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二十四章 裂
    望江楼之中,丝竹奏乐,歌女貌美身盈,舞姿动人,主宾尽欢,气氛融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跳舞累得香汗淋漓的歌女们沐浴更衣后,又上楼来伺候。在李墨的安排下,两个长相最为甜美的少女一左一右依偎在牧海身侧,莺莺燕燕,频频劝饮。

    牧海喝的面红耳赤,摇摇欲坠。

    李墨看到已经醉的身形不稳的牧海依然不忘记在身侧美女身上揩油,心中暗笑,拉着李耀一起向牧海敬酒道:“大人,我代不懂事的侄子李耀向大人赔罪。”

    “啊,赔罪?哦,李耀这小子啊……”牧海头倚在歌女饱满柔软的酥胸上,大着舌头道,“这小子目无尊上,该打。但看在李员外和……和娟娟的面子上,到此为止吧。”

    “大人酒量似海,胸怀如天,李墨敬大人。”

    “李耀敬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牧海哼哼唧唧,摇头晃脑,想借此来避过这一杯,身旁名叫娟娟的女子眼睛一亮,忽然撒娇道:“既然大人原谅了李公子,为什么不喝了这一杯呢?要不,娟娟喂大人喝。”说完把酒含在小口中,朝牧海缓缓吻来。

    牧海没想到娟娟会来这么一出,心中一惊,暗道:哎呀,老子这出逢场作戏可是玩过头了。

    牧海有了湘儿,又怎么会将这庸脂俗粉看在眼里,更何况她的那半片朱唇不知道有多少人尝过,牧海可不大乐意凑这个热闹。在万香楼由于种种原因和彩衣的春风一度,让牧海至今都后悔不已。

    娟娟的樱唇快贴近牧海脸上时,牧海忽然一个转身,假装弯腰呕吐,脑袋狠狠顶了一下娟娟的下巴。娟娟猝不及防,口中的酒顿时全吞入自己腹中,噎的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牧海装作没看到这一幕,摇摇晃晃的拿起茶杯,道:“李员外敬的酒,我要自己喝,谁想代饮都不行!”当下故意把一杯茶水当做酒,一饮而尽。

    李墨不知道牧海是真的醉的意识模糊了,还是故意以茶当酒,不过他知道牧海今晚喝得不少了,怕再喝下去出事,使了眼色,让所有人都别再敬酒。

    小斯弯腰上前把满桌的酒菜撤去,换上了琳琅满目的甜点。蜜饯青梅、糯米凉糕、酥炸腰果、可可桃仁,色香俱佳。

    正在劝慰娟娟的牧海见状,摇头道:“李员外的甜点虽好,我的五脏庙却是容不下了——娟娟,你多吃点,多吃点下巴就不痛了,真的,你信我。”

    装痛撒娇的娟娟闻言瞪大了美眸——我怎么敢信你?多吃点下巴是不痛了,因为那时候满脑子都被肚子胀占据了。

    李墨闻言哈哈笑道:“大人不吃这些糕点也可,但这牛乳还请大人务必吃一盅。”

    “哦,怎么说?”看到酒壶酒杯都不见了,牧海心中一松,也坐直了身子。

    李墨道:“古人典籍中,孙思邈曾言:牛乳,老人煮食之,大益。我偶然从游牧人口中得知,牛乳酒后吃一盅,有解酒之效。我屡次使用,确实所言不虚。”

    “真的么?我现在头晕的厉害,我来试试。”牧海端起瓷盅喝了一口,又香又甜,笑道:“味道果然极美。”

    李墨饮了一口,道:“煮牛乳的时候,加了蜂蜜,既可以去腥味,又能增加口感。”

    牧海喝完了一盅,赞叹道:“天下饮品无出其右啊。”

    李墨哈哈大笑,连连点头。

    李耀看了牧海一眼,暗道:土包子,那是你没喝过人乳。哦,不对,你小时候喝过,只是你不记得味道了。嘿嘿,你虽是秦家子弟,但享乐却还不如我,你身旁娟娟所产的乳,我就喝过。

