

    嚯!这都直接挑明开头了!看来这孩子什么都知道啊!

    薄夜也冷笑,“怎么,不请你爸爸进去?”

    “我没有爸爸。”唐惟迅速地反击,“这五年都是我妈妈领着我过来的,我没有爸爸。也不需要爸爸。”

    唐诗一听这话眼睛又红了,多懂事的孩子啊!

    薄夜站在门口和唐惟对视,“你不需要爸爸?”

    “薄大少,我妈咪和我一向都安安稳稳,没有犯事儿,您找我们什么事,麻烦立刻告知,说完就请回去吧。”

    唐惟学着其他人喊他薄大少,听在薄夜耳朵里,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这小孩子是不是唐诗教的?教他这样阳奉阴违。

    薄夜怒了,干脆直接进来,看见唐诗站在客厅里,顿时,分离五年所有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

    唐诗看着他的眼里带着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怕和痛,让他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好久不见。”

    他如是说道。

    唐诗没回答,唐惟见拦不住他,干脆跑到自己妈妈身边,拉着她的手说,“妈咪不怕,我们去睡觉吧。”

    母子二人一起转身,打算直接无视薄夜。

    “站住!”

    带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唐诗浑身一颤,连唐惟都察觉到了她的手在颤抖。

    薄夜怒极反笑,“这个小孩的事情,你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

    唐诗看着薄夜,声音发颤,“我都坐了五年牢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坐了五年牢!毁掉了她对他的全部的爱和期待!

    薄夜眯着眼睛,似乎不满意这个反应,“你坐牢是你罪有应得,装什么委屈?”

    唐诗眼眶一红,转过身去,对着薄夜道,“是么?是啊,那你现在过来倒贴我做什么?我这种有前科的女人,还值得你登堂入室?”

    “你当然是不值得。”薄夜上去一把抓住唐惟的手,“但是他值得!”

    唐诗忍着自己不要掉眼泪,可是唐惟竟然出奇的冷静,他就这样看着薄夜,轻声道,“薄大少,请放手。”

    用的是请这种字眼,如同针刺一般扎在薄夜的心口。

    他说,“叫我爸。”

    “我没有爸爸。”

    唐惟抬头,竟然笑了,“我只有一个坐了五年牢的妈妈。”

    那一刻,薄夜承认,他输给了一个孩子。

    唐诗一个字都不用说,可光是唐惟一句话,就叫他万箭穿心。

    五年牢而已,唐诗害死了他的孩子和他的爱人,凭什么现在一脸受害者的模样来质问他?!

    他忽然间就想起五年前唐诗被带走时对他说的话。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

    薄夜心口一紧,下意识去看唐惟,忽然间问出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孩子你是什么时候生的?”

    “还用问吗?当然是监狱里啊。”

    唐诗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眼里只有安谧,你怎么会关心我有没有怀孕?是啊,没准唐惟都不是你的小孩子呢,在你眼里,我可不就是个女表子吗!”

    薄夜大怒,放开唐惟狠狠掐住唐诗的脖子,“五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贱!”

    唐诗用左手去推薄夜,令他震惊的是,她的左手上竟然有着茧子。

    唐诗一直都是用右手的,为什么……

    想到什么事情一般,薄夜伸手就去抓她的右手。唐诗尖叫一声,突然间就情绪激动,“你放开我!”

    唐惟也红了眼睛,“放开我妈咪!”

    袖子被人掀起,露出一截纤细得轻轻一捏就仿佛会被折断的手腕,曾经这双手是唐诗的骄傲,她画设计图纸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她眼里闪闪发光,可是现如今——

    手腕上交错纵横的疤刺进他的眼睛,薄夜终究没忍住震惊,瞳仁狠狠缩了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