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二十八章 骄奢
    牧海笑道:“我让你留下来是给湘儿做个伴,不是让你为奴为婢。”

    萍儿心中感动,但却开口劝道:“大人不可如此,日后府上仆人多了,若无身契,怕是会乱。”

    牧海沉吟了一下,道:“你说的也有理,那你算个特例吧。萍儿,李墨把你送来,我不加任何盘问甚至也不要什么身契,都是因为湘儿觉得和你投缘。我相信湘儿,所以,不管你以前和李墨什么关系,我希望以后再也没有了,好吗?”

    萍儿闻言,又急忙下跪道:“大人放心,我绝非李墨细作。被李墨送来实是因为我和李府格格不入。”

    “起来吧。”湘儿把萍儿拉起来,笑道,“若是不信你,又怎么会留你下来。”

    牧海微笑着对萍儿道:“你倒说说,为何格格不入?我对李府有些好奇。”

    湘儿笑嗔道:“先吃饭,待会儿再说。你不吃,我们可都要陪着你挨饿。”

    “好,那就边吃边说。”牧海从床上下来,萍儿将饭食在桌上摆好,湘儿两女都坐上桌一起吃。

    萍儿从未和主家一起吃过饭,略微有些拘谨,喝了一口粥,开口道:“在李府做工,月钱是很丰厚的,但代价太高了,到处都是规矩。我没去过皇宫,但我想可皇宫的规矩也不过如此了吧。有一次我误入了一个花园,坏了谨行的规矩,不仅挨了二十棍,连当月的月钱也全扣除,口食也减半。”

    “哦,什么花园这么要紧?”

    萍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踏进花园两步就被这样惩罚,如果知道了始末,怕是早没命了。李府每月都有女仆无故失踪,想来是看到不该看的,都是被李墨杀了。”

    “哦,每月都有失踪,那李墨家究竟有多少女仆?”牧海道。

    “我也不清楚,但估摸着上千总是有的。”

    “这么多!”牧海和柳湘儿异口同声道。

    牧海看了一眼湘儿,笑道:“咦,湘儿和我倒是心有灵犀啊。”

    湘儿心头一甜,妩媚的剐了牧海一眼,嗔道:“公子就爱说笑,让萍儿继续说哩。”

    萍儿点头,继续道:“一千之数,只多不少,李府的女仆其实……其实也算是李墨的妾室备用人选。”

    牧海闻言一口粥差点喷了出来,诧异道:“一千多个备用?这老匹夫真够狠的。”看了一眼萍儿,道:“你长得也漂亮,怎么没进备选?”

    湘儿粉拳轻锤了一下牧海。

    萍儿脸色一红,道:“大人说笑了,萍儿蒲柳之姿……更何况,想进李墨的妻妾备选,首先要每月考核都是上等才行。”

    “怎么才能考核上等?”

    “只要紧守规矩,就是上等。但规矩实在太多了,我每月都是中等或下等。”

    “哈哈,那你发的月钱肯定也少,怪不得吃的那么瘦。”

    萍儿红着脸道:“大人说笑了。每月考核都是上等,进入备选后,管事会挑其中貌美的女子考察半年,然后再确定能不能做李墨的妾室。李墨坏事做的太多,害怕有人对他不利,所以选妾极为谨慎。”

    牧海夹了一筷子青菜塞进嘴里,道:“这老东西真是怕死啊,对了,李墨有多少妾室?”

    萍儿道:“我听说是一百多个。”

    牧海瞪大眼睛,抓住湘儿的手,笑道:“哈哈,我可远远不如李墨啊。”

    萍儿正色道:“大人此言差矣。不说大人品行远胜李墨,就说女人,李墨虽有妻妾过百,但却无一能够比得上小姐。”

    牧海笑道:“你倒是会说话。唉,你这么机灵的姑娘怎么就考核不能上等呢?”

