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玄幻位面大冒险 > 《玄幻位面大冒险》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幕
    第一百二十一章落幕(极尽升华,三千!)

    蓝金神鞭再次被挥舞,一道又一道蓝金神光撕裂宇宙海,蓝金神鞭挥舞个不停,压塌宇宙,上万种大道符文绽放。

    “轰!”

    辰轩回应给它的是一记飞仙诀,光雨洒落,宇宙灿烂,如一片最为耀眼的烟花在末世绽放,成为永恒当的一声巨响。

    光雨洒落,如花瓣飞舞,撒满了宇宙,那是飞仙之力,是专为抗击斗战圣法所创,攻击力举世无匹。

    光雨漫天,如一个人在举霞飞升,要突破世界屏障,进入仙域世界。

    太强了,光是那种气息就让人颤抖,承受不住,就连大圣都臣服,跪在了地上,顶礼膜拜,不由自主叩首。

    蓝金神鞭横飞了起来,差点被震碎,“玉衡大帝”艹控它连续横空,不断后退,艰难化解这一击。

    玉衡大帝拿着蓝金神鞭一晃,周围出现一片神魔,再一烁,又出现一片光雨,竟然同样是飞仙之力,且缭绕着北极仙光。

    传说那些都是成仙路上的东西,它竟然汲取了这么多,现在释放了出来。

    “轰隆!”

    在玉衡大帝左右,十万神魔咆哮,那都是它斩杀过的天骄,而今成为了魔魂为它所用,承受它的法则与道,一起共舞,助涨其杀气。

    “轰!”

    千军万马奔腾,玉衡大帝挟无上神威杀来,各种法则与秘术一齐迸发,这是要杀破苍天,得见帝血的冲击。

    辰轩双手一划,各种星光飞舞,在其面前铸成一个有一个强者的身躯,羽袖一甩,百万大军扑杀了出去。

    每一个都蕴含有一缕至高的法则,看似是撒星辰成兵,但却绝不止于此,因为这是狠人大帝为了对抗兵字秘而创下的法门。

    果然,随着辰轩双手再次划动,那神鞭猛烈震动受到了一股可怕力量的牵引,即将要被拉扯过去。

    与此同时,那百万身影扑杀而至,斩杀神魔,屠戮众强,冲散仙光,将什么都给打破了

    辰轩出手凌厉无匹,手段可怕直接一记就摧毁了那些神魔,杀气极重。

    “杀!”

    “玉衡”如一个荒兽般,吞纳八荒精气,宇宙海都快熄灭了,所有星辰之光都向它聚集而去。

    辰轩并没有立刻跟过去,看到它这样后,双手交叠,缓缓抬起,状若持着混沌仙葫,对准了“玉衡大帝”。

    缓缓地,在那双白皙有力的双手中,出现的仙葫,符文三千六百,瓶口对准了“玉衡大帝”。

    “玉衡大帝”移形换位,躲避这一击。

    然而,辰轩的速度太快,双手驭龙,跟着转变方向。

    “轰!”

    天崩地裂,宇宙崩塌,那混沌中喷薄出的力量浩瀚如海,符文亿万,将那“玉衡大帝”直接淹没,至于茫茫杀气全部溃散。

    “以我帝血活祭天!”被击中的“玉衡大帝”大吼。

    嗡的一声,这片宇宙被点燃了,时间、空间都是他的禁忌秘术作用范围内,“玉衡大帝”身上淌血,染红宇宙,而后轰隆燃烧,发出道鸣。

    一瞬间而已,辰轩被淹没了,这根本躲避不过。

    “噗!”

    辰轩遭遇重击,在天空中炸开,这是玉衡大帝最恐怖的手段之一,号称活祭天下。

    他是以自己的血与生命为引子,藉此献祭,毁掉敌人。

    辰轩恢复了过来,重组躯体,神色严肃,还没有把玉衡大帝打到频死,他就吃了一个暴亏,若是玉衡大帝拼命,那就不得了了。

    “轰!”

    辰轩主动攻杀,异象锁困永恒,定住了玉衡大帝,他左手捏天印,右手捏地印,眉心运转九秘,脚下狠人秘法如虹,他化成了一团火光,熊熊燃烧,大杀而至。

    “噗!”

    这一次辰轩大胜,将玉衡大帝打爆了,这么多强大的秘术齐出,快而准而狠,玉衡大帝那么强大也承受不住,血肉横飞。

    “杀!”、“杀!”......双方都开始拼了!

    “轰!”

    神力盖世,双方惊天动地的一击将神话战场打的四分五裂,波及到了外界,这让人震撼,当年至尊战都不见得这般恐怖。

    两人都动用了皆字秘,十倍战力提升,故此打出了这样惊世一击!

    “玉衡大帝”也掌握了皆字秘,不过这种秘术也不见得是致胜的关键秘术,任何一术达到极致都是可怕的,只是此时同时施展,彰显了其威。

    这一战,杀到天地昏暗,这片宇宙崩碎,神话战场被毁的不成样子,厮杀了数千招,依旧不分胜负。

    打到后面,战斗越大的惨烈,两人都开始拼命,辰轩打到发狂,玉衡大帝打到破灭,一杆有些残破的蓝金神鞭再次抽来。

    “滚!”

    辰轩大吼,只有一个字,气息更狂暴了,在这一刻皆字秘运转,整个人都晶莹剔透了起来,像是琉璃神金般,连血液流动都清晰可见。

    “轰!”

    这一拳霸绝天地,盖世无双,打出了他自遮天以来的最强一击,以后能否再达到这一境地都不可知。

    “喀嚓!”

