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何以言欢 > 章节目录 安宁&陈宥亭(番外)
    如果你喜欢一个男生,那么,就果断的去追吧,要知道,女追男