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近身兵王 > 《近身兵王》第十卷理想年代 第1154章 底波拉困局
    按说底波拉一旦死亡,需要由其女儿继任底波拉职位,这也就是说底波拉必须有足够的生育能力。其实这是一个制度缺陷,如果底波拉无后,或者只生了儿子,会导致“底波拉”后继无人。

    比较幸运的是,自从有了先知会这个组织机构之后,无数年来每一任底波拉都留下了女儿。

    可以说,每一代底波拉都有两个任务,一个任务就是监督先知会各项运作,另一项任务就是生孩子。底波拉可以不结婚,但必须生一个女儿出来,如果生出来的是儿子,那么就继续生,一直到生出女儿。

    这个不难理解,一个女人如果不停的生孩子,最后肯定能够生出来女儿,这跟很多华夏人坚持要儿子的性质是一样的。先知会的制度设计者们,当年可能也是考虑到这个自然因素,所以才留下了这么一条规定。

    这一代底波拉没有留下子女,“底波拉”已然后继无人,可事情跟以赛亚设想的不一样,很多人坚持反对废除底波拉。大多数人认为,先知会仍然需要底波拉这个职位,应该就像选举大先知那样,重新选举一个底波拉出来。

    但到底应该如何选举,又应该怎样确定备选人的范围,因为先知会的制度当中并没有过规定,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操作,结果事情陷入了无休无止的争论之中。

    每一个人都对如何选举底波拉,有着自己的一套见解,同时每一个人都无法说服其他人。这种争论让以赛亚深感头疼,同时又无可奈何,结果事情就这样僵持住了。

    只要没有底波拉,就不能进行大先知选举,所以弥迦的位子就这么空着。

    那么k先生是否知道这些呢?

    无论k先生是否知道,都不能杀了以赛亚,因为以赛亚一旦死了,局面可就完全不一样。

    苍浩杀了弥迦是一回事,毕竟先知会还有其他三大先知,但k先生如果杀了以赛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四大先知已去其二,再加上底波拉也已经死了,犹太人会立即团结起来重建先知会。现在是问题的那些问题,到时候就全都不是问题,要知道犹太人一旦团结起来是相当可怕的,到时新的先知会就会带领犹太人对k先生全力复仇。

    同样一件事情,在不同的时期发生,产生的结果就会完全不同。

    而且,只要以赛亚继续活着,犹太人内部就会继续争吵。没有选出新的底波拉和弥迦,对k先生来说也是有利的,更加容易控制先知会。

    这就意味着k先生还真不能杀了以赛亚:“看来你对我的心态把握的非常清楚!”

    “所以我才要告诉你别轻慢先知会。”以赛亚悠然说道:“没错,你确实很高明,成功的把先知会捆绑上了你的战车,我们不得不服从你的一些命令。然而,我们的服从并不是无限度的,你最好掌握好这个限度,否则结果会是两败俱伤。”

    k先生没再说什么,而是站起身来俯视着以赛亚,那架势看起来有点像是想要掏枪。

    不过,k先生最后也没有拔枪,而是转身离开了,没有说一句话。

    阿摩司冷冷一笑:“看来这一次他让步了……”

    “他必须让步。”以赛亚自信满满的说道:“我让人伏击他的手下,就是为了逼迫他让步,从现在开始他必须端正态度。”

    “我也觉得这一次伏击非常成功。”何西亚非常满意的道:“我们确实应该让k先生见识我们的力量,否则真的就把我们当做了提线木偶!”

    阿摩司问道:“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继续观察。”以赛亚淡然吩咐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们要摸清楚k先生所有底牌,知道k先生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们可以放心,当我达到了我的目的之后,我一定要让k先生付出生命代价。”

    阿摩司急忙问:“你是说一定会杀了k先生?”

    “当然了。”以赛亚斩钉截铁的道:“从第一次见面,我就想要杀了这个人。”

    阿摩司放心了:“那就好!”