    牧海又喝了一盅,看天色已晚,怕湘儿等的心急就起身告辞。李墨让牧海带一些牛乳回去饮用,牧海坚辞不允。

    牛乃是耕作不可缺少之物,牛乳固然好喝,但自己若是上了瘾,与民争利,必然会一步步走入深渊。

    人的**无止境,当事事谨慎。

    周业驾车在长街上缓行,车门开着,周业坐在车架上和牧海说话。

    “大人不收望江楼可以理解,但为何连牛乳也拒不接受呢?初来乍到还是应该和李墨处好关系,一再拒绝别人的盛情反倒不美。”

    牧海坐在黑漆漆的车厢里揉着脑袋,半晌才开口:“换做别物我也就接受了,但牛乳不行。”

    “为何?”

    “耕作之事,无水牛不行。母牛怀胎十一、二月方得幼崽,我等饮食牛乳不是在和幼崽争食么?此举大伤农事。”

    “你所言虽是有些道理,但李墨赠送的牛乳,却没什么干系吧?”

    牧海微微一笑,盯着周业模糊的背影,暗暗道:你和李氏兄弟都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好人,入奢容易入简难,想要维持奢靡的生活,就要损别人之利。你们有什么事儿做不出的?

    牧海没了说话的兴致,周业对牧海的所作所为不悦,一路上也不发一言。

    弯月挂中天时,两人到了县衙内宅,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有争吵声。

    “公子未归,谁也别想把她带走。”湘儿甜美的嗓音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怒意。

    “哼,你也就是个婢女,凶什么凶。以前是个**,现在也高贵不到哪里去!我告诉你,别说这丫头,就是你,我真向牧……公子要,他也会让你伺候我几夜,到时候上了床,我一块儿摆弄你们俩!”李元辉声音中满是淫邪之意。

    “你……无耻!”湘儿气的声音都在颤抖。

    牧海站在门口就能够想象到湘儿娇躯颤抖、柔弱无助的样子,又是怜惜又是愤怒。双拳紧握,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强压着心中怒火,对周业低声道:“我现在进门不好收场。周大哥,你先进去制住李大哥,别让他乱来。我去前衙一趟,待会儿再过来。”

    周业微微点头,拍了拍牧海的肩膀,先进院门去。

    其实周业听到李元辉的一番话,心中不但不生气反而大是舒畅。以前为了遮人耳目,他们三人委身做仆,任劳任怨,甚至李元灿还为此丢了一条手臂。

    现在尘埃落定了,也该享受享受果实了,总不能好处都让牧海这小子占了吧。想到柳湘儿的婀娜风姿、万种风情,忍不住也生出了贪念——什么时候让她伺候自己几天,料想牧海也不敢拒绝。

    牧海向外走去,听到周业在院子里半真半假的训斥李元辉,更是气的钢牙紧咬。

    心爱的女人受气,却不能站出来维护,只能任由李元辉嚣张跋扈,这是男儿的奇耻大辱。

    而且这仅仅只是开始,以后李元辉包括周业肯定会更加肆无忌惮。今天只是争吵,说不准哪天他就敢动手动脚!哪个男人见了湘儿能不动心?

    牧海恨自己无能,手无缚鸡之力,不能保护心爱女子,往前衙走去的路上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闷,越来越堵,忽然“哇”的一声,竟吐出了一口鲜血。

    朦胧的月色下,牧海倚在墙边喘息,嘴角挂着血迹,眼中厉芒闪烁,如同一头择人欲噬的猛兽。

    这口血吐出来让牧海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世事无常,哪能所有事都筹划好了再动手?

    原本牧海是想慢慢找机会除掉周业三人,但现在已经不准备再拖下去了,即使后果可能无法收场,那也顾不得了!

    谁让湘儿流泪,就得让他用血来偿!

    李元辉今夜必须死!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