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九章 谜题
    “没事。”牧海摆了摆手,“我不把脸当回事的。”心中补了一句:从你逼我把那口血吐出来后,我就当自己没脸了。

    程述在一旁不动声色的观察牧海,看的越细,心中越怕,暗自寻思道:要尽早动身西去关中了,没有些把柄握在手里,以后怕是制约不了这小子。

    尤南溪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有意无意的瞥了牧海一眼后,摇扇笑道:“还请湘儿姑娘出题。”

    柳湘儿收拾情绪,嫣然笑道:“湘儿失礼,还请诸位海涵——嗯,我所出的第一题嘛,是个字谜。每人一题,答对者过关,错了的话,还请原谅湘儿无礼。”

    台下众人纷纷叫好,摩拳擦掌,看热闹看的飞起。

    牧海抿了一口酒,装模作样的摇了两下折扇,笑道:“不知湘儿想要先考谁?”

    柳湘儿沉吟道:“这第一个字谜,不如先从赵员外开始吧?”

    赵家贵哈哈大笑,抚掌道:“好,湘儿姑娘所言,赵某无不遵从。”

    “赵员外是寿春城首富,家财无算。绫罗绸缎、山珍海味自然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员外麾下的佣户每日所求之事也不过是丰衣足食吧。我的谜面就是‘丰衣足食’四字。”

    牧海略微思索,暗道:丰衣足食,丰衣足食,这是拆字谜,谜底是裕字,没多大难度,难道这丫头就这点能耐?

    程述闻言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柳湘儿,暗竖大拇指。

    前几日,赵家贵府外有佣户闹事,他们喊得口号便是丰衣足食,这些人后来都被赵家贵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了。自此之后,没人敢在赵家贵面前提起丰衣足食四个字。

    尤南溪轻笑一声,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这女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赵家贵眯眼看着柳湘儿,装作没明白柳湘儿的意思,似弥勒佛般呵呵笑道:“丰衣足食,哈哈,富裕的裕字——湘儿姑娘以为如何?”

    柳湘儿微微欠身,笑道:“赵员外明察秋毫,所言极是。”轻移莲步,皱眉思索一下,道:“第二题嘛,不如让尤公子来答,公子意下如何?”

    尤南溪笑道:“一切依姑娘所言。”

    柳湘儿点了点头,玉手轻拍一下,笑道:“有了,听说尤公子体恤民情,命人在城北山脚打了一口井,我这谜面就叫空山有口井。”

    程述思索了一阵,暗叹这丫头也不怕惹事,才招惹赵家贵现在又来讽刺尤南溪。不少人都知道,尤南溪在城北打那口井,是为了藏匿府上打死的丫鬟奴仆的尸体。

    尤南溪指头轻敲桌面,不动声色的笑道:“我这谜题要比赵员外的难一些啊,空山有口井,空山有口井,是曲高和寡的曲么?”

    柳湘儿微微一笑,道:“尤公子所言不错,确实是扭曲作直的曲。”

    程述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丫头真是胆大。

    “扭曲作直么?嘿嘿,我读书少了些,竟不知还有这个成语,不知译作何意啊?啊,哈哈……”赵家贵听到柳湘儿暗讽尤南溪,不禁哈哈大笑。

    厅堂之上知道这四个意思的人不在少数,但却没人敢接赵家贵的话。

    “也是,”尤南溪冷冷一笑,“这个是难了一些,比不得丰衣足食四字,尽人皆知。甚至连不识大字的佣户都能喊两句。”

    “丰衣足食也罢,扭曲作直也好,都答出来了,还争个什么?该我了吧,湘儿?”牧海不清楚寿春城的事情,没明白其中的深意,不耐烦的打断两人冷嘲热讽。

    柳湘儿嗔怪的看了一眼牧海,秀眉微蹙,思索一阵,嘴角泛起促狭之意,嫣然道:“好,如秦公子所愿。公子的谜题嘛,来句应景的吧,风光旖旎蝶双来。”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风光旖旎,蝶双来,从字面意思来说,这句话有自表心迹之意啊。难道说柳湘儿钟意的真是这个昏招频出的少年么?

