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玄幻位面大冒险 > 《玄幻位面大冒险》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姜家古祖
    第一百七十八章姜家古祖(两章合一)

    不管外界如何议论,辰轩却是不知道,他也不会想去知道,此时,他正在北域的姜家!

    姜家,在北域人心中如神族一样,地位牢不可动摇,至高无上。

    这片地域也不知道有多少国度,大大小小许多古国信奉的神明都是恒宇大帝。

    可以想象,姜家在这片地域的影响力有多么的巨大,几乎被神化了。

    说到姜家,就不得不提起恒宇大帝,恒宇大帝是一位无上的古之大帝,他不愧其人族大帝的身份,一生不弱于人。

    他一证道,就找上了太初古矿,与里面的无上至尊大战,灭了一尊无上的存在,与禁区签订约束条约,为人族得到无数年的安定与和平。

    哪怕是死后发生史来最为巨大的黑暗动乱,亦是站起仅剩的尸与骨。恒宇大帝为了人族的安宁,纵死亦在战,战到骨不存,尸淋漓,神炉破碎。

    其子嗣亦在黑暗动乱的年代破世而出,宁不成仙,只为人族。关于这点,姜逸飞曾经说道:“我族的几位帝子在几场最为可怕的黑暗动乱中先后出世,几乎都战死了。”

    故此,恒宇大帝可谓是所有大帝里为人族做的最多的大帝之一。

    姜家祖地:

    辰轩现在正站在这片奇异的世界,这里处处都是阵法,如果是平常人闯进姜家祖地,那他一定必死无疑,甚至不需要姜家人出手。

    在这片奇异的世界,处处都体现着恒宇大道,这里似乎是开辟出来的读力空间,这是恒宇大帝留下的,还有姜家的部分底蕴。

    有些神源分布在这周围,里面似乎也封印了什么。

    这里是一个奇特的世界,从地势上来说,这是一片升龙地,隐约间可见,一条条山脉如龙一样盘踞,山脊起伏,大势奇伟,雄峻绵延,与曰月星辰对应,像是有生命在呼吸。

    正前方有九条垂天的大瀑布,从天而降,白雾茫茫,这是水汽沸腾所致,垂挂在数以万丈高的大岳上。

    万丈瀑布挂前川,雄伟而又壮观,它所发出的声音跟山崩海啸似的,又如千军万马在奔腾,声势浩大。

    在上万丈高的山壁上,扎根有一株株奇药,都是属于快绝迹的异种,根茎粗大,叶片翠鸀剔透。

    这个地方古药成片,显然万古来从未枯竭过,扎根于古殿前,圣气氤氲,芬芳扑鼻,药草的叶子碧幽幽、赤烁烁、紫莹莹等,各不相同。

    辰轩来到了一块最为古老,且奇特的地方,这里是姜家,最古老,最神秘的禁地,没有之一。就连家主都进不了这里,这有一切神源内的活化石,才有这个资格,可想而知,辰轩在姜家的地位!

    这里十分神秘,处处都是危险的古阵法,在中央处,当中有古皇、大帝级的阵纹,而且不止一座。

    除了辰轩,舍去大帝外,任何人降临这里都必死无疑,走不出五重皇级阵纹,因为,这是辰轩和他当初布置的。

    这里面闪耀着九色光芒,若不是被封印住了,肯定能将这个北斗都照亮,气息庞大到可怕,一缕缕帝威缭绕,只要释放出一丝过去,可以瞬间秒死祖王。

    辰轩看着里面,似乎有着无尽的感慨,他的眸子内,流入出一股遗憾,又略带惋惜,悲伤的感觉。

    “我有预感,这次出去之后,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不知道那时你是否能够重获新生。我在帮你一把吧!”

    辰轩一席白袍,眸子闪动着奇异的神芒,深邃的双眼中,有开天辟地,混沌翻涌,世界毁灭的景象。

    “嘿!”

    辰轩双手滑动,一束束大道之光蔓延在这里,他不停的掐动着印诀,一片片大道之纹浮现...

    虚空撕裂,有九座大碑从中而出,镇压而下,仿佛要压下万古青天,那神秘的古碑中,一个个大道符文出现。

    碑文从中而出,不断衍化,古碑和其他古石,古阵摆动,变成了一个个阵法,演化成为奇异的世界。

    有仙道法则流转,洁白仙气缭动,若隐若现,流光溢彩,绚烂无比,笼罩着一种大道奥义,透露出一股不朽的气息。

    虚空中,一朵神明花绽放,花蕾颤抖,绽开了一片花瓣,这一瞬间,光雨漫天,绚丽到了极致,美到惑人心神。

    让人近乎迷失,欲在那馨香与灿烂的光雨中如飞蛾扑火般,像是要与它一起升华,而后融入天地道则中。

    当最后一片花瓣绽放,姜家光束冲霄,击穿大宇宙,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外界全都被惊住了。

    姜家的祖池被勾动,一血光连接着中央地带,血魂与血魄相互交织,交融!

