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十九章 死
    牧海推开流着眼泪、小心翼翼替自己擦拭脸上尘土的柳湘儿,捡起地上尤南溪掉落的弯刀,指尖轻轻摩擦银亮刀身,咧着肿痛的嘴,叹道:“唉,若非尤兄来得及时,这把刀就要了我的命了,多谢尤兄。”

    尤南山还礼道:“南山惭愧,姗姗来迟,害的秦公子遭了这许多罪。请秦公子降罪。”

    牧海摇了摇头,道:“我对尤兄只有谢,何敢言罪?这些尤家扈从也只是奉命行事,不知者无罪。”

    尤南山心中一松,他还真怕牧海要牵连尤家所有扈从。这些扈从是尤家的根本,如果是牧海硬要牵连的话,他还真不知道是不是要狠下心除掉牧海。当即正色道:“多谢秦公子宽恕。”

    牧海摆了摆手,又缓步走到尤南溪面前,冷笑道:“至于尤二公子,尤南溪,你知不知罪……”牧海说着话突然将弯刀捅入尤南溪心口,用足了力气,前后贯穿,一击毙命。

    杀人当然是越利落越好。

    以尤南溪的所作所为来说,他必须得死。杀他最好的机会就是在他开口之前,这样想安什么罪名给他都行,他总不会诈尸起来反驳自白吧?

    钢刀入体,尤南溪闷哼一声,来不及任何反应就软倒在地。

    “秦公子你!”尤南山大惊失色,没想到牧海会二话不说就杀了他弟弟。

    若是他有防备,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牧海杀了尤南溪。只要尤南溪低头乖乖认错,牧海现在手中无人必然不敢纠缠着不放。但现在该怎么办?弟弟人已经死了,难道还要冒着灭家的风险除掉牧海替其报仇?

    尤南山深深的看了一眼丢掉钢刀、弯腰咳嗽的牧海,心道:他先感谢救命之恩,大度的宽恕所有扈从的罪过,都是示人以弱,为了放松旁人警惕。然后不给尤南溪说话求饶的机会,果断将其击杀。当木已成舟时,他料定必然不会轻易翻脸。真是好算计!

    尤南山又想起了弟弟看到他到来时,第一反应也是要立时杀了秦家子。不由暗道,斗了几天的两人,最后关头的决断竟是一模一样!

    柳湘儿轻拍牧海的后背,替他顺气,此时她的眼中只有牧海,根本不去理会其他。待到牧海直起腰来,看到他嘴角又有了血迹,湘儿心中一惊,转眼发现地面上也有点点红痕,顿时慌了什么神。

    牧海看到湘儿红肿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惶恐不安,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捏了两下安慰她。转眼对周业道:“李氏兄弟呢?”

    周业道:“元灿左手被斩断,元辉带着他找郎中去了,公子勿忧。倒是公子,你的伤要不要紧?”

    牧海摇了摇头,道:“一时死不了。”牧海第一次杀人,看到鲜血喷涌的震撼场景,心中恶心想吐,但这些却都不敢表露出来。

    “先别管其他了,湘儿先陪公子找大夫吧。”柳湘儿不在乎牧海满身血污尘土,抱着牧海的左臂乞求,语气前所未有的温软。

    “你不必担忧,湘儿,现在还不是时候。”牧海也想赶紧治疗,但尤南山心里想些什么没人知道。现在尤南山是强势地位,牧海当其面杀其弟,总要给个说法的。

    湘儿心思聪敏,立时明白了牧海的担忧,心念电转,看到牧海眉头紧锁,对牧海柔声道:“公子信不信湘儿?”

    牧海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笑道:“我自然是信湘儿的。”

    “谢公子。”湘儿嫣然一笑,灿如春花。她的倾城笑靥极美,让牧海在如此情形下也不禁心中一荡,眼神火热。

    湘儿被牧海灼灼目光看的脸色微红,偏过头去,沉吟一下,对尤南山道:“尤公子,今日之事,结果已经是这样了。尤南溪死了,我家公子伤了。但过程么,秦家老爷子那里却可能听到不同的解释。尤公子以为如何?”