    牧海却无暇高兴,和程述对视一眼,暗暗叫苦,这个比上面两个难猜太多了。

    心中暗骂:这小娘皮给老子增加的难度可不是一点半点,风光旖旎蝶双来,这是什么意思?

    牧海看了一眼程述,他也是皱眉苦思,没有主意,看来还得靠自己。灌了一大口茶水,没空理睬赵家贵那个死胖子幸灾乐祸的笑容,在桌前空地上踱来踱去,苦苦思索。不停的拿情啊爱啊之类的字眼往上面套,但百般尝试却没有任何头绪。

    赵家贵喝完了一盏茶,眼见牧海仍旧没有猜出,笑道:“我觉得这答题规则有一个破绽,若是这小子一直不猜,那我们岂不是要一直等下去?他猜不出来完全可以耍赖皮不猜啊。”

    “不错,湘儿姑娘理应限时。”尤南溪附和道。

    “不错,理应限时。”众人看到牧海踱来踱去的焦急模样,纷纷大声起哄。

    牧海听到诸人的吵嚷声,越发的急躁了,额头上冷汗津津。

    柳湘儿见状不由紧张了起来,暗怪自己不该出这么难猜的题目,若是他猜不出来可如何是好。柳湘儿心中焦急,咬牙道:“尤公子,尤公子以为该限时多少合适?”

    尤南溪笑道:“他已耗时不短,按说早该结束。但上天有成人之美,我和赵员外也不能小肚鸡肠,不如再给他十息之数。”

    赵家贵笑道:“正是如此,湘儿姑娘若无异议,大家就一同为这小子计时吧。”

    柳湘儿暗自焦急却没有反驳的借口。

    赵家贵毫不拖延,第一个开口喊出了:“十!”

    “十!”

    “九!”

    “八”

    ……

    众人跟着起哄大喊,尤以彩衣喊得声音最大。周业目露凶光,恨不得立时把彩衣撕成两块。

    台上,柳湘儿惶惶无措,楚楚可怜的看向牧海,美眸中恐慌、自责交汇:都怪自己的任性,若是他答不出来,父仇难报,自己除了一死别无他法了。

    牧海看着柳湘儿无助却又强装镇定的样子,又是怜惜又是恼怒,心中暗骂:你个小娘皮现在知道急了,让你非要刁难我!风光旖旎蝶双来,风光旖旎蝶双来,究竟是什么意思?西瓜奶奶的,数慢点行不行,死胖子,数那么快赶着投胎么?

    “五!”

    “四!”

    赵家贵戏谑的盯着牧海,得意忘形,口中喊得声音越来越大。

    牧海越来越急躁,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漓,想了这么久都想不出,看来是没戏了。还是想想出局后的事儿吧——万一出局,该用什么招才能把湘儿抢回来?

    这里是寿春,和地头蛇抢人无异于虎口拔牙,凶险万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你这丫头,让我在春天就弄得满头大汗,还风光旖旎——等等,风光旖旎,春天,春色无边,难道是这个意思?

    牧海忽然想起了柳湘儿出题时,似笑非笑的表情,脑中灵光一闪。

    “二喽!”赵家贵冲着牧海挤眉弄眼,幸灾乐祸道,“小子,只剩最后一个数了!”

    台上柳湘儿痛苦的闭上双眸,俏脸上已有绝望之意。

    天作孽,犹可补;自作孽,不可活。

    柳姐脸上笑容僵硬,双手下意识的绞紧手中绣帕,她恨不得立时跑上台终止这场比斗,但区区一个青楼**,在这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贵面前实在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程述也是大受打击,没想到一直自负才智的他会被一个丫头难住。大堂内诸人熙熙攘攘,眼见时间到了牧海却答不上来,惋惜者有之,鄙夷者有之,兴奋者有之,但无论抱着何种心态的人都认为牧海会第一个出局。

    事已如此,再无任何转圜余地。

    “慢着!慢着!”