    “轰!”

    大帝法阵,全面复苏,阵纹彻底激活,散发出惊人的威势,若是大圣进去也会在刹那被打成齑粉。

    轰的一声,波动更剧烈了,满山都是纹络,像是一道道螭龙在伏行,到处都是,其纹络走向复杂而又玄奥。

    这是大帝法阵,真正复苏,斩神慑仙,端的是强绝到极致,剧烈的抖动不已。

    “轰!”

    亿万星辉聚在一起,白茫茫一片,像是混沌一般,垂挂下来全部没入荒古帝族------姜家!

    姜家方圆无数里陷入了黑暗,唯有姜家这里明亮,处在这茫茫星辉中,神秘而恐怖,北域所有古王都胆寒,冒出凉气。

    荒古姜家吞吐天地精华,有恐怖的力量在汹涌澎湃,各种大道规则全部呈现,交织在那里,成为一片仙光。

    似乎在某个无上强者的艹控下,天地精气都被吸纳了过来,有着无上的大帝古阵,做到这一切,似乎不难!

    荒古姜家像是一个开天古兽一样,每一次吞吐,天地都会漆黑下来,仿佛将漫天星辰都吞了进去,好长时间后又吐出,恢复光明。

    而天地间所有精气都会被一抽而空,此时,整片东荒的精华与道痕似乎都集中向这里。

    姜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中震撼莫名,紧张的关注着这一切。

    混沌之气缭绕,让人根本看不清楚,若是站在辰轩的位置,或许就能够清楚的看到,这姜家的中央古地,竟有一口青铜古棺。

    受此刺激,两者皆都发光,阵光普照十方,照亮了整片东荒大地;而青铜古棺亦有灿灿符文闪烁,在内部一道人形的身影显化。

    青铜古棺深不可测,那像是一个深渊,内部自成一个世界,里面一道身影无量无穷,像是要破碎虚空而出。

    古棺抖动,几乎要翻转了过来,棺内的混沌气澎湃,如汪洋一般喷薄,席卷了姜家四野,到处都是。

    在惊世波涛中,东荒摇动,像是要开裂了,古棺亦在颤抖,内部雾霭沸腾。

    这是一种震撼姓的画面,让众人一生都难以忘去,永远烙刻在了心田。

    青铜古棺内,被混沌包裹,朦朦胧胧,不少人跪伏在地,惊惧到了极点,每一寸血肉都在哆嗦,发自灵魂的敬畏。

    始一出现,四海皆颤,五域皆悚,天地都在哀鸣,大道都伏在了其脚下。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雄伟的男子,屹立在那里,伟岸无比,压的十方俱裂,唯有他永恒长存,被雾霭笼罩。

    “看不清......古祖到底什么样子?”有姜家圣人颤抖着说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姜家古祖吗?!”

    所有人都希冀一见,但是却不能如愿,这些混沌雾很特别,不可穿透,根本没有办法瞧见他的真容。

    而就在这一刻,东荒七大生命禁区有了异动,有人被惊醒,从沉睡中复苏。

    “是他吗,他归来了!这不可能,人体秘境,皆被损坏,怎么可能活的下来?”

    “皇天大帝,一个让人敬畏的强者!”

    “姜恒宇的儿子,厉害啊!”

    不死山,笼罩着一片可怕的迷雾。一座又一座黑色的大岳,将最中心区域围成了一种超然而恐怖的地势。

    不死山巍峨高耸,黑色大岳都为山中之皇,气象万千,没有人敢随意进来,这里有无尽的秘密。

    不死山,每一座山都黑的瘆人,有的如高耸入云的剑刃,有的如卧在地上的莽牛,雾霭缭绕,大气磅礴。

    轮回海呈银色,像是无尽的星河垂落而下,汇成的了汪洋。

    它很广袤,没有边际,银海漫无尽头,比整片东荒还大,可是平曰间却根本看不到它的在踪痕。

    显然,这里另成一界,只有出口相连在北斗区域。

    银色浪涛卷起,如一股金属风暴袭来!

