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二十二章 惩罚
    “伍德远,你和各部官吏去前院将工、刑、吏、税等账册拿来,我要一一翻看询问。内宅缺佣人使唤,衙役出两人替我贴告示招人,其余的配合元辉替我去清理检查内宅。”

    “是。”

    诸人领命,各自散去,县衙衙役本就有帮县令处理内宅琐事的义务,牧海的安排倒也不算以权谋私。

    偌大的大堂只剩大马金刀端坐的牧海和俏立一旁的柳湘儿。

    柳湘儿方才也听到了尤南山临走前的话,蹙着秀眉,悄声道:“尤南山是不是有挑拨之意?”

    牧海摇了摇头,拉湘儿坐在他怀里,闻着湘儿的清幽发香,笑道:“好湘儿,柳姐给你的那一箱子嫁妆都是什么?你家公子现在很是缺钱啊。”

    “公子有意招募健勇?”湘儿漆黑的美眸闪亮了起来。

    “是啊,尤南溪敢铤而走险就是因为有尤家扈从的存在,现在朝纲混乱,地方官手中无兵,必然受制于豪强。我想成为泗水城真正的一城之主,那李墨一家必不可留。”牧海道。

    湘儿闻言大喜,嫣然道:“县尉李耀该是李墨的亲属吧,一路上就他不把公子放在眼里。只是,李墨是泗水城之霸,盘踞多年了,除之不易……”

    牧海在湘儿弹软的翘臀上轻拍了一下,叹道:“湘儿,你也不必激我,易不易我都要除他。这不仅是身为泗水县官的职责,更是身为你男人的职责。”

    柳湘儿闻言花容微变,急忙从牧海身上起来,盈盈下跪道:“湘儿欺瞒公子。”

    牧海哪里舍得湘儿跪在冷冰冰的地上,一把将她拉起来,笑道:“我又没怪过你。”

    “公子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柳湘儿又被拉着坐在了牧海的大腿上。

    牧海环着湘儿的柳腰,笑道:“刚刚才确定的。说起来,我在万香楼说那番为官之道还是抄袭岳父大人的言论呢,一直佩服柳诤大人,没想到竟然有幸做他的女婿。”

    湘儿嗔道:“别贫嘴,快说我哪里露出了马脚?”

    “湘儿的小腿又细又白,小脚也是漂亮的不得了,怎么会有马脚呢?要不回去掀开裙子看看,是不是以前我没注意到——唉,别打,我说,我说。也算不得露出什么破绽,你对泗水城似乎很熟悉,对李墨一家也有莫名的憎恨,再联系到以前的种种,猜出来你是柳诤大人的女儿并不难。其实,在万香楼的时候,心中就有些起疑。你我初见,你对我比对尤南溪等人好太多了。只是当时色迷心窍,还以为是我魅力非凡,没多想……”

    “湘儿若遇不到公子,也绝不委身尤南溪之辈。”湘儿正色道。

    牧海点头道:“这我是信的,柳铮之女岂是非凡之辈?那晚你先后暗讽尤、赵两人,怕是有不成功就身死的决心了。幸好我来的恰是时候,不然世上便少了一个绝世倾城。”

    “也是湘儿幸运。”湘儿美眸中神色温婉如水,柔声道,“上天不仅给了湘儿一个报仇的机会,更是赐予了湘儿一个如意郎君。”

    牧海闻言大乐,笑嘻嘻道:“如意郎君么?知道是如意郎君还不好好珍惜,从寿春出来那几日你为何对我忽冷忽热,从实招来!”

    “还不是怕你始乱终弃。”湘儿轻锤了一下牧海,嘟起红唇撒娇,

    “你连个名分都不给湘儿,湘儿又不争气的慢慢喜欢上了你,心里害怕的紧,只能对你忽冷忽热了。但看到你不畏生死的维护湘儿,湘儿这颗心就没法控制的彻底沦陷了。”

    美人恩重,无以为报。

    牧海听着湘儿柔情款款的话,心中触动,紧紧勒住湘儿的纤腰,笑道:“彻底沦陷了?不怕始乱终弃了?”

