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二十六章 除匪
    牧海举着杯子,笑道:“这些日子辛苦三位大哥了,我有些事情做得不够好,还请三位大哥原谅。我今晚酒已经喝了很多了,周大哥知道的。但我觉得实在是愧对三位大哥,所以,话不多说,我先自罚一杯。”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周业笑道:“牧海兄弟有这份心就好,来,我们三个做哥哥的也有些事情做得不对,自罚两杯。”

    李元辉、李元灿想起了放弃牧海独自逃跑的事情,也觉得自罚两杯是应该的。

    四人又共饮了一轮酒庆祝李元灿劫后余生。

    牧海夹菜尝了一口素鸡,赞叹道:“萍儿的手艺真是好,元辉大哥有福了,当喝一杯。”

    李元辉能讨到萍儿这个清丽的丫鬟,心中喜乐无限,哪里会在意一杯酒,自然酒到杯干。

    周业也跟了一杯,道:“萍儿确实不错,那小脸儿动人的很。”

    “周大哥放心,女人嘛,周大哥喜欢,过两天让她伺候你去。”李元辉大方笑道。

    周业哈哈大笑,饮了一杯,道:“兄弟之间,正该如此。其实,要说明媚靓丽,萍儿虽好,却比不上柳湘儿啊……”

    “是啊,是啊,柳湘儿那长相、身段真是我生平仅见。”李元辉闻言附和,满脸渴望的看着牧海。

    牧海心中冷笑:老子现在不妨与你们虚与委蛇。当下,面显为难之色,道:“不是小弟小气,只是湘儿她性子倔强……”

    “这就是牧海兄弟你不对了,女人嘛,不能惯着。”

    “是啊,是啊,只要兄弟你同意,我们霸王硬上弓,她还能怎么样?哭哭啼啼一番,不还是只能认命,哈哈。”

    牧海咬了咬牙,为难道:“这样吧,我慢慢劝。我想,等她看到萍儿轮流伺候几位大哥后,也会慢慢同意的。”

    “好。”周业大喜过望,蒲扇般的大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牧海笑道:“这事可是真的为难小弟啊,三位大哥想尝鲜的,当自罚三杯。”

    “好,好。”三人纷纷争先恐后的酒杯自斟自饮。

    牧海看着乐而忘形的三人,暗暗冷笑:三位大哥别客气,多喝点,这是你们这辈子最后顿酒了。

    伍德远算好时间来到内宅,他不知道李元灿的房间在哪里,问了守院衙役,他们也都各个摇头。伍德远无奈,只能去主屋找柳湘儿。

    伍德远敲了敲门,里面半天才回话:柳小姐身子不适,不想被打扰。

    伍德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恭声道:“我是奉了大人的命,有要事要办,还请柳小姐行个方便。”

    屋里的人听到是牧海的命令,过来给伍德远开了门。

    伍德远看到开门的柳湘儿眼睛红肿、精神颓靡的样子,心中大惊,道:“柳小姐怎么会这样?”

    柳湘儿避而不答,淡淡道:“他让你来有什么事儿?”

    “大人命我到李元灿房里去,还请柳小姐告知位置。”

    “我不知道!”柳湘儿忽然重重的关上了门,背倚着门嘤嘤哭泣。她本以为牧海是回心转意派伍德远来此道歉的,没想到竟是命令伍德远去李元灿的房间,当下又是伤心又是愤怒。

    伍德远再傻也看出了牧海和柳湘儿闹了别扭,心中焦急,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闹别扭。此时没别的办法,只能再敲门,道:“我要做的事万分紧要,请柳小姐务必带我去!”

    屋内萍儿听伍德远语气急躁,也劝柳湘儿,怕真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伍德远等了一会儿不见回答,心中惶惶:万一因为没及时赶到,蒙汗药药效不够,周、李醒来,计划功亏一篑,那就真的小命不保了!情急之下,咬牙道:“柳小姐,你是大人婢贴身女。你好大的胆子,敢不遵大人命令么?”