    那杆蓝金神鞭当场寸寸炸开,一片最为恐怖的蓝金碎芒,倒卷而回,不少碎块刺进了玉衡大帝的强健躯体中,血液溅起很高。

    这一拳让人震惊,辰轩直接毁掉了一件皇道兵器,如此威势,古来罕见,只有有限几人可以这般刚猛。

    只一击而已啊!

    要知道,那是以永恒蓝金铸造而成的兵器,状若神剑,有一十二个节,铭刻了天地间最可怕的道纹,结果就这样被毁掉了。

    “以我神血铸不朽!”

    玉衡大帝大喝,他并未急着修复,只是护住了己身,而后发出了这样的魔音,震动了万古苍天。

    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浩荡,一具神魔般的身影远处走来,流淌岁月的气息,恐怖无比,强大之极。

    “轰隆!”

    星河滔滔,无尽大星铺天盖地而来,如同海水一般汹涌,法则与秩序神链交织,贯通了古今未来,宛若上苍发怒。

    辰轩和玉衡大帝打到天崩地裂,一切道痕都被磨灭了,辰轩将玉衡大帝的肉身击裂,但他自己双手早已折断六指,鲜血洒溅,断指飞起。

    这个地方帝血四溅,天地迷蒙,猩红一片,无比惨烈。

    “杀!”、“杀!”......

    轰隆一声,他们进行极道绝巅的对抗,大帝生死战,辰轩九秘合一,这招是一个湮灭般的盖世神术。

    然而,并没有出乎意料,玉衡大帝也是这一招,他也早已收集全九秘。

    “轰!”

    神话战场被打碎,他们杀入了另外一片战场。

    大战接近尾声,辰轩乱发飞扬,眸绽冷电,演化自己的道与法,与玉衡大帝争霸,决一死战。

    一声长啸,所有尽展,整个人都化成了仙光,横扫前方。

    终极一击!

    宇宙失色,万古崩塌,星域各地所有强者都骇然,这种攻击太刚烈与强大了,如何抵抗?

    最后,什么都看不到了,炽盛一片,茫茫无边,曰月星河一颗接着一颗的炸开,宇宙边荒大破灭。

    无尽的光成为了唯一。

    神说要有光,这是在创世!

    混沌炸开,大宇宙颤栗,茫茫光海中,两道人影渐渐显化而出。

    “噗!”

    最终的一击,玉衡大帝的仙台被打中,仙雨飞洒。

    他的生命走到了终点。仙台被轰塌了,元神粉碎,终是送他上了绝路,必死无疑,回天乏力,若是其他人早已化成了宇宙尘埃,唯有他立而不倒。

    “为什么!?”辰轩显得有些不解。

    最后一击之中,玉衡大帝收了几分力道,所以辰轩现在的状态较好,仅仅只是受到重创和元气大伤。若是玉衡大帝那一击全力出手,即使杀不了辰轩,那也能将其杀到频死。

    “没有为什么。何必呢!”玉衡大帝叹了一口气,他的第二句话,似乎是说给紫金光芒听得。

    辰轩沉默了一下,问道:“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

    “其实我不想打,但这是宿命,不可避免。纵为对手,但我却希望你能脱离出去,不要问为什么,因为没有为什么。”

    听到玉衡大帝的话语,辰轩似乎想起了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他不由向玉衡大帝问道:“脱离是什么?为什么要脱离?怎么样脱离?脱离就这么难吗?”

    “想要摆脱出去确实是难啊,我也不知该如何。就连比你强大的人也不见得可以脱离出去,这条路要靠你自己慢慢去走。”

    辰轩眉头紧紧一皱,他推理出了一些东西,但却依旧很凌乱。

    “它们的可怕,你现在见到了吧!”玉衡大帝突然问道。

    辰轩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这是指三十三天外争斗的两大无上存在。

    “那根本不是他们的本体,那只不过是他们的一缕化身罢了,甚至连化身都算不算上。”

    玉衡大帝道出的这一则重大消息,让辰轩吃惊不小,却说他自己很高估青铜塔了,但却依旧低估了。

    “它们已经争斗了不知多少岁月了,他们仅仅只是他们博弈之间的棋子罢了,或许连蝼蚁都不算。”

    “这一方世界或许连棋盘都不算,这里的天地万物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触手可灭罢了,想要挣脱出去。难!难!难!啊!”

    玉衡大帝一连说了三个难字,这无不体现了他的无奈,他的一番话语也让辰轩知道了更多,但却未必是好事。

    “我先走一步了,不想葬于这一片星河中,我想回去了。”玉衡大帝说罢,头颅炸开,化成一片绚烂的光雨,没入黑暗的宇宙深处。

    而他的蓝金则是一阵哀鸣,将粉碎的蓝金神鞭收集过来之后,神鼎发出铮的一声,尾随而去,消失在星河间。

    三十三天外的紫金光芒并没有去救援“玉衡大帝”,以它的绝世神通,想要将现在这个状态的玉衡大帝救下来也依旧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但它却没有过去,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去在意“玉衡大帝”,仿佛“玉衡大帝”就只是一只蝼蚁,一枚棋子,完全没有去施救的必要。

    神秘的紫金光芒和青铜塔的争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下面辰轩和“玉衡大帝”的战斗结果似乎真的能够影响上面。

    在最后的一击之中,紫金光芒被青铜塔震灭,依稀间,辰轩仿佛看到了里面是什么------紫金光芒内似乎有一口钟。

    一口紫金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