    “如果有人一定要成为巴别塔,不应该是k先生,当然更不可能是朴正金,更应该是我们……”深吸了一口气,以赛亚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如果巴别塔的传说是真实的,那么这万物之上应该有一个至高主宰,我很想知道这样一个主宰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先知会会见k先生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在场,那就是伊赛普。

    伊赛普奉命执行刺杀底波拉的计划之后,深受以赛亚的信任,被以赛亚留在身边,几乎成了贴身保镖。

    伊赛普身边的人都是轮岗的,有工作时间也有休息时间,几个小时之后,伊赛普就下班了。

    伊赛普回到家里之后,从保险箱取出一部保密手机,给底波拉把电话打了过去,如实叙述了发生在先知会的一切。

    底波拉虽然人在运河城,但对运河城发生的事情不怎么关心,因为知道苍浩一定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底波拉对巴别塔的传说倒是非常感兴趣:“我还真不知道,一美元背后的金字塔,原来说的是巴别塔。我更没想到的是,原来平壤那座破楼也象征着巴别塔……”

    “我对这些事情同样很惊讶。”伊赛普在先知会的时候噤声不语,就像根本不存在一样,这个时候却把想法全都说了出来:“美元,从诞生到今天始终没有太大变化,也就是说今天的一美元图案,沿袭的是历史上的设计。国的开国者为什么要在美元加入巴别塔,恐怕就只有这些开国者们自己知道了,奈何这些人全都已经化作枯骨。或许国的历史有什么隐秘,只不过今天的人都不知道。至于柳京大厦,象征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这倒是不用多说什么……”

    “还有就是以赛亚提到过,似乎有那么高高在上的一群人暗中操控着一切……”底波拉一边整理着思路,一边缓缓说道:“我相信他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事情,但又不是充分了解,不愿意多说。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群人,跟巴别塔又是什么关系?”

    “我认为如果真的存在高高在上的这些人,那简直就是神了,而巴别塔对于神来说可能是一个暗示。”顿了一下,伊赛普继续分析道:“巴别塔首先是团结协作的结果,但这种团结最后被破坏了,人们被分化成了诸多民族。而且巴别塔一旦修建完成,就是对天国秩序的挑战,所以‘巴别’本身是混乱的意思。纵观人类历史,一直都是治乱相循,和平之后是战争,灾荒之后是富足。巴别塔的意思就是告诉人们,永远要敬畏这种规律。”

    “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底波拉点了点头:“你不仅是一个优秀的战士,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情报人员,让你给以赛亚做保镖真是太可惜了。”

    伊赛普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希望先知会能够尽快回到正轨。”

    “如果你没有其他情报了,我们就先说这么多……”底波拉叮嘱道:“只要以赛亚那边又有什么动静,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伊赛普点了点头:“好的。”

    为了保密起见,底波拉和伊赛普通话时间都很短,底波拉挂断了伊赛普的电话之后,立即给苍浩打了过去。

    虽然底波拉不太关心亚丁之魂感染者,但事情既然是针对苍浩的,那么就应该让苍浩知道。

    苍浩听底波拉把经过说了一遍,呵呵一笑:“我已经猜到了。”

    “你……猜到了?”

    “对。”苍浩点了点头:“我把眼下的对手逐个分析了一下,最后锁定了k先生,只有他才有能力也有动机,把亚丁之魂感染者运送到运河城。”

    底波拉有点失望:“这么说我就不应该给你打这个电话。”

    “不,你给我打的这个电话非常重要……”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看起来以赛亚对k先生确实不满,我先前猜测他们两个会有一番冲突,结果以赛亚马上就出手了。”

    “这个你又猜到了?”

    “虽然猜到了,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苍浩告诉底波拉:“亚丁之魂感染者给我们造成了很大麻烦,现在以赛亚帮忙报了一箭之仇,按说我们庆祝一下才对。”

    底波拉呵呵一笑:“我也是这么想。”

    “还有,我对以赛亚话里透出的其他信息非常感兴趣,看起来这老家伙真的知道不少事情,没有白白活过这么悠久的岁月……”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对至高无上的那些人,还有巴别塔,我认同伊赛普的分析。巴别塔就是警示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但也别忘记否极泰来。不过,虽然说我也认同这种分析,但我是一个比较有反抗精神的人,在我看来挑战天国秩序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让朴正金去做这样一种英雄实在是太特么讽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