    屋内的柳湘儿闻言娇躯一颤,垂泣一会儿,终于还是打开屋门,替伍德远领路。她虽然万分委屈,但依然记得她的承诺: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伍德远心急如焚,一路上不住的催促柳湘儿、萍儿走的快些。

    李元辉在西厢住,从院子的花园绕过转个弯儿就到了。行至屋外,伍德远嘱咐两女在外面等着,自己一人推门进屋。伍德远来时就想好了,若是万一几人还没迷倒,那就谎称政事着急,需要连夜觐见知县。

    伍德远推开屋门,屋中四人已经都歪倒在桌子上了,心中松了一口气,不敢耽搁,急忙拿冷水浇牧海的头,又掐了他人中。一阵忙活,牧海终于悠悠转醒。

    牧海强睁着眼皮,他药酒喝得最少,此时还能勉强提起一点力气,拿出锋利的匕首,在伍德远的搀扶下,一刀一个,将周业三人的咽喉都划破。杀人越利落越好,拖一分,就多一分变故的可能。

    柳湘儿二女好奇屋内情况,偷偷凑过去看,正好看到牧海割破李元辉喉咙的一幕,不由惊呼出声。

    伍德远听到声音吓了一跳,急忙将二女拽进屋来,四周环顾一圈,还好没有惊动其他人。

    柳湘儿看着屋内三具尸体,已然大概猜出了一切,明白了牧海的用心良苦。她想对牧海笑,但眼泪却不争气的又流了出来。

    牧海无力的靠在椅子上,看着掩嘴哭泣的湘儿,笑道:“今晚李元辉和你争吵之事,我已尽知。但周业、李元灿、李元辉都是武功高强之辈,他们歹心起了,就算我压他们一时,也压不了一世,所以就要想办法除掉他们。为了引他们入毂,委屈你了,好湘儿……”

    “没有,是湘儿误会了公子,是湘儿的错,湘儿的错!”湘儿走到牧海身旁,一边用秀帕擦拭牧海头上的冷水,一边摇头落泪。

    牧海觉得脑袋又开始昏沉了起来,得赶紧处理好后事,对伍德远道:“今日之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把他们三个都埋在花园中,只能辛苦你了伍县丞。今后对外就说我派他们三人外出公干了。”

    伍德远点了点头,他是贫苦出身,虽说是五短身材但有力气,埋三个人需要点时间,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牧海想了想,又对萍儿道:“今晚言语中颇多冒犯,还请萍儿姑娘恕罪。为表歉意,你的卖身契我让湘儿还你,以后你自由了——这万香楼的蒙汗药太厉害了,我困的不行了,先睡一下,处理好了叫醒我……”话说完就歪着头沉沉睡去。

    伍德远用床单包着尸体扛出去掩埋,柳湘儿、萍儿二女把牧海抬到床上,让他安睡。

    萍儿看着熟睡的牧海,叹道:“柳小姐果然没看错人。”

    柳湘儿摇了摇头,叹道:“他待我如此,我却误会他了。”

    萍儿笑道:“那更说明小姐的如意郎君神通广大,骗过了所有人。”

    “他确实是神通广大。”柳湘儿轻点螓首,“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对他绝不再有半分怀疑。”

    萍儿叹道:“小姐这样想就对了。”

    “萍儿。”柳湘儿忽然拉着萍儿的手,“别叫我小姐了,以后你就自由了。再说,我哪里是什么小姐,我也只是公子的丫鬟。”

    萍儿摇头笑道:“豪门千金也无柳小姐的风姿气度,再说,大人哪里是把你当丫鬟看的,我看正妻也没这般待遇。嘻嘻,古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现有秦县令一怒杀三仆。”

    “伶牙俐齿,”柳湘儿笑道,“明日你就可以恢复自由,去找你的周幽王了。”

    萍儿轻叹了一口,沉默了一会儿,道:“大人仁慈,给了我自由之身,但我却无处可去。我孤身一人,出去说不准又入虎窟,我还想留在这里,做小姐的婢女。”

    柳湘儿想了想,道:“等公子醒来,你跟他说吧,你也做公子的婢女。”

    萍儿闻言笑嘻嘻道:“萍儿可无福做公子的婢女,公子有小姐伺候,我就伺候小姐。”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