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秦牧王 > 《秦牧王》正文 第一章 谎言
    浩瀚宇宙中无数时空位面交错,历史在分岔路口缘于各种偶然因素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因而导致无数似是而非的平行世界并存。

    李唐亡国后,历史轨迹偏转,梁太祖横空出世,三年厚积,七年功成,挥剑宇内,踏平**。救百姓于水火,还世间以太平。

    然,帝传五世,百余年歌舞升平,绅、士居安忘危,党争误国,朝野糜烂。

    公元1050年,大梁帝国盛极而衰。

    日渐衰老的皇帝开始畏惧死亡,贪图享乐,将励精图治、永不加赋的誓言忘得一干二净。亲奸佞,远贤臣,朝野一片混乱;废贤后,宠丽妃,外戚权势熏天。

    **肆虐,干旱、洪涝天灾不断,百姓的生活渐渐苦不堪言,一步步走向水深火热之中。

    大梁帝国北部的一处村庄,夕阳西下。

    十七岁的少年咬着狗尾巴草倚在石块上翻看着皱巴巴的泛黄书籍。少年肤色不似寻常乡野孩子般黝黑,反倒如同久居室内的读书人般白净。少年面相普通,远说不上一表人才,但夕阳下他认真专注的侧脸却颇为耐看。

    少年名叫牧海,出身村野,却不喜农耕劳作,只是每日偷闲读书。父亲早逝,母亲在乡绅家中做长工,一年难得回家几次,家中平日里只有牧海一人。

    牧海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做长工的母亲每年给牧海的钱根本不足以养活他,若非村中教书先生救济,牧海怕是早就饿死荒野了。

    村中人皆视散漫的牧海为异类,颇不待见。唯独教书先生甚是喜爱,不仅时常接济牧海钱物,家中的书籍也都让他随意借阅。

    教书先生饱读圣人典籍,但遗憾未能为官,眼见牧海聪明机灵,就一心想让他遍阅书籍,有朝一日成为一个忠君爱国、品质高洁的儒官。

    然而,牧海却不像教书先生设想的那样。

    他确实遍阅群书,但他在书中看到是历朝无道昏君致使王朝崩溃,看到是仁臣义士都因忠心惨死。

    他敬佩视死如归的忠臣,但自己却不愿意去做愚忠之臣。本朝皇帝的所作所为绝对算不上明君,他不愿意让沉冤录上有朝一日写下牧海两字。

    不过,这些想法他都没有跟教书先生讲过。

    牧海心知肚明,把忠君作为信仰的教书先生如果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恐怕以后就再也不会接济他了吧。

    他又不是个蠢货,何苦去做既让别人伤心又为难自己的事儿。

    “牧海,牧海……”乡野间有呼唤声响起。

    牧海闻声抬头,因长时间看书而略显酸胀的双眼微眯,迎着霞辉望去,只见几个黝黑壮实的少年路过此处,一个个光着膀子冲他挥舞衣裳。

    是时,夕阳渐微,一日禾田耕锄之事接近尾声,父辈们怜惜孩童,都让他们先一步回家歇息解乏。

    牧海放下书本疑惑的看着不远处阡陌上的几人。

    “牧海,你还在这里干啥,牛都没了,还放么……哈哈!”几个黝黑少年纷纷捧腹大笑。

    他们几人又在拿牧海替人放牛却只顾读书,连牛自行回家都不知道的事情来嘲笑他。

    替人放牛是教书先生给牧海找到第一个活计,但因为他不负责任的态度,做完第一天就被人解雇了,并且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肯给牧海活计做。

    牧海一直对此事既恼恨又后悔,几人提起此事,他当即大怒,吐出嘴中咬着的狗尾巴草,抡起袖子就想上前去揍他们。

    但看到几人黝黑膀子上结实的腱子肉,牧海只能把怒火压下去,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子现在去揍这帮孙子,怕是打不过他们。若是反被他们揍一顿,那不是又多给他们一个笑柄?这可是大大的划不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还是闷声发大财吧。

    牧海深吸两口气,平复心情,强迫自己继续低头看书,不去理会他们。

    几个少年眼见牧海倚在石头上,毫不回应,又不依不饶的嘲笑了几句,但牧海依旧是不闻不问,如此再三,最后他们也觉得无趣了,就吆喝着散去,各自回家。

    阳春三月,夕阳余辉燃尽后,夜幕下荒野的风渐渐带了一丝寒意。

    身穿单衣的牧海手脚发凉,怕万一着凉了又是一场麻烦,不敢在外面再待下去。

    起身伸个懒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和碎草屑,卷起书籍,迈步往家里走去。

    夜色朦胧的村野,青草如墨,堤暗湖白。

    牧海哼着小曲负手而行,眼见四周无人,他懒得再走远路,就从别家田里斜穿而过,抄近路入村。

    晚饭前后是村庄最为热闹时候:趁天还勉强看得见,劳累一天的汉子们在街边路口三五相聚,歇脚闲聊;孩童们争食吵闹,乱作一团。偶尔还有妇人的训斥和婴儿的啼哭声不绝于耳。

    人间烟火,热闹温馨。

    牧海撇了撇嘴,轻哼一声,当作什么都没看见般悄然而过——其实,看见了又能如何?这些欢乐都是别人的,与落寞独行的他无关。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幼年父亲早逝后,牧海就再也没有感受过除母亲外其他亲人的关怀了。

