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十八章 兄弟
    为首的高挑男子面沉如水,一直挥鞭催马,毫不吝惜马力。一行人所过之处,一溜儿尘烟蜿蜒随行。

    四处寻觅郎中的周业三人从林中出来,恰好和马队相遇,周业心忧李元灿伤势,压着脾气,不敢与人争锋,主动靠边儿让行。

    但那高挑男子却在三人面前勒住胯下骏马,向周业拱手道:“在下尤南山,敢问壮士可曾看到有百人规模的车马行人路过此地?”

    周业闻言面色微变,脱口而出道:“你叫尤南山?”

    “不错,在下正是尤南山,壮士尚未回答我的问题呢。”尤南山皱眉道。

    周业不知高挑男子为何也叫尤南山,也不管他是何目的,此时不愿多惹事非,摇头道:“没见过,我还有急事,告辞。”

    “慢着!”尤南山挥了挥马鞭,扈从会意,把周业三人围了起来,“我看壮士刚才所言之意是听过我的名字,还请壮士解释一二。”

    周业面色不悦,盯着尤南山道:“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同名,所以有些惊讶,别的倒没什么。我看兄台也是急于赶路之人,我兄弟也正好有伤在身,所以,还请给彼此方便。”

    “同名?”尤南山皱眉思索,忽然道,“你还认识尤南溪是不是?”

    “不认识。”周业心中一惊,断然摇头道,“我还要赶路。”

    尤南山双目炯炯,盯着周业正色道:“我弟弟尤南溪胆大妄为,此时或许在做无可挽回的错事,我急于去阻止,若是壮士见过他,还请告知行踪。”

    周业旬月以来在冀北和淮西连续两次因背叛吃了大亏,此时哪里还敢再信任别人。他不知道尤南山所说的话是真是假,谨慎起见,摇头道:“我真的没见过什么尤南溪。”

    尤南山皱眉道:“真的?”

    周业道:“千真万确,我和兄台往日并无冤仇,如果见过尤南溪又岂会隐瞒不告?江湖之人路见不平尚且拔刀相助,举手之劳若是能帮,我岂会吝啬?”

    尤南山大失所望,摆了摆手,示意扈从放行。

    周业眼见骗过尤南山,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慢慢催马前行。李元辉眼中闪过不忍之色,周业这一番谎言将牧海最后一线生机也断绝了。

    好不容易有了线索,却忽然又断掉,尤南山焦急不已,连忙催马赶路,和周业三人错身而过时,尤南山忽然眼中一亮,道:“慢着。”

    周业心中一跳,道:“兄台还有何事?”

    “你撒谎!”尤南山冷冷凝视周业,大怒道,“你见过尤南溪!快说,尤南溪在哪?”

    周业不知哪里露出了破绽,强自镇定道:“我说过了,我没见过什么尤南溪,兄台不要咄咄逼人!”

    尤南山冷笑道:“你马鞍上有我尤家的标志,你怎么解释?”

    周业刚要开口辩解,尤南山就摆手道:“不必解释,我没空听你胡言,要么你告诉我尤南溪在哪,要么我以杀人越货、隐瞒不报之罪将你们立时击杀!”

    尤家扈从闻言齐齐拔出马刀,白花花的一片,冷芒闪耀,杀气逼人。

    周业所乘马匹是突围时抢来的,没想到破绽会出在这里,心中暗骂倒霉。但此时也无法可想了,尤南山眼中已是杀机大盛,他怕再撒谎会窝囊的死这荒山野岭,只得老老实实道:“我带你们去找尤南溪,不过,我有个条件。”

    尤南山不耐烦道:“快说。”

    “让元辉带着我受伤的兄弟去找郎中。”

    “好,我答应你。事不宜迟,别再啰嗦了,我们即刻上路。”

