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七章 花魁
    牧海摇了摇头,道:“秦家行事,向来如此,这个还没得商量。不过柳姐放心,我对湘儿是真心真意的,名分嘛,早晚补上。”

    柳姐看了一眼柳湘儿,皱眉道:“可是……”

    牧海摇头道:“没什么可是的,我已是好话说尽,柳姐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的好。”

    柳姐闻言轻叹了一声。

    牧海道:“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人多眼杂,我在这里长待也不好,先告辞了。”说完这番话,就起身告辞。这等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易久拖,说定了就要立马离开。

    “秦公子,”柳湘儿突然开口,声音如同她长相般甜美悦耳,“公子既然不肯给湘儿名分,那么如果想俘获湘儿,路怕是要难走一些哩。”

    牧海楞了一下,暗道:这小娘皮威胁老子,唉,罢了,罢了,威胁就威胁吧,等老子把她抱到床上,多打她两下屁股就是了。

    牧海想到此处,回头笑道:“湘儿放心,相公包你满意,哈哈……”大笑着出了门去。

    柳湘儿低叹一声,神色复杂的盯着牧海离去的身影。

    两人走后,柳姐起身去关了门,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你的大仇人在泗水,他又要去做泗水的县令。唉,谁知道是缘是孽啊。”

    “是啊,我又怎么能放弃。柳姐,其实,关于花魁宴会之事,我一直都没对你说实话。你对我有大恩,我也下定决心要尽心报答,但有些事我是死都不会做的。”柳湘儿低声道。

    柳姐愣了一下,徐徐叹道:“我也是被那群混账东西逼迫的疯了,一时犯蠢,你毕竟是柳诤的女儿啊。傻丫头,你既然不愿意接客,又何必同意我为你梳笼的提议呢?我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害你的。”

    柳湘儿伸出纤纤玉手提起茶壶给柳姐斟茶,微笑道:“柳姐,你的心我怎么会不明白。你当初肯冒险收留我这罪臣之女,此时又怎么会起意为难我。我这些年不听你的劝告,故意抛头露面,挣取名声为的就是寻求一个为父报仇的机会。”

    “但我也很清楚这样做的坏处,我的名声越来越大,打我主意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柳姐你经营万香楼,养活上百口人,不能不顾及寿春城权贵的压力。其实,在答应你的提议之时,我已经绝望放弃了。我只想着今晚当众自尽,报不了你的恩德也不能让你因为我而得罪寿春城这些权贵们。”

    “傻丫头……”柳姐爱怜的看着眼前乖巧懂事的少女,摇头轻叹。

    “也许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呢,这不是来了个绝好的机会。”柳湘儿喃喃自语,美眸闪烁。

    周业见到牧海两人回来,想着要谨守仆从的规矩,急忙起身抱拳道:“少爷,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

    牧海避而不答,坐下来浅饮一口清酒,笑道:“有点小事要办,费了点功夫。哈哈,还好花魁还未出场。”

    周业大笑道:“少爷不回来,那个小妞哪敢开始啊,哈哈……”

    周业嗓门极大,周围众人都听到清楚,暗骂不知天高地厚。众人看到牧海身边坐着彩衣,更是满心鄙夷:这小子犯了大忌还胆敢来抢花魁,真是愚蠢之极。

    牧海却浑然不理会众人的眼光,若无其事的放肆饮酒。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阁楼的纱帘终于拉开,被两个侍女簇拥着的柳湘儿款步而出。

    女要俏,一身孝。

    柳湘儿一袭雪色长裙,白嫩的香肩微露玉肌,胸衣包裹下饱满挺立的双峰若隐若现。她语笑嫣然,聘聘婷婷,清丽端庄中带几分妖娆妩媚,即使是最为刁钻的人对她的美貌也难以挑剔什么。

    饮酒作乐的诸人被湘儿容光所摄,都屏住呼吸,看直了眼。

    吵闹喧嚣的大堂突然安静下来,一时落针可闻。牧海流着口水暗道:乖乖不得了了,这个小老婆真是要了老子的命了。

    “湘儿有礼了,敬诸位贵客水酒一杯。”柳湘儿对着呆若木鸡的众人欠身微笑,先饮为敬。

    众人如梦初醒,纷纷举杯豪饮,大声道:“喝,喝···”

    牧海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

    身旁的彩衣对柳湘儿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哼了一声,抱紧了牧海的左臂,用自己饱满的双峰在牧海手臂上磨蹭。