    教书先生教牧海忠君之道、仁义之德时,牧海每次都是一脸虔诚的认真聆听,但心中却嗤之以鼻。在牧海的内心中,谁对他好一分,他就对谁好十分。但如果别人对他横眉冷眼,那他又何必给别人好脸色看?皇帝对他无德,他自然不会死命效忠。

    以德报怨?这种东西太贵重了,等每顿饭都能吃饱后再谈论它的价钱吧。

    牧海愤愤不平的胡思乱想,时间流逝恍然不觉,再一抬头已经到了家门口。

    咦,家中油灯竟然亮着!

    是母亲回来了?

    牧海心中一喜,一脚踹开破烂的栅门,快步跑进院子里,急切推开虚掩的屋门。

    屋内豆灯跳跃,空无一人,牧海又返回院子里叫了两声娘,还是无人应答。

    “唉···”牧海环顾左右后终于大失所望,轻叹出声。耷拉着脑袋进屋,无精打采的坐在三块木板拼凑成简易板凳上。

    少年正自伤心间,蓦然瞥到桌子上放着一张纸片,纸片上有几行小字!

    牧海急忙拿到油灯旁观看。

    纸上是教书先生的字迹:“牧海,你娘今日回家,四处寻觅,不见你的踪影,有话留下:小兔崽子,你跑哪了?到处都找不到你,只能让先生替我写下几句话。我给你带回来的东西在老地方藏着,你回来自己找吧。我是偷偷从主儿家跑出来的,要赶紧回去。你注意别生病,多听先生的话。哦,对啦,不用担心我,我很好,每顿都能吃饱。要不是你个兔崽子不争气,我带你一起来刘府做长工多好。我走了,以后别乱跑,回来都找不到你。”

    百余字的留言片刻间便已看完,牧海思母心重,又恋恋不舍的从头看了一遍,终于莞尔一笑,只要知道母亲过的还好,见不见面倒也没那么重要了。

    心情大好的牧海,翘着二郎腿,傻乐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母亲还带回来了东西,急忙起身钻到床底下去找。

    牧海钻进黑乎乎的床下摸索了一阵,蹭了满鼻子灰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蓝色包裹。

    打开包裹,里面有一件衣裳、荷叶包裹的四个包子和一串铜钱。牧海心中大喜,正愁晚饭怎么解决呢,当下一面感谢母亲的大恩大德,一面狼吞虎咽的解决掉四个大肉包。

    吃饱喝足后,牧海漱了漱口,用泡好的柳枝洁齿。端着油灯倚在床上又看了一会书,困意上来就吹熄了灯,沉沉睡去。

    次日。

    日上三竿,牧海才从床上爬起来。烧水沐浴后,牧海穿着母亲新做的青布衣裳去学堂找教书先生谢恩。

    学堂就在村口老井旁,是入村的必经之处。

    牧海走来,发现一堆村民围在学堂旁边,心中疑惑:这群大字不识几个的人也来听先生讲学么?呵呵,莫不是先生又在讲什么英雄传了?

    当下从人群中勉力挤过去,抬眼一看,眼前的情形让他顿时魂飞魄散:三个负伤的匪徒被官兵团团围住,这本不关牧海的事,但教书先生却被匪徒挟持着,泛着寒芒的刀锋离先生的咽喉只有三寸距离。

    官兵为首的将领一脸踌躇,似是在考虑要不要顾及教书先生的性命……

    牧海心中焦急,擒住匪徒乃是大功一件,不能升官也会发财。这对官兵的诱惑太大了,他们利欲熏心,很可能会不顾及先生的性命。

    官字两张口,立了功后,怎么上报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大家升官发财,皆大欢喜,到时候谁还会管无辜死掉的教书先生。

    不行,必须要赶紧想个办法!

