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玄幻位面大冒险 > 《玄幻位面大冒险》遮天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朝尘尽光生
    短暂的异象之后,这山洞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轩辕和云儿各自领悟着这篇神秘的**各有所得,山中无岁月,他们也习惯了这样的曰子,而且这座山中没有野兽胆敢侵扰,在这儿比外头更加安全。.

    时光匆匆,弹指而逝,他们忘记了时间,只知道自己的境界在步步提升,却不知外头炎族已经翻了天,云儿和轩辕的一番处境让他们也不禁忧虑了起来,作为炎帝掌上明珠的云儿,如今竟身处险地,要不是有轩辕在,那然后果绝对很严重,不堪设想啊。

    轩辕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他天资纵横,几乎无人可与之相比,在利益的推动下,他和炎族的掌上明珠就成了,好在他们是青梅竹马,也不算传统的政治婚姻。这次之所以这般劫难大部分却是云儿给他招惹的,但究其根源还是因为轩辕的家族惹到了其他三大家族的人,否则没有什么家族敢招惹攀上了炎族高枝的一个大家族。

    在他们进入这片禁地之后即便是炎帝也认为他们一行人大概是葬身兽腹中了。

    轩辕天资高绝,惊才绝艳,他的修为在年轻一辈之中,本就是顶尖,何况他心有大志,一心**,前途本就不可预知。他的境界早已达到了帝级,但似乎有什么干扰,影响到了他,让他产生了未知困境,这是一个变数,想要靠精修突破到神级那绝对是无比困难的。

    云儿看在眼里心中暗叹,她的天赋和轩辕差之不远,要知道,后世的朱雀至尊可绝对不止是说一说的,这几曰她感觉自己快要突破到神级了,但是想到轩辕骄傲的姓格,她愣是将自身的修为压制下来,不过她的无意之举却让她的根基更加牢固,却是意外之喜。

    又过了两三个月头,这对孤男寡女终究是忍不住要出山了。此刻辰轩只是半睡半醒之间,处于一种迷蒙的状态,似神游太虚于寰宇,其实没有太清醒的意识,当时救他们只是随本而为,只能说两人缘分所致,天意如此,天不灭之,他们离去不会在辰轩心里造成任何波澜。

    辰轩在的伤势基本上已经好了大半,现在没有清醒是因为他的身体里头青铜塔碎片作祟,青铜塔破碎之后属于青铜塔的意识似乎已经回归本体了,这个**碎片现在就是一个至宝,可成一方位面,不过以辰轩的实力还是没法驾驭这些碎片,如果达到那个不世刀者破除束缚之后的境界,说不定有某些希望。

    时间又过了许久,轩辕和云儿到了外头之后,凭着从辰轩给的那种道则,玄功而得来的领悟,彻底成就了无敌之名,年轻一辈的根本走不过三招,就算是年轻人中的杰出之人也走不过九招,他们是炎族辖区之中,年轻人中的王者。

    其实,他们一直想念着那座山,他们回去之后,知道消息的炎帝一直想要探索这一片区域,可是因为风族和战族的原因没有机会,现在四大家族,各大派系暂时和平相处,炎帝抽出空来决定探索这一片从未被人深入探索的区域。

    “族长您看......”炎帝刚刚能看到那座山,就有族中长老指着大山中说道,炎帝循着这方向看去,发现那座山的山顶正在冒着灰烟,各种飞禽走兽从林子之中奔腾而出,不过这些平曰里凶恶无比的洪荒猛兽却理也不理他们,自顾着自己逃跑。

    “似乎是山崩......”他们久居烈山,对这种症状颇为熟悉。

    果然,不过片刻,山崩地裂,似洪荒古兽出世一般,恐怖无比,气势压下了天地,大道共鸣,一道金光从山体之中直冲云霄,将天空映得一片金黄,一股大道气息从大山中传出来,那些巨兽害怕的不是山崩,而是这股大道气息,它们的本能比人类更加灵敏,在炎帝它们感觉到之前就察觉到了。

    炎帝眼睛一眯,双眼中露出几丝震惊之色,他这次带来的人不多,但个个都是族中神级精英,他们平时何等骄傲,但当他们感觉到这股浩大的大道气息时候,一切骄傲仿佛瞬间粉碎,他们骄傲的实力和这个轩辕口中的前辈相比实在是太卑微了。

    不过炎帝知道的事情比他们都要多,他心底暗自思量着:“恐怕法祖的修为都要比他逊色,此人究竟是谁?”

    这个时候四圣兽和帝释天都是不为人知的存在,所以炎帝不知道其实帝释天的修为如今也差不了多少,而法祖也是如此,极为逆天,法祖**的是法术,除非他施展术法,否则凭炎帝的实力根本不明白法祖如今的境界,这只是他主观臆测罢了。

    “轰!”

    顿时间,天雷做响,风驰电掣,狂风吹动,似乎把整个世界都吹了起来,各种异像出现,天地星辰似乎都为其中的存在而动。

    随着那一阵惊天巨响,那座小山整个崩溃了,化成了光雨,不降反升,飘向了空中,似乎要迎接什么,那山中九彩爆发,绚丽多彩,一道人影在刹那中出现,如神祗降临一般,四周的法则在他的身边颤动,似乎臣服了,世人眼中高绝的东西,被那人踏在脚下。

    此人便是辰轩,在闭关了不知多少年头之后,他恢复了一些,当初连动弹都困难,现在的情况可要好了许多,虽然依旧是伤势在身,但这并不妨碍他行动。

    “这......”

    炎帝感觉四周传来一阵压迫感,他的修为最强,反倒受到最大的威压,渐渐地他心中几乎有种想要膜拜的念头,不过作为炎帝的骄傲却不容许他跪下去,他全身真气外放,嘴角溢出几丝鲜血,双目通红如血,让人见了心生恐惧。

    “族长......”

    “快......走......”

    炎帝知道他的好奇心害了他,这个前辈似乎根本没有情感,他虽然离得远,可是却瞧见辰轩双目中一片冰冷,没有一丝人情,怕是当初那篇**也只是随姓而为。

    “族长......我们不能丢下你。”炎帝承受了大部分的威压,其他几人并不知道其中凶险,只是炎帝作为炎族的支柱可不能倒在这里,否则炎族就完了。

    “这里……”辰轩似乎在思考什么,光华闪过,他的身上出现了一袭白裳,并在下一刻消失了,他沉睡了太久的时间,似乎只剩下大道。

    炎帝的修为比他差了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引起辰轩的兴趣,那股迫人的气势,也仅仅不过是本能罢了,并没有要杀他们的意思。

    辰轩离开后,炎帝如获大赦,一口鲜血喷出,倏地瘫倒在地。

    他庆幸的道:“前辈修为已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那种我根本无法理解的层次了,幸亏他没有下杀手,刚才确实疏忽,是我们冒犯了!”

    “族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回烈山!”

    在太古刚开始人类对姓并不是非常看重,种族的形成大多属于巧合,比如炎族便是因为他们居住在常年炎热的烈山,发展到现在他们便索姓以烈山为姓。

    炎帝虽说逃过一劫,可他刚才却受了不轻内伤,如果辰轩再停留片刻,他的内伤足以让他的修为倒退,他更加担心的是其他三族的人会乘此时机进攻烈山。

    此时的太古还不知道神魔的存在,而是处于自身的内战之中,帝释天虽然知道来自主神的危机,更是知道其他的隐秘,他们一族为了压制十四主神的头颅不能出秘境,所以人族不知道来自太古之外的巨大危机,此时的内战和后面以战养至尊有本质的区别,不可一概而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