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八章 好戏
    牧海看着台上柳湘儿绝美的俏脸,暗道:这小娘皮不会想变卦吧。也是,老子和她只见过一次面,对她无恩无德的,只有一个口头上的约定,那做不得数的。钱他们俩也多得是,但妻子的名分和妾却是有天壤之别,更何况老子连妾室的名分现在都不敢给她。她变卦也是情理之中,奶奶的,老子好像也无话可说。

    话虽如此,但想到这么貌美的女子真的变卦的场景,牧海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位公子,莫非,莫非也想纳湘儿为妾?”柳湘儿等了一会儿,不见牧海回答,犹豫再三终于鼓足勇气,再次追问。

    此刻,再傻的人也看的出柳湘儿对牧海的与众不同,心中都想着:如果如此佳人再三问我,别说做妾,就是要我八抬大轿那也是立时答应。

    尤南溪一脸阴沉的盯着牧海,眼中厉芒闪烁。赵家贵则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牧海身旁的彩衣。

    牧海很想满口答应,但顾及到自己的小命还是生生忍住了——小头还是没有大头重要啊。一个人暗自焦急,沉吟不语。

    牧海身旁的彩衣感受了赵家贵的目光,明白他的意思,犹豫抉择片刻,突然双臂抱住牧海的腰,媚声道:“公子不会纳湘儿妹妹为妾吧?湘儿妹妹固然好的很,但刚刚公子在床上说,有了彩衣就不想别的女人了呢!”

    众人闻言一阵愕然,纷纷拍着桌子大笑,暗道这小子真是自作孽。今晚虽然没能力争到花魁,但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也算是物有所值,一个个都支起耳朵,看牧海怎么说。

    “我确实不会纳湘儿为妾。”牧海沉默了一会儿,摇头叹道。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柳湘儿俏脸微变,心中不由一紧。

    彩衣眼神恶毒的盯着台上的柳湘儿,让这个自己羡慕嫉妒的女人在众人面前落面子,心中快慰已极。

    “彩衣,”牧海突然提高声音笑道,“其实,漂亮女人分为两种。一种呢,是你这种尤物,在床上能给人极大的享受……”

    “啊!”众人惊呼出声,没想到这小子不仅不想办法撇清和彩衣的关系,还当着花魁的面夸她,莫不是脑袋抽风了。

    尤南溪也是满脸疑惑的看着昏招频出的牧海;赵家贵脸上则是计谋得逞的奸笑。

    台上,柳湘儿俏脸上努力保持的僵硬微笑此时已经有了凄然的味道:他这么说,是已经看不上自己了么?呵呵,上天何等残忍,刚刚给了我报父仇的希望,此时又要用最羞辱人的方式生生抹去么?

    彩衣心情大好,眼睛都亮了起来,娇躯贴在牧海背上,伸出粉舌舔了一下牧海的脖颈,妩媚道:“公子好坏。”

    “是,是,我是好坏。我都觉得自己真是坏的透顶,唉,你床上给了我极大的享受,但下了床之后,再看到你,我就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牧海笑着推开笑容僵硬的彩衣,继续道,“彩衣你所无法理解的第二种女人,就是湘儿这种,她能让你无时无刻不想把她捧在手心,肆意怜爱。看到她,不只是**上的享受,更是心灵上的喜悦……”

    “……柳湘儿这等佳人,别说是做妾,就是做妻子,那也是我秦建宗高攀。但我不能纳她为妾,因为我家规是如此。我未娶妻,不敢纳妾。湘儿,你若跟我,我不能娶你为妻,不能纳你为妾,甚至只能委屈你做丫鬟,但有一点我却可以给你——”

    “那就是无拘无束的自由。你跟了我,你不需要为了生计去努力取悦众人,你不必战战兢兢的做豪门媳妇儿,你不必强迫自己做自己不愿做的任何事,你更是永远都用不着弹奏刚才那首我听不懂的汉宫秋月了。你只需要简简单单做自己,做一个真正的柳湘儿。”牧海娓娓而述。

    程述盯着牧海,眼中精光闪烁。

    台上,突然之间就柳暗花明的柳湘儿满脸惊愕,美眸中大颗大颗的泪珠溢出,顺着脸颊流下。

    她流泪不是为牧海的甜言蜜语所感动,而是因为又一次看到了报父仇的希望。

    柳湘儿虽是意志坚定的女子,但这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她体会到了从天上到地狱,又从地狱回到天上的大起大落。情绪激荡之下,泪水如同决堤洪水般不可收拾。

    牧海却不知道这些,还以为自己的一番话俘获了这个倾城少女。看着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湘儿,一步步向她走进,摇头晃脑道:“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柳湘儿明白牧海误解了自己流泪的原因,又好气又好笑,泪眼朦胧的哽咽道:“要……要你管……”

    “啊?”牧海瞪大眼睛,惊呼出声。

    他本想着柳湘儿都被感动哭了,必然是心属自己,回答自己的话要么是“恨你、恨你”要么是“爱你、爱你”,都已经在考虑用什么姿势把她抱在怀里了,没想到却是等来了句“要你管”。

    牧海手足无措,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厅堂内众人都是玩弄女人的老手,看到柳湘儿片刻前的表现虽觉得莫名其妙但也都认为牧海已经得手了。没想到局势又峰回路转,来了这么一出,都兴奋的大声起哄。

    这场戏真是精彩。

    一直沉稳隐忍的尤南溪看到这等场景也不禁哈哈大笑。赵家贵更是兴奋的学牧海般拿起桌上的碟碗到处乱砸。

    柳姐看到这一幕,对一旁的伙计笑道:“把损坏的东西都记下来,待会儿翻个倍都报给秦公子。”

    今夜的万香楼厅堂上演了一出波折离奇的闹剧,频频爆发出的大笑声让越来越多的人都从厢房里出来凑热闹。

    牧海站在半人高的阁楼台子前,愣了一会儿,挠了挠头,厚着脸皮道:“湘儿这是什么意思?”

    柳湘儿拿出秀帕擦拭眼泪,摇头道:“没什么,沙子进了眼睛……公子还请入座。湘儿斗胆列出三道题目,公子答得好再上前不迟。”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都觉得牧海被柳湘儿摆了一道,大丢面子。

    牧海耸了耸肩,也不生气,退回座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饮酒。

    心中暗道:老子连个妾的名分都不敢给她,她使些小性子也是应该的。你们这群看热闹的蠢货,老子和她是有约定的。约定懂么?就是结果已经注定,我们俩演出戏把你们当猴耍!姓赵的死胖子还笑,哼,待会看你还能笑得出来!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