    湘儿缓缓摇了摇头,羞声道:“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牧海哈哈大笑,在湘儿雪白修长的脖颈上吻了一口,道:“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妻子。”

    “说的好听。”湘儿嗔了牧海一眼,纤细白嫩的手指在牧海的额头上轻点一下,“现在我也想通了,妾的名分我也不想要了,省的以后争宠,我就做你的贴身丫鬟,天天跟着你。”

    “我准了,让你夜夜承欢。”牧海笑嘻嘻道。

    湘儿轻啐了一口,听到有人语声,急忙红着脸从牧海腿上起来,手忙脚乱的整理裙裾。

    伍德远带着主薄向治和县衙主管工、刑、吏、税等科的小吏一起抱着厚厚的宗卷进了大堂。

    牧海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卷宗,惊得嘴巴大张,暗自后悔:西瓜奶奶的,怎么这么多,早知道老子就不该把话说满。

    伍德远察言观色,善解人意的说道:“卷宗是多了点,大人还是分批次看吧,慢慢来,不着急。”

    牧海犹豫了一下,摆手道:“不行,我要尽快掌握泗水的情况,不能拖,今天必须看完。”

    伍德远深深看了牧海一眼,躬身道:“是。”

    牧海在湘儿的陪同下一一翻阅,宗卷繁多,虽只是粗略浏览也花了大半天时间,甚至午饭也是在大堂上了了对付的。

    天擦黑的时候,终于将一切都梳理了一遍,湘儿将其中要点誊写成册。泗水县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难应付,李墨的家族已经将触手伸向了各个角落,彼此盘根错节,欲牵一发,全身皆动。

    牧海拿着湘儿写好的册子翻看,苦中作乐,笑道:“万事开头难,既然理出了头绪,以后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大人所言极是,”伍德远躬身道,“不知知县大人还有无其他差遣?”言下之意是到了下班时间了。

    牧海暗道:你们中的八成都是李墨的人,我有事也不放心你们来做。挥了挥手,道:“今日大家都辛苦了……”

    “大人,”县尉李耀忽然开口打断道,“今晚戌时,李员外在望江楼设宴为大人接风洗尘,着下官向大人代为传话,希望大人赏光。”

    湘儿闻言秀眉蹙了起来。

    “噢,李员外?”牧海手指轻敲着桌面,扶着额头笑道,“哪个李员外?”

    李耀小眼放光,傲然道:“泗水城只有李墨李老爷才敢称李员外,别人没这个胆量。”

    “李墨,李墨,说来李县尉也是姓李,不知和李员外是何关系?”

    李耀笑道:“不瞒大人,李员外正是李耀族叔。”

    “哦,原来如此啊。”牧海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李墨让你替他传话,嘿嘿,我还以为李墨已经可以随便使唤县衙武职之首的县尉了呢。既然是你族叔,替他传句话倒也无妨···”

    牧海停顿了一下,当诸人以为他话说完的时候,牧海突然狠摔一下惊堂木,道:“李县尉!公堂之上,议事之时,你公然以私废公,替族叔传话,藐视纲纪!本县新官上任,今日不罚你,以后难以服众。伍县丞,李县尉此罪依律该如何责罚?”

    伍德远被牧海突如其来的惊堂木敲得一愣一愣的,一时没顾上回答。

    李耀也是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意识到牧海竟然要罚他,又惊又怒。平日里他嚣张惯了,此时竟脱口而出道:“你敢罚我……”

    牧海顿时被气乐了,老子不敢罚你?!

    “藐视上官,咆哮公堂,刑杖三十,左右衙役速速行刑!”牧海暗道:你看我敢不敢。

    衙役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让他们打李耀,他们不敢,但若是让他们公然违背县令的命令那也是万万不能。

    牧海见衙役不动,笑道:“伍县丞,为衙役者,不遵知县之命,如何处置?”

    伍德远心中一惊,暗道这个县令不会上任第一天就要把县衙的官吏都赶回家吧。急忙躬身道:“我等愚钝,还请大人息怒。”

    牧海倒是想把这些人都赶回家,但现在自己手中无人,把他们解散了,泗水城必然会大乱,后果不是自己能够承担的,需要徐徐图之,对周业道:“你去行刑三十,若是他意图反抗,加倍!”

    “若是他逃跑呢?”

    牧海看了李耀一眼,笑呵呵道:“敢逃出县衙大门,杀之!”

    “得令!”周业躬身领诺,拿起杀威棒,舞了个棒花,赞道,“好木实!”

    李耀也是有些武勇之人,看到周业露的两手,心中明白自己不是敌手,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

    他害怕真的给当场格杀,就算事后族叔替自己报了仇,那也没什么用处了,报仇又不能让死人复活。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