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十七章 斗狠
    “你如果真的贪生怕死,想谈条件,”尤南溪凝视着牧海,讥讽道“先从我的胯下爬三圈。”尤南溪要尽可能的抹黑牧海在柳湘儿心中的形象,这样得到柳湘儿后才更容易征服她。

    柳湘儿恨恨的看了尤南溪一眼,又神色复杂的凝视牧海,红唇翕动,想说什么,犹豫再三,却终究没有开口。

    牧海面无表情的和尤南溪对视,锐利的眼神直透人心:被周业等人逼着放弃尊严后,牧海早已把面子问题看开了。逼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受辱,但这不代表他对受辱没有芥蒂。

    如果今天当着湘儿的面在尤南溪胯下爬三圈,那么他以后都别想在湘儿面前抬起头做人了。更何况,尤南溪想和牧海谈条件,爬不爬这三圈都是要谈的。

    牧海突然笑道:“如果这是你要谈的条件,那么不用谈了。嘿嘿,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尤南溪你胆大包天,敢擅杀朝廷命官,你以为能有什么好下场?”

    “我告诉你,朝廷也好,秦家也罢都会让你付出代价,尤南溪,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不对,是等着你全家!”

    柳湘儿闻言大松了一口气。牧海怎么说都是她的男人,如果让她看着自己的男人为了求生在别人胯下像狗一样爬来爬去,那么,她宁愿挖去她那双被无数女子羡慕的美眸。

    尤南溪冷冷道:“你真的想死!”

    “花花世界如此有趣,我当然不想死。我想活,不过是以人的身份活,而不是狗!”牧海说完,转头看了湘儿一眼,柔声道,“我如此选择置湘儿于险地,你怪不怪我?”

    湘儿美眸亮晶晶,温柔如水,摇头道:“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卸甲,宁无一个是男儿!湘儿愿今生无此恨。”

    “哈哈,说得好,男儿宁战死,不跪降!我是不会打仗的,战死是不可能,只能坐着死了。尤南溪,你要钱还是要其他的,都可以谈。如果你执意要我的命,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来日,咱们奈何桥上再斗一斗吧。”牧海哈哈大笑。

    柳湘儿看到公子临危不惧的洒脱姿态,心中柔情涌动,鼓起勇气伸出柔荑主动握住他的大手。

    尤南溪神色变幻,沉吟许久,终于叹了一口气道:“好,看在湘儿的面子上,就免了你这三圈。你若想我饶你,答应我两个条件:一,我手中有一份文卷,你在上面签字画押;二,湘儿归我。”

    牧海看了湘儿一眼,道:“第二个条件换一换,湘儿是我的,这个不在交易之列。除此之外,别的都能谈,泗水县令给你都行。”

    尤南溪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一个字都不换!”

    “那就没得谈了。”牧海耸了耸肩。

    “秦建宗,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牧海心知今日之事很难善了:自己不愿意放弃湘儿,尤南溪此来的目的也是湘儿。

    狭路相逢勇者胜,纨绔相逢……那就只能比谁更狠了!

    牧海的筹码是尤南溪不敢杀他,但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就看谁先顶不住压力让步了。

    牧海知道恐怕马上就会被打的鼻青脸肿,想先在湘儿水润饱满的红唇上亲吻一口,汲取点温暖,但考虑到这两日湘儿对自己的态度,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牧海跳下车来,目光坚毅的看着尤南溪,道:“湘儿是我的女人,在我心中,重逾生命。宁我死,不辱她!不换条件,那就不用谈了。”

    湘儿听到牧海铿锵有力的话语,心神颤抖。

    此时生死关头,他说的话必然是再无虚假。也是在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这几日她模模糊糊抓不到,却又实实在在存在心中的那份顾虑是什么了。

    尤南溪闻言脸色大变,怒不可遏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怎么样你!他娘的,好,好,给我打,往死里打,打到他答应为止。”

    扈从得令,狞笑着将牧海放倒在地,一个个使出沙包大的拳头,雨点般砸向牧海身上。

    扈从都是身怀武艺之辈,出手何其重也!没几下就打得牧海鼻青脸肿,唇破血流。

    尤南山看打得差不多了,使眼色让扈从退开。

    “你答应不答应?”尤南溪上前踹了一脚瘫倒在地上的牧海,厉声质问。

    牧海唯一赢的机会就是对自己狠!狠到让尤南溪害怕!这还只是开胃小菜,他自然不会屈服。

    当下将一口血痰啐向尤南溪,咧嘴道:“老子不答应!”

    尤南山冷笑着挥了挥手,扈从上前又是一顿猛打。

    柳湘儿别过头去,不忍再看牧海的惨状。她心中喜欢牧海,这几日却对他冷淡排斥,全是因为她害怕牧海只是贪图她美貌,将来会因利害关系对她始乱终弃。

    她父亲勤政爱民、待人和善,最后含冤而死时,却没人敢出头说话。这让柳湘儿心中从此结下了厚厚的坚冰,对世间所有人都有了一层防备。

    她接近牧海就是为了父仇,若是心中没有喜欢他之意,那自然可以毫无顾忌的对他曲意逢迎。但喜欢上了他之后,再亲近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和害怕。

    柳湘儿害怕自己越陷越深,害怕深爱之人会让自己失望,害怕在利益面前会他放弃自己,害怕世间所有情都是假的。

    此刻,看到牧海舍生忘死的所作所为,柳湘儿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自己为报父仇,愿意受尽万苦,父女亲情自然不是假的。那为何就不相信男女之爱是真的呢?

    柳湘儿美眸紧闭,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脸颊滑落,流入心田,彻底化开了她心中堆积多年的寒冰。

    真后悔这几日没有放开心怀和他甜蜜恩爱,好好伺候他。如今怕再也找不到机会了吧。

    柳湘儿摸出坐垫下的银妆刀,恋恋不舍的看了牧海一眼,希望,希望有来世吧……

    柳湘儿明白牧、尤两人互不退让的症结所在,她比牧海更了解尤南溪,这样下去,牧海必死无疑!

    柳湘儿知道只有自己死才能换来牧海一线生机。父仇能不能报,她一时也顾不上了,现在她只想让自己的男人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求收藏。)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