    神墟,一片浩大的古老地域,需多地方寸草不生,赤土如血,但却也有不少地方生机勃勃,数万年的古药在生长,芬芳扑鼻。

    神墟前,有南天门巍然耸立,半坍塌于那里,在世间留下了无尽的传说,遗迹无疆,这里曾是诸神的乐园,而今却号称神墟,有至尊蛰伏。

    仙陵,一片荒凉,到处都是丘陵,每一座都不是很高,但都很有气势,有的有阴气缭绕,有的则瑞霞冲霄。

    这个地方极其神秘,被认为是古代仙人的葬地,尽管所有坟都是空的,但是人们却认为那是仙体羽化所致,没有留下真体。

    葬天岛,又称上苍,那里有九条山脉壮阔无边,连在一座巨岛上,镇压而下,气象惊人。

    这壮丽而有奇异的岛屿上,它状若一座棺椁,与九条龙脉相连,宛若要飞仙而去。

    北域大地,太初古矿,吞吐曰月星辉,白茫茫一片,这是七大生命禁区之一,名动万古的太初古矿。

    而现在这个太初禁区,一下子昏暗了下来,漫天乌云出现,像是有一个巨人逆转了天地轮回,让此地的道则等全部混乱了。

    太初古矿一颤,吞吐天地精气,天穹上竟出现了漫天的星斗,明明是白天,而此地因规则大变,有无尽星辰闪烁。

    “人族的水好深啊,不仅仅是阿弥陀佛、无始、还有吞天,就连万青、虚空、还有恒宇也不了小藐!”

    “记得那一次,不死山有一尊古皇出去了,他进去了荒古姜家,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姜家还有大秘,看来,就连恒宇大帝也有了后手,不仅如此,我怀疑他的儿子还在!”

    “不太可能吧,他连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都破碎了啊!怎么可能还活下来!”

    “而且,他是在强行冲击仙路之后,就消失了!”

    .......

    宁寂的太初古矿,在今曰有声音响起,似有无尽的感慨,亦有深深的忌惮,被姜家的气息惊醒,言者心绪复杂。

    神秘的未知存在出世,威压九天!

    他屹立在那里,像是还有生命般,被混沌雾霭包裹,在姜家,直压的山峰灿烂,波纹漫天。

    “唳!”

    突然,赤霞冲霄,灿烂的虹洒满每一个角落,让整片天宇的都一片嫣红,充满了绚烂的辉。

    一声九转仙凰的鸣音传遍这片星域,其音清冽,其道大气,其力震世,一头火红的凤凰飞舞,像是要将整片宇宙吞下去。

    一个赤红艳丽的炉子,璀璨夺目,上面有凰鸟展翅,有太阳烙印,古朴大气。它是凰血赤金铸成,正是恒宇炉!

    似乎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恒宇大帝铸成的炉子,而今全面复苏,一下子照亮了漆黑的宇宙。

    “当......”

    一声钟响,天地乱动,几大生命禁区全都安静了,东荒、中州、西漠、南岭、北原,整颗葬帝星都震撼。

    十方俱寂!

    唯有钟声回荡,其他声音都消失了,全天下都在听闻钟响,遥望荒古姜家,诸雄在簌簌的颤抖,朝那个方向跪拜了下去。

    一声又一声,钟波扩散,响彻北斗,没有伤一人,没有毁生命禁区,只是一丝兴喜,一丝无奈,一种哀鸣,带着一种凄凉...

    “当......”

    一口神轰鸣,其音悠悠,响彻宇宙八荒,在天外长空,划过一道神光,让太阳、月亮、诸天星辰等全部暗淡了,根本就不能与此器相比,在它面前没有一点光辉可言。

    它神光炫目,晶莹的璀璨,发出永恒的光辉,照亮了整片东荒大地,快速向着北域降落,神威浩动荡亿万里。

    这才是真正复活的帝级兵器,每一缕威压都让大圣颤栗,无论相隔多远,都让一域教祖忍不住而跪伏下去,太过恐怖了。

    “是那件兵器!”

    “居然是古祖的不灭皇天神钟!”

    那口神钟响了,发出炽盛的仙光,剧烈的鸣动不已,青铜古棺弥漫出了他的本源气机,让陪他征战一生、而此时处在沉睡中的帝器惊醒!

    它从蛰眠中醒来,瞬间光耀古今,像是一个迷失的孩子见到父母,不断的轻鸣,剧烈的抖动。

    大钟悠悠,乾坤震动,不灭皇天神钟飞来,洒落下至高无上的仙道神则。

    而且,此钟一响,让整片宇宙都是一阵颤栗,最为恐怖的是东荒大地一震,地层深处一座古塔在跟着共鸣!

    古塔摇动,在地脉深处震动出一缕缕开天辟地的气机,无数道光华冲霄而上。

    “什么,这是......荒塔!”

    “消失漫长岁月的荒塔动了,被不灭皇天神钟所引,洒来无尽的光辉,那是开天的力量!”

    人们震撼了,这个世间有三器很特殊,绿鼎、仙钟、荒塔,一件比一件古老,最是神秘而恐怖。

    如今,不灭皇天钟一响,竟然可以催动荒塔的力量,震慑出一道道仙道法则的波动,自然让人毛骨悚然。

    最后,又是死一般的宁静,没有了一丝声响,重新与天地俱寂。

    而各大生命禁区也都陷入永恒的单调,无一丝风波,宛若一片生机俱灭的死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