    尤南山看到是柳湘儿这个丫头出面来为牧海擅杀尤南溪开出条件,心中不满,沉声道:“还请柳姑娘指点。”

    “指点倒是不敢,只是湘儿有些想法,不吐不快——尤南溪罔顾国法,意图杀官,所作所为,死不足惜。尤公子深明事理,大义与小亲取舍,自然舍小亲而就大义,不会再顾及兄弟之情……”柳湘儿暗笑:你既然不想听我的意见,我又何必给你好话听。

    尤南山脸沉如水,不置可否。

    柳湘儿嫣然一笑,继续道:“我想,尤公子所忧之事,无非是如何对令尊交代。”

    尤南山看着这个绝艳女子,沉声道:“交代?我该如何交代?说我疏忽大意,没有防备,所以弟弟被你家公子不小心一刀杀了?”

    柳湘儿笑道:“如此倒也是一种说辞,但依湘儿浅见,这般说法有两点不妙:一,令尊会怪罪尤公子粗心大意,致使弟弟身死。二,令尊怕是会刨根问底,问我家公子为何要杀你弟弟。若是把一切查清,秦尤两家势成水火,这也是大大的不妙。”

    牧海看到湘儿负手而立、淡然自若的从容美态,心中喜爱,配合着她演戏,佯怒道:“湘儿你真是糊涂,尤兄于刀口之下,救了我的命,便是顾全大局。他又怎么会让秦、尤两家势成水火呢?”

    湘儿闻言妩媚的剐了牧海一眼,转头对着尤南山道歉道:“湘儿愚钝,还请尤公子见谅。”

    尤南山看着柳湘儿和牧海一唱一和,心中敞亮。眼下为了顾全大局,确实不能杀了秦家子,如何说辞,却是要听两人指教了。当下,对柳湘儿作揖,正色道:“还请柳姑娘指点妙计。”

    柳湘儿眼见尤南山这次是真心实意想听自己的说法了,笑道:“我小小侍女能有什么妙计,都是我家公子的意思——如我开始所言,尤南溪死了,我家公子伤了,这是结果,没人能更改。但我家公子因何而伤,尤南溪因何而死,死于何人之手,这却是在场的人才知道的事儿。”

    “如何说辞,只要我们统一口径,别人还能不信么?寿春城里的人都是知道尤南溪和我家公子虽然略有矛盾,但第二日尤南山已经带着兄弟道歉请罪,自然是一笑泯恩仇。”

    “而且,尤南山和尤南溪心忧道路崎岖,护送我家公子去泗水。涡口山此处也确实多有匪患,我家公子遇袭受伤,尤南溪不幸战死,唉,天妒英才,尤南溪却是命薄了些……”

    尤南山明白柳湘儿的意思,但怕尤家扈从中有老爷子的亲信,万一泄露真相,自己少不了要吃些苦头,一脸为难之色。

    柳湘儿善解人意的笑道:“尤公子怕有人口风不紧?我看不会,此时在场之人大多都参与围攻我家公子,若是此事泄露……”美眸缓缓掠过众人身影,语气转冷,“咯咯,流刑千里之罪谁都逃不了哩!”

    扈从闻言尽皆下跪,齐声道:“我等必严守秘密!”

    湘儿把道理都给说透了,该轮到自己出场了。牧海咳嗽了一声,笑道:“此时犹记得《唐书》中,李承乾造反被废之时,质疑太宗皇帝的一句话:吾若为父皇独子,安会心忧兄弟争储!”

    尤南山终于脸色一变,拱手道:“南溪既战死,心忧无益矣。此时当务之急是速带秦公子寻名医,还请秦公子上马车。”

    “好说,好说。”

    牧海哈哈大笑,心石落地,顿时感觉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痛的无法忍受,在湘儿的搀扶下艰难爬上马车。周业坐在车架上,充当车夫,驾着马车稳稳而行。

    车内,湘儿用秀帕蘸了水,小心翼翼的擦拭牧海伤口上的尘土,忽然想起一事,皱着秀眉的眉,柔声道:“公子,湘儿也读《唐书》,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你说的那段?”

    牧海吃痛,捉住湘儿的手不让她再擦下去,弯下腰挤入湘儿怀中,闻着她的幽幽体香,笑道:“嘿嘿,你没看到实属正常。我是替李承乾说出了他没来得及说的话,只是,史学大家可能不会认同我的良苦用心。”

    湘儿红着脸把牧海脑袋上的碎草屑捡掉,替他温柔的轻捏太阳穴,笑道:“咯咯,史学家认同不认同不要紧,只要尤南山信了就行。”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尤南山或许不会有杀兄弟之心,但未必不会担忧兄弟争权。”牧海道。

    柳湘儿道:“兄弟阋墙之事历来不鲜,尤南溪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尤南山不会不知道。”

    “是啊,要不然我岂能有命活下去。”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