    “实不相瞒,刚进府,我的考核倒还能多数是上等。但随着入府时间增加,规矩越来越多,越来越无耻……”说到此处,萍儿脸色羞红,“甚至到后来有一条规矩,在和李墨独处时,需要主动脱去衣衫,赤身**。我抵死不守,所以考核多数是下等。听说还有更羞人的规矩,只是我还没接触到。”

    “哈哈,这李墨还真是享受皇帝般的待遇了。”牧海笑道。

    “其实,其实,大人有所不知,李府还有更加无耻的举动,我也是无意间听人谈起的。”

    “哦,什么?”牧海好奇道。

    “卖婴!那些没能成为李墨妻妾的备选女子,都会被送入烟花场所,一方面赚取嫖资,另一方面也能让她们受孕。十月怀胎,卖婴儿。”

    “那些女子心甘情愿?”湘儿惊讶道。

    “人心,人心。”牧海忽然收敛了笑容,寒声道,“那些每月考核上等、守规矩习惯了的女子,只是把这些当做另一个规矩罢了。李墨真是好手段。”

    “大人说的是。她们中的大多数已经被训练成了木偶,只知道服从命令。但也偶有例外,所以这些事情才能偷偷传出些风声。听说,李墨让这些女子怀孕不仅是卖婴儿,也为了取奶水自己饮用。”

    “唉,怕是卖婴还在其次,主要目的是收取女子奶水,玩还是李墨会玩啊。”牧海说话间,忽然心中一动,李墨训练女子的手段如此出色,那么萍儿的心性他肯定是了如指掌。萍儿会不会也是他的一颗棋子?借萍儿之口,把他的作为传达过来,试试这边的态度。

    “萍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消息的?我说的是,卖婴的消息。”牧海皱眉道。

    萍儿歪着头想了一下,沉吟道:“大概半个月吧。”

    牧海缓缓点头,长叹一声,道:“李墨真是厉害。萍儿,你可知你也是李墨的一颗棋子。”

    萍儿闻言脸色煞白,急忙语无伦次道:“我没有,我没有,大人信我,我至今仍是处子之身,我没有,我不是棋子···”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虽无心,但李墨确实是以你为棋子。早在半月前,他就决定把你送给我了。那时候我还在上任的路上,但他已经开始装作无意让你知道一些消息,借你的嘴传达给我,试试我的态度。”牧海淡淡笑道。

    “会么?”萍儿目瞪口呆。

    “你想想,这种消息本是绝密,你没参与其中,你怎么可能得知?参与其中的人都是守口如瓶才对,谁会没事讲给你听。”牧海摇头道。

    湘儿想了想,微微叹息道:“他确实极可能有这份心机。”

    萍儿脸色黯然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的一切竟都在别人算计之中,心中落寞自艾。

    牧海见之不忍,安慰道:“我倒觉得你不该难过,应该开心才是。第一,你没有成为李墨的木偶;第二,你现在还活着;第三,说不定你还可以看到李墨恶贯满盈的一天。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如此多的理由,你该知足高兴起来了吧。”

    萍儿闻言精神微振,连连点头,道:“多谢大人宽慰。”

    “但眼下怎么办?李墨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依旧逍遥法外,可见他的势力之大。公子现在手中无人,该如何自处?”湘儿秀眉微蹙,心事重重。

    牧海搂着湘儿的香肩,笑道:“走一步算一步,眼下就装糊涂呗,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放心吧,小湘儿,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感受到牧海温暖的怀抱,湘儿心中稍稍安定:跟他在一起,连生死都共同经历过,还有什么好怕的?

    “好了,我吃饱了。今天我去泗水巡视,你们要不要同去?”牧海道。

    “可以么?”湘儿闻言喜出望外。她自然是时时刻刻都想和牧海在一起,但害怕对他的名声不利。

    “有什么不行的,你们藏在马车里不出来就好。”县衙没有一个可信任的人,牧海也不放心将湘儿独自放在这里。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