    柳湘儿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杏目圆睁,佯装恼怒的瞪了牧海一眼。牧海看到,吓了一跳,飞快的把手臂从彩衣怀里抽出,一下跳了两步远。

    柳湘儿虽是做戏,但看到牧海如同受惊兔子般的滑稽模样,还是大觉有趣。她板着俏脸扭过头去,眸中却有了掩饰不住的笑意。

    台下的赵家贵看到柳湘儿对着自己笑,心中狂喜,腆着大肚子,起身大声道:“别嗷嗷叫了,别嗷嗷叫了,开始叫价吧。”

    众人刚安静下来,就听到有人迫不及待的叫道:“两千八百两。”

    众人暗自咒骂谁开口就叫那么高的价,要知道彩衣姑娘的**最终定价也不过就是这个数而已,现在起步就定了这么高的价。众人扭头看去,原来正是刚才抱着彩衣饮酒的那个少年率先开口。

    赵家贵大笑道:“痛快!历届花魁没一个比得上湘儿姑娘的,这个起价过瘾,三千两!”

    “加一百两!”

    “三千五百两!”

    “再加一百两!”有点家产的人都纷纷咬着牙加价。

    ……

    后台的柳姐看到这种情形,大喜过望,笑的合不拢嘴。暗道这位秦少爷不抠门,湘儿跟了他有福。

    牧海低声对程述道:“咱们有多少银子?”

    “现银两千,银票三万二。”程述低声道。

    牧海低笑道:“看来这个秦家是真有钱啊,我也摆一回阔。”

    牧海看了看群情激昂的众人,大笑着一巴掌把酒桌上的盘子碟子拍的“乒乓”乱响,大声道:“八千两!”

    周业、程述两人闻言一惊,嘴角抽搐,肉痛不已。暗骂真是个大败家子,甚至都开始怀疑让他冒充县令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啊!”众人忍不住齐齐惊呼。为了一个女人的**,出了八千两,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再叫下去了。

    赵家贵哈哈大笑道:“这位小兄弟真是痛快,八千两,我跟!”

    其余众人对这个数都是望而却步,许久都没人再跟价。

    “八千两么?两位这么有雅兴,我就凑个数,八千两就八千两!”另一个阴柔的声音传来。

    众人看去,原来是县令的二公子,尤南溪。

    “哈哈,如此说来,只剩下三个人了。湘儿姑娘挑一个心仪的做郎君吧。我是最好看的一个,姑娘千万别眼花看错了。”牧海深深的看了湘儿一眼。

    尤南溪笑道:“最好看?那可未必吧。再说,湘儿姑娘天仙化人,又岂是以貌取人之辈。”

    外貌臃肿不堪的赵家贵连连点头,摆手道:“男人嘛,丑点何妨!所谓男财女貌,男人有钱就行。”

    “哈哈,我有钱,长得也好看,湘儿姑娘以为如何?”牧海笑道。

    柳湘儿瞟了牧海一眼,笑而不答,径自坐下来弹奏一曲古筝。

    众人听着琴声,在这欢糜的风月场竟不由自主生出凄凉之感。琴声袅袅,如泣如诉,众人仿佛看到了孤月高悬,秋风萧瑟的场景,看到了秋雁南飞,万物灭绝,枯草衰木,悲鸣不已……

    一曲奏完,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尤南溪拍手缓缓长叹道:“好一曲汉宫秋月!想不到姑娘不仅貌美如花,对古筝也有如此造诣,佩服,佩服!如此佳人,怎能流落红尘?姑娘若是选了我,我自有手段今夜就带姑娘出此楼,禀父母,入家门。”

    柳湘儿笑而不答,秋波流转,若有若无的瞟了牧海一眼。

    赵家贵装模作样的叹道:“这曲汉宫秋月想来算是前无古人了吧。姑娘,我丧妻三载,有心续弦,但庸脂俗粉玩玩可以,登堂入室却是不成。今日愿三媒六聘,娶姑娘为妻!在寿春县,赵某想娶谁为妻,只要是不违国法,想来也没人能阻挡,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众人都是大惊,县令家的二公子愿意纳柳湘儿为妾,本城首富赵家贵更是愿意娶她为妻。历届花魁哪有一个及她一半幸运的!

    台上台下,柳湘儿和彩衣都是一脸惊愕。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