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三十章 家书
    “未必呢,湘儿猜是公子的家书哩。”

    牧海摇头道:“柳姐给你的回信。”

    “是么?咯咯,公子敢不敢打个赌?”湘儿美眸闪烁,笑盈盈的凝视着牧海。

    “好,我会怕你?赌多少银子?萍儿作证人。”牧海大手一挥,毫不示弱,反正输给你的银子,我随时能够要回来。

    湘儿剐了牧海一眼,轻摇螓首:“谁要和你赌银子?湘儿的银子早被你全抢去了,哪里还有?我们就赌一顿饭,好不好?”

    “好,我若输了,晚上我就亲自下厨,给你做一顿饭。”牧海毫不犹豫的答应。上前两步,对跑到跟前的信使道:“是不是有给这位漂亮姑娘的信?”

    信使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柳湘儿,片刻前远远看着就觉得这个红裙女子婀娜多姿、窈窕动人,此时近距离细看更是觉得她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妙:白皙红润的脸蛋儿、小巧的瑶鼻、饱满的红唇,尖俏的下巴,特别是那双清澈透亮的美眸,只看一眼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陷进去。

    “喂,大人问你话呢?”伍德远看到信使呆呆的看着柳湘儿,心中不悦,板着脸呵斥。

    “啊?”信使惊醒,急忙语无伦次道,“漂亮,是,是……”

    牧海闻言大乐,对湘儿笑道:“我就说是你的信。”

    “啊,不,不,大人,不是,不是,不是这位小姐的信。”

    牧海笑容瞬时凝固,挥了挥手道:“你一路跑来,辛苦了。这里没你的事儿的,你可以走了,回去休息吧。”

    “啊?不,不辛苦,大人,有事,有事……”

    “唉,没事,没事,你可以走了,你真的可以走了!”牧海连拉带拽,恨不得一脚把这个不识趣的信使踹到西天去。

    信使不明白其中缘故,还是坚持把信掏出来,苦着脸道:“大人,真有事,您的家书。”

    牧海沉着脸不肯接信。

    柳湘儿“咯咯”一笑,伸手替牧海接过家书,对信使嫣然道:“劳烦公差了。家书我家公子已收下,你若无其他事情,就请回去休息吧。”

    信使听着柳湘儿甜美动人的声音,连连点头:“是,是。小的告辞,小的告辞。”转身离开的时候,心中不停嘀咕:小姐人长得俊俏,声音好听,心肠也好,唉,这么一个天仙般的女子却给脾气古怪的大人做婢女,老天真是瞎了眼。

    湘儿仔细检查了一遍封皮,确认无开封过的痕迹后,把信递给牧海,笑道:“公子请阅信。”

    牧海哼了一声,沉着脸拆开信封,拿出信来看。他沉着脸不是因为打赌输了,而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这封家书。

    柳湘儿却是不知道这点,还以为是自己恃宠而骄让公子当众下不来台,心中惴惴,小心翼翼凑过去,柔声说道:“公子别生气,湘儿以后不敢了。”

    牧海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如同猫咪般依偎在身旁的湘儿。此时她贝齿轻咬着饱满水润的樱唇,美眸晶莹闪烁,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一脸乖巧柔顺的表情。

    牧海心中一荡,有如此女子倾心于己,还不知足,怎么能遇到点事情就臭着脸,苦了自己也累及他人!

    当下振奋精神,搂着湘儿纤细柔软的腰肢,笑道:“我骗你的,哈哈,回去吧。车上我们一起看看老爷子的训话。”

    “好啊,公子骗湘儿——哼,我不管,今天公子输了,有证人在,公子不许耍赖。”

    眼见知县大人要回城了,衙役都是心中大喜,终于不用待在这里无聊闲耗了。在城里巡视可以时不时调戏大姑娘、小媳妇,顺手在摊子上拿些瓜果来啃,到哪都有商贩小民逢迎,多么滋润快活。

    牧海将衙役的表情尽收眼中,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当先上了马车。

    萍儿最后一个上马车,弯腰进了车门后,还未站稳,马车突然晃荡了一下,萍儿身体失去平衡,惊呼一声,向前扑倒。

    牧海怕萍儿受伤,急忙伸出双臂将萍儿抱住。萍儿看着瘦,但身上还是有些料的,牧海感受着少女胸前的弹软,不由多摸了两下。

    萍儿感觉到了牧海的小动作,急忙红着脸从他怀里起身,羞赧道:“多谢大人。”

    牧海若无其事的笑嘻嘻道:“谢就不用谢了,只是下次要注意。”

    萍儿刚要点头,就听到牧海接着说道:“下次注意,想投怀送抱要趁湘儿不在的时候,不然我不好配合,这次就算了。”

    萍儿这下羞得头都不敢抬起来。

    湘儿笑嗔道:“都是一县父母官了,还没个正形哩。”

    牧海哈哈一笑,拿出信纸,展开来看:“哦,要正形干嘛?反正也是个傀儡,先享受一段浪荡时光再说。我现在是小猫咬刺猬,无处下嘴啊。”

    湘儿嫣然道:“不是老虎咬刺猬么?”

    “我现在手里无人可用,哪里称得上老虎,分明是只猫啊。”牧海把信纸递给湘儿,“我的美人儿军师,帮我看看这封信该怎么回?”

    湘儿接过信,妩媚的剐了牧海一眼:“我可不是什么军师,别戴高帽子。”

    秦家家主秦延泽的字纵横捭阖、气势恢宏,湘儿不由暗赞一声,对牧海笑道:“虎父无犬子,公子的字想必也是非同凡响,可惜湘儿至今无福得见。”

    牧海脸色微红,尴尬的打了个哈哈。

    读书在荒郊野外任何地方都可以,但练字却不行了。受困于条件所限,牧海的字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孽子无心,临行谆谆之言,未至泗水而先忘。寿春勾栏争锋之事,吾已尽知。为一女子败坏官德,纨绔之举!见信即回,详禀此事。另,长安城有一言风传,使秦家颜面扫地,说予你听——秦家有子,不如女郎!”

    湘儿读完信,笑吟吟的看着牧海,说道:“湘儿原来只听说,某家有女,不输儿郎。公子以往在长安做过什么荒唐无理的事,竟然落下这样的名声。咯咯,秦家有子,不如女郎。”

    “市井流言,不可信,不可信……”牧海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对了,这封信就交给你回了。要尽快写好,明早我要送到驿站。”

    湘儿微微蹙起秀眉,为难道:“我代你回?那字迹……”

    “不是代我回,而是以你的名义回,把老爷子想知道的事情说清楚就行。另外,把泗水城里的情况也说说,多诉诉苦。”

    湘儿俏脸微红,嗔道:“我回个什么,名不正言不顺的。”

    “嘿嘿,我就是要让你名正言顺。”

    湘儿闻言愣了一下,又羞又喜,半天才低若蚊吟的轻嗯一声。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