    牧海一边绞尽脑汁的苦想,一边暗暗咒骂匪徒:西瓜奶奶的,你们这群孙子抓谁不好,偏偏抓先生。你们如果抓了其他任何一个人,老子也可以围观看热闹……

    牧海正思索咒骂间看到为首的将领眼神一冷,对旁边的副将耳语几句,怕是下定了决心牺牲老先生了。

    牧海不敢再耽搁下去,咬着牙跨前一步,挺身而出,大声道:“官军老爷,草民有话要说。”

    将领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番牧海,嗤笑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依本朝礼制,官兵执行公务之时,庶民若有事相告,需下跪陈述。此时虽然是为了救先生的命,但牧海却不愿意跪这个他看不起的官将。

    当下装作惶恐失措的样子“噗通”一声,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嚎叫道:“官爷,你可千万要救下老先生啊。老先生学识渊博,仁德礼信,勤恳育人,为国为民,一生鞠躬尽瘁。你不知道啊,老先生待人和善,乐善好施,是天字第一号大好人……”

    将领盯着如同撒泼般坐在地上的牧海,一脸不耐,心中暗道:你这个啰嗦的混小子,就算这老家伙是活佛转世又关我什么事,又不能让我升官发财。擒下那三个匪徒可是大功一件,傻子才管那老东西的死活!

    想到这里,不愿多理睬牧海,对副将挥了挥手,示意大伙准备行动。

    “……呜呜……他老人家桃李满天下,我也记不清是什么侍郎李大人、王大人的过年节时还来拜访他。如果下次两位大人来的时候,知道老先生被匪人害了,那可怎么办啊?两位大人会杀了我的,呜呜,官爷您要是实在救不下先生,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但您可要告诉草民您的姓名。两位大人若是怪罪我,我领他们去找您,到时候您得在两位大人面前替我作证,我真是尽力了,我真的没办法!”牧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将领没想过这个看起来蠢呆呆的少年会撒谎蒙骗自己,自然是对牧海的话深信不疑。不禁心中大惊,急忙制止准备动手的副将,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牧海,恨不得脱下靴子砸在他脸上,心中大骂:你个蠢货,你如果不说出来这事,我还可以用不知者无罪来蒙混过关。你当众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如果老先生被害,那两位大人追究起来,这办事不利、庸碌无能的罪名扣下来,我这官帽怕是就难保了。早知道就不让你开这个口了,西瓜奶奶的,我怎么这么蠢!

    如果四周无人,将领一定一刀劈了牧海,一件大功就这么飞了。但为了自己的官帽,也只得对匪人咬牙切齿的道:“老先生德高望重,你们这些匪徒胆敢伤了他,我定将你们碎尸万段!快放了老先生!”

    “快放了老先生!”

    “大胆匪徒,你就是杀了我爹,我也不能让你伤了老先生!”

    官兵们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拍马屁的机会,纷纷义正言辞,慷慨激昂,不甘人后。

    本来绝望的三个匪徒知道老先生身份非同一般后,心中大喜,听了官兵的话,哈哈大笑道:“你们都给我赶紧滚蛋,不然,我杀了他,嘿嘿,大家同归于尽……”

    将领虽知他是威胁之语,但也不敢怠慢,厉声道:“孽畜!放了老先生,我让你们走。”

    “哈哈……你这狗官年龄不小,说话怎么跟顽童一样?放了老头,不就任你们鱼肉了,休想!先放我们走,我们安全了就放了这老头。”匪徒嘿然冷笑道。

    将领冷冷道:“放你们走?你们挟持老先生逃之夭夭了怎么办?你把本将当三岁小孩儿不成!”

    “哈哈。”匪徒放肆大笑,“这么说谈崩了?!那好,大不了同归于尽。我们贱命一条,怕个鸟蛋。狗官,来把爷爷和这老头一起干死啊,哈哈。”

    “来啊,来啊。”其余两个匪徒也大笑着叫嚣。

    身上负伤,又被官兵像抓兔子一样到处追捕,弄得性命都差点丢了,三人都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将领目若喷火,脸色阴沉,他不愿和匪人同归于尽,但又一时无计可施。

    双方互不信任,都不肯、也都不敢退让一步,嚷嚷吵闹着大打嘴仗,场面一时僵住了。

    局势峰回路转,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也都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

    “教书先生有徒弟在做官吗?我怎么不知道?”

    “没有,他一辈子都在咱们村教书,你听说谁家娃做官了?咱们村祖坟上就没有冒那个烟儿!”

    “黄老幺,要不,跟官爷说说,可不能放走了匪人,将来再来害咱们……”

    牧海听到身边两个村民在低声议论,心中一惊:现在官兵投鼠忌器都是因为畏惧老子编造出来的两位大官。这俩蠢货万一把老子的谎言揭穿了,先生那是必然无幸,老子也难免给安一个暗助匪徒的罪名!

    牧海看着以为手握至尊就有恃无恐、放肆嚣张的三个匪徒,心中焦急万分!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