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十五章 算计
    第二日,牧海和柳湘儿在马车中一路都在并肩翻阅水利书籍。虽然没有什么亲密举动,但两人同心同力做一件事却有一种别样的甜蜜乐趣。晚上客栈休息之时,依旧是牧海读书,湘儿在一旁端茶递水,红袖剪烛。

    第三日,一行人行走如常,但到了涡口山脚时,却发现前方密林处有些异样。

    尤南山和尤南溪商议后,策马来到车旁,对牧海道:“秦公子,前方有些人马依山盘踞,怕是来者不善。我等先在此处稍停,让南溪带人过去交涉。秦公子,你看如何?”

    牧海推开车门,看到前方密林处人头攒动,心道:尤南山所言倒是老成之举,谨慎点最好。老子虽是不知兵事,但也明白万一被人在山林中埋伏了,成为瓮中之鳖,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那就有劳尤二公子了。”牧海笑道。

    尤南溪抱拳答应,带了二十余骑,提枪垮刀,往山林处奔腾而去。牧海眯眼看着一行人马疾驰掀起的烟尘,微笑不语。

    “秦公子大可放心,南溪必然不负所托。”尤南山骑在马上,扬起马鞭笑道。

    尤南溪赶到密林入口,叫匪首出来面谈,双方比手画脚的谈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尤二公子最近火大,无处发泄,谈到一半,竟然拔出马刀,率队朝着山贼冲过去砍杀。

    尤南山见状,尴尬笑道:“南溪还是性子爆了些,不过,他敢杀过去,应当是他有信心剿灭那些山贼。”

    牧海看着尤南溪率队追杀山贼,越追越远,笑道:“没想到尤二公子还是个文武双全之才。哈哈,要不是怕死,我也想跨马持刀,纵横沙场逞一逞威风。”

    柳湘儿闻言嗔怪的白了牧海一眼,无意间的风情却让尤南山心神迷醉,急忙别过头去,不敢多看:“秦公子千金之体,怎么能和瓦罐磕磕碰碰?”

    “哈哈,瓦罐?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战场之上确实是人命如草芥。自古以来文人墨客都有跃马扬鞭,平定天下的志向,只是大多都像我一样贪生怕死,志向也只是说说罢了。”牧海道。

    尤南山微微一愣,没想到牧海会说出这一番话,道:“秦公子所言极是,我等惭愧不已。”

    “哈哈,我也就是长了一张嘴。”

    等了一炷香功夫,尤南溪和他带领的二十余骑没了踪影,山贼倒是从前方呐喊着杀了过来。

    牧海看到山贼杀气腾腾疾驰而来,惊得目瞪口呆,恨不得破口大骂:尤南溪大马金刀拽得不行难道他竟是个脓包笨蛋?还是说,他有意放水,借刀杀人?

    尤南山也没料到会是这般情形,手中虽然还有些扈从,但人数显然不如对方多,慌了神,颤声道:“秦公子,你看如何是好?”

    牧海瞥了尤南山一眼,暗道:老子又没带过兵,要是以多欺少、恃强凌弱还行,现在兵马没别人多,我能怎么办?

    周业倒是怡然不惧,大步上前,冲尤南山抱拳道:“尤公子把人马留下助我断后,你和公子先行撤离。”

    车夫是周业他们的人,尤南山没了兵马必然不可能威胁到牧海的人身安全。没了后顾之忧,周业可以放心的解决这些山贼。

    尤南山和牧海对视一眼,两个不想亲临战场的人意见出奇的一致,都觉得此计可行。

    当下,尤南山连场面话都顾不上说,骑马掉头就跑,车夫驾着车紧跟在后面,狼狈逃窜。

    尤南山虽是惊慌逃跑,倒也不忘嘱咐车夫紧跟着他别掉队。一骑一车沿着荒野阡陌拼命跑了半刻钟,在尤南山的指引下,拐进了一条树林阴郁的隐秘小道。

    周业从小习武,又亡命江湖多年,眼下手中有不少兵马,自然不会畏惧小股山贼。吩咐兵士摆开阵势,自己和李氏兄弟居中守阵,严待寇敌。

    山贼气势汹汹的奔腾而来,大地晃动,沙尘漫天。

    “杀!”

    周业大吼一声,拔刀如电,势如急风,双足点地飞身而起,瞬间斩杀一人。李元灿、李元辉兄弟二人也不遑多让,两三招之内就放倒对手。

    山贼没料到周业如此雄武,大意之下吃了暗亏,此时再不敢掉以轻心,五人一起向周业抢攻。

    “来得好!”周业哈哈大笑,不惧反喜。

    当下斜挥长刀,架住了迎面三人的兵刃,顺势一带,将三人逼退,又斜跨两步,躲开了侧面刺过来的两刀。

    “该我了。”周业化解五人合力一击,得势不饶人,大刀猛挥,直取面前山贼要害。最近之人躲闪不及,被长刀开膛破肚,花白肠子流出,掉落一地。

    五个匪徒损失一人倒也没有惊慌失措,四人结成阵势,又抢攻而来。

    “周兄,我来助你。”身后一个尤南山的扈从凑上前道。

    “好……”周业话刚说出口,突然感觉后腰一凉,心中大惊,急忙收刀向左侧跳了两步。伸手一摸,后腰处尽是鲜血。扭头一看,刚才说话的那个尤家扈从正手握带血的匕首,满脸狞笑。

    周业大怒,正欲击杀此人,忽然听到李氏兄弟愤声怒吼,他们也遭了暗算!

    周业咬牙冷静下来,四顾查看,此时山贼和尤南山带来的扈从竟隐隐成合围之势,将周业三人困在了中央。

    周业又惊又怒,知道着了贼人的道,但明白现在不是报仇之时,伸手从袍子上扯下一条布,缠在腰间伤处,冲李氏兄弟大喊道:“元灿、元辉,旁人皆不可信,速速突围!”

    李氏兄弟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对周业深信不疑。当下兄弟合力,向外冲去,无论谁挡在前面都尽皆斩杀。

    周业三人虽都是武艺卓绝之辈,但身受重伤,在近百人围困中杀出一条血路也是极为艰难。三人都冲杀出来时,已经是遍体鳞伤,满身血迹,最惨的李元灿左手都被齐腕斩去。若非李元辉见机快,以死相救,李元灿怕是连命都难以保住。

    三人夺了马匹,狼狈不堪的顺着小道逃窜。跑了大约两柱香功夫,跃马跳入一处竹林环绕的隐蔽之所,身后没有追兵赶来,三人下马安歇。

    周业扯下身上布条,蘸了蘸血,增加其韧性,然后紧紧勒住李元灿的断臂,防止他失血过多而亡。

    李元辉看着昏迷不醒的弟弟,愤恨交集,咬牙切齿道:“周兄,这是怎么回事?”

    周业摇了摇头,腾出手包扎自己身上的伤口,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被算计了,是谁的主意就不知道了,此时恐怕牧海那小子也是凶多吉少了。”

    “那怎么办?他身份特殊,要不要救他?”李元辉道。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