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三章 尊严
    但到了晌午,饱受马背颠簸之苦的牧海忍无可忍,开口道:“三位壮士,你们安全了,可以放了我吗?”

    和牧海共乘一骑的匪徒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子和朝廷大官儿有挂噶,不能放你。”

    牧海闻言大怒道:“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枉费老子尽心帮你们。”

    “哈哈——”匪徒被骂也不生气,大笑道,“我也是疑惑的很,你为何提醒我们索要马匹。当然,你不提醒我们也不会忘的。”

    牧海不屑冷笑,你们这群蠢货能想起来才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以为老子帮你们的是这个忙?”

    “哦,这么说还有其他忙了。”匪徒加鞭催马,饶有兴趣问道。

    “哼,老先生教了一辈子书,人品没的说,但运气却差的很,没有一个徒弟是做官的。你说老子帮了你们什么忙?”牧海冷笑道。

    匪徒面色微变,惊道:“你骗了官兵?”

    “不然,你们哪有命在?说起来我这个主意拙劣的很,随便一个村民有胆都能拆穿我。嘿嘿,那个黄脸蠢货黄老幺就差点破坏了老子的计划,幸好那官儿一心只想保住官帽,不愿多生是非。否则,只要黄老幺一开口,真相大白,咱们都要一起完蛋。”牧海看着四周飞速倒退的树影,语气中颇有自豪之意。

    三个匪徒没想到还有这般波折,此时听来都是倒吸冷气,后怕不已。匪徒看了牧海一眼,不由暗道这小子小小年纪,胆子倒是大得很。

    匪徒道:“小子,你为何甘冒奇险救我们?我们素不相识吧?”

    “见义勇为不行么?老子从小就佩服英雄好汉!”牧海不屑的哼道。

    “哈哈,那好,那好。正好我们都是英雄好汉,我看大家如此有缘,你就加入我们吧。”匪徒哈哈大笑。

    “啊——老子是跟你开了个玩笑!我是为了救先生,跟你们无关。喂,你们不能说话不算数,放老子回去吧。”牧海苦苦哀求道。

    “哈哈,你小子自称了那么长时间老子。怎么能放你回去?我名字叫周业,那两个兄弟分别是李元灿、李元辉。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周业笑道。

    “老子叫——啊——痛,放手,王八蛋。”牧海正要随便起个占他们便宜的名字,肩锁骨忽然被周业重重捏了一下,吃痛惊呼。

    周业笑道:“你对我们确实有无心之助,但你也在我面前自称了那么长时间老子,以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从现在开始你再乱说话,我可不饶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老……哼,我现在不爱说了。”牧海恼怒道。

    周业笑道:“是么?你逼我动手么?”

    “老子会怕你?我草……啊……”牧海肩膀又被周业铁钳般的大手捏住,骨痛欲裂,吃痛死命挣扎。

    牧海挣扎的厉害,周业怕他摔下马出什么不测,勒住马匹,腾出双手来一边整治牧海,一边满脸戏虐道:“你说不说?”

    “啊,啊!老子说你大爷……”牧海破口怒骂。牧海对三人有活命之恩,却遭受如此待遇,早已满心委屈、愤懑。

    此时又被他们强迫入伙,心中更是怒不可遏!虽然他痛的眼眶发红,泪水溢出,但依旧对周业张牙舞爪,挥拳乱打,死都不肯服软。

    折腾了一阵,周业牵动了身上伤口,吃痛之下也动了肝火,放开了钳制牧海的双手,一把将他从马上推下,冷冷道:“你小子硬的可以啊。我再问你一遍,你说,还是不说?哼,从现在起,我每多问一遍就剁你一根手指头,要是问了十遍你还不说,那就让你变个秃爪太监。看看谁硬得过谁!”

    牧海从地上坐起,双肩火辣辣的炙痛,牙呲目裂的瞪了一眼周业。但想到手指都被剁掉、两只手光秃秃的情形,心中又怕又恨,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子若是倔强下去只怕要真的玩完了,还是服个软吧——但服了软,老子苦苦维系的尊严就要荡然无存了。

    凭什么?老子救了他们,他们不感恩也就罢了,还如此对待老子!老子又没错,凭什么要向这些不知恩、不守诺的人低头!老子不甘心啊——但又能怎么样?形势永远比人强!选择倔强下去,手指一根根被剁掉还是选择低头服软?

    面前摆着两条路,但其实只有一种选择。也许这就是身处低位的人最可怜之处,永远都是被别人决定着命运。

    想到此处,牧海胸前如同压了一块千斤巨石一般,堵得他无法呼吸,其中痛楚比之前肩膀承受的还要难忍百倍!

    春日的晌午,阳光温暖明媚,微风和畅。树荫斑驳的小道旁,被拴在树上马匹就地食些青草嫩芽。

    周业三人冷眼看着萎顿在地上的牧海,没人怜惜这个十七岁少年尊严遭到践踏所承受的痛楚。他们早已是杀人如麻、心如铁石之辈,若是牧海仍不服软,顺手除掉他是必然之举。

    周业的耐心随着马匹时不时发出的响鼻声,慢慢消耗殆尽。

    牧海双拳紧握,指甲把手掌都掐出了血,终于在周业下定决心之前,哽咽道:“我……我叫牧海,放牧的牧,大海的海。”

    周业粗糙黝黑的脸庞随着牧海的声音绽放出了笑容,道:“哈哈,牧海,好,好。我看你小子聪明机灵,是可造之材,加入我们定然前途无量。哈哈……”

    李氏兄弟也满脸微笑,大点其头。

    牧海沉默不语,低头擦着眼泪,突然感到喉中腥甜,不由自主的弯腰咳嗽。

    这一咳非同小可,一直咳到脸色通红,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才止住。牧海眼冒金星,口中粗喘,蓦然发现面前的青草地上竟然有了点点血迹!

    周业他们三人也许不会懂,尊严对于牧海这个从小忍饥挨饿、孤苦伶仃、遭尽白眼却依旧硬如顽石的少年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大丈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牧海想起老先生经常教育自己的话,心中不禁自嘲,自己苦苦坚守尊严也许还是因为摆脱不了老头子的影响吧。

    其实,关于牧海放牛之事,村中旁人只知道一半,却不知还有另一半故事:牧海疏忽职守致使主儿家的牛丢失,前去负荆请罪,发现牛原来是自行回家了。雇主训斥了牧海一顿,让他跪下道歉就既往不咎,仍旧录用。但牧海却立时勃然大怒,拂袖而去。

    各主家雇佣的仆人做事哪有完全不出错的?牧海放牛疏忽并不是不可原谅的大错,真正致使无人雇佣牧海的原因是牧海谨守不该属于他的尊严,不愿做低人一等的仆!

    在这个明媚的春日午后,周业三人逼迫牧海学会了他阅卷十年都学不会的一件事——放下一个卑微者可怜不足道的可悲尊严!

    牧海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肩膀的剧痛恍若不觉,这一口血咳出来,他的胸口顺畅了许多。牧海面对周业三人,脸上挤出了难看的笑容。

    他明白古来成大事者皆能随意放下尊严、操守、道德这些历来为人称颂的东西。有些人是天生就放下了这些,但有些人则是被逼迫的。

    牧海不动声色的用脚踩着草地上的斑斑血迹,他脸上在笑,心中却在滴血——血债,唯有血才能偿还!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