    就在众人以为尘埃落定之时,牧海突然拍着桌子大吼大叫。

    “哈哈,年轻人,喊得响是没用的,要猜出答案才行。”赵家贵摇着手指,冲牧海嚣张大笑。

    牧海擦了擦头上的汗,不屑的嗤笑道:“真是蠢!”

    “小子,你说什么?!”赵家贵何等身份,无故被骂自然是大怒。拍桌而起,大有牧海不交代清楚就要了他的命的架势。

    比拍桌子么?

    牧海冷笑,拎起身旁周业的座椅,使足了力狠狠砸在桌子上,碟子、盘子碎裂的噼啪响声震慑全场!

    熙攘的大堂顿时鸦雀无声。

    赵家贵看到牧海嚣张跋扈的姿态,气的嘴唇哆嗦:“你他娘的说什么?”

    牧海盯着愣住的赵家贵,一字一句道:“我说,真是蠢!”

    “啊!你个小王八蛋!”赵家贵怒不可遏,正待发作,忽然听到柳湘儿叹道:“秦公子大才,看来不该用这个字给公子做谜的。”

    尤南溪忽然想通了关节,长叹一声,大失所望。

    程述也是摇头苦笑,被这丫头诱入了思维死角。风光旖旎蝶双来,在此情此景下说出来,任谁也难向“蠢”字上联想。

    牧海对依旧摸不着头脑的赵家贵笑道:“风光旖旎即为春,双蝶乃双虫,谜底便是蠢字。年轻人不只会喊的大声,赵员外以为如何?”

    众人听了解释都是恍然大悟,没想到这小子竟能在最后关头反败为胜。

    抛开猜谜过程的传奇色彩不说,细细想来,谜面说的暧昧,谜底却是个蠢字。

    柳湘儿又戏耍了这小子一次。

    赵家贵明白了过来,也没什么好反驳的,放下手中椅子,冷哼一声,嘴硬道:“算你小子蒙对了,但你下次就没这个运气了。”

    牧海也觉得自己猜出来实属侥幸,就没有过分嚣张,看了一眼柳湘儿后没说什么,又退回座位去。

    惊魂初定的柳湘儿将鬓前乱发拢至耳后,整理衣襟,对着牧海敛裙施礼,语含深意道:“湘儿无礼,还请公子海涵。”

    牧海遥举酒杯,笑道:“无妨,无妨。”心中暗道:你这丫头不继续为难我就好。

    赵家贵看不惯牧海得意洋洋的样子,不耐的打断道:“湘儿姑娘,第一轮我们算是平分秋色,还请姑娘继续出题。”

    “是。”柳湘儿闻言嫣然点头,绚丽的笑容令在场诸人都意动神摇。牧海更是恨不得立时去把这个秀丽无方的女子抱入怀中,肆意爱怜,当下迫不及待的道:“湘儿,出下一题吧。赵员外年龄大了,熬不了夜,让他早点出局,安心回去休息。”

    赵家贵哈哈笑道:“此言不假,我是想早点带湘儿姑娘回去休息。”

    尤南溪微笑的看着两人斗嘴,不发一言。

    韬光养晦,后发制人是他大哥尤南山所信奉的信条,若想将来有机会取而代之,只能走和尤南山一样的道路。

    柳湘儿轻踱两步,笑道:“两位却不如尤公子有耐心哩。依湘儿浅见,人最难能可贵便是耐心。咯咯,湘儿扯远了,下一个题目么,乃是物理术数。”

    经历跌宕起伏刚刚平静下来的众人又是惊愕不已,在风月场所,不谈诗词歌赋,却说经世致用的术数之学,这可是极为罕见之事。

    看来这场好戏还要继续唱下去!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