    周业顾及到自己的性命,不敢出工不出力,尤南溪的人品他见识过了,又怎么会对他的亲生哥哥有什么好感,万一误了他的事儿,不难想象到尤南山翻脸比不认人的场景。

    周业快马加鞭带着尤南山一行人来到刚才激战之地。

    尤家扈从已经将战死同伴的遗体归拢,伤员也都包扎完毕,此刻正因没抓到周业三人而懊恼不已,看到他竟主动送上门来,大喜不已,立时抄起兵器,一拥而上。

    但当他们冲上前时,却看到周业毫不惊慌的勒马伫立,任他们好整以暇的团团围住,甚至周业嘴角还挂着一丝嘲弄的冷笑。

    杀了我们的兄弟,还敢来充大爷?尤家扈从大怒,长矛短刀纷纷抡起,要把周业捅成马蜂窝。

    “住手!”一声大喝忽然传来,尤家扈从闻声望去,只见大公子满脸铁青的伫立在不远处的树荫里。心中大惊,纷纷伏地跪拜。

    尤南山看到这般场景,哪能还不知道尤南溪已然动手了,惊怒交加,对扮作山贼的尤家扈从叱道:“快滚起来,带我去见尤南溪!”

    密林小道。

    几轮摧残下来,牧海已是衣衫褴褛,遍体伤痕,脸蛋儿更是被打得青一块肿一块的,活似猪头。不过好在扈从得了尤南溪的暗示,打得颇有分寸,只让牧海皮肉受痛,内脏却无损。

    “说话!”尤南溪猛踹牧海的屁股,又一次厉声质问。

    开始时尤南溪是问牧海“答不答应条件”,牧海一直挨打,脾气渐渐的上来了,不仅不答应,连话都不说了。所以,尤南溪的要求就从让牧海答应,降低成了先让牧海开口说话。

    但牧海却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怎么受苦都不开口。尤南溪又没胆量真的杀了牧海,故而,到了最后先沉不住气的人倒是尤南溪了。

    牧海被尤南溪踹了一脚,嘴巴又啃了些尘土,吧唧吧唧嘴,暗骂了一句生儿子没屁眼,扭头不屑的瞥了尤南溪一眼。

    牧海的这个眼神终于让激怒已久的尤南溪彻底暴走了:你抢了我心爱的女人,当众羞辱我也就罢了!我他娘的忍了!如今你是我的阶下囚了,你他娘的竟然还比我嚣张!草啊!仗着你家世好么?好!好!我送你去阎罗殿,看你秦家在那边家世如何!

    当下不再考虑利害,抽出扈从腰间弯刀朝牧海身上砍去。

    牧海没想到尤南溪会被自己气的神志不清——西瓜奶奶,挨打的是老子,你他娘的怎么先气坏了!但此时也不敢多想,急忙勉力挣扎身子,滚动躲闪尤南溪的弯刀。

    尤南溪一刀没中,又恼又羞,怒火更甚,这下更是非要砍死牧海不可。

    生死关头激发出了牧海十二分的本事,在地上爬来爬去,东躲西闪,让尤南溪怎么都砍他不中。

    “——孽畜住手!”牧海在地上摸爬滚打小半柱香功夫,尤南山终于骑马赶来了。

    尤南山远远看到尤南溪的举动,又惊又怒,情急之下,拿起马鞭向他扔去。尤南山骑术还算了得,但投掷暗器的手法却是拙劣的很,尤南溪毫无防备,他却掷不中。

    不过,尤南溪虽然没被马鞭砸中,但却下意识的抬头去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向他丢暗器。

    牧海不知道来人是谁,但知道他有了一线生,。趁着尤南溪发愣,急忙连滚带爬的离尤南溪远一点。

    马车上垂泪的柳湘儿也意识到了事情出现了转机,急忙丢掉银妆刀,不顾仪表的从马车上跳下来,去扶牧海。

    此前,她不敢从马车上下来,是因为一切都在尤南溪的掌控中。她害怕落入尤南溪手中,来不及自杀丢了贞节,不能以清白之躯赴死。眼下,情况自然是不同了。

    尤南溪看到飞驰而来是尤南山,心中瞬时有了决断,钢牙紧咬,冲着牧海再挥屠刀——只要立时杀掉这个秦家子,人死不能复生,大哥也只能自己帮忙隐瞒事实了。

    但是此时再动手却是晚了,尤南山的扈从自马背上飞身而下,挡在了牧海身前,尤南溪不是他的对手,苦攻无果。

    在尤家扈从眼里,二公子的地位自然是比不上大公子。大公子在此,二公子带来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尤南山瞬间掌控了局面,下令将尤南溪绑起来后,对牧海作揖道:“秦公子,我已将尤南溪缉拿,还请公子发落。”又回头对参与此事的扈从道:“你们袭击朝廷命官,罪无可恕,还不速求秦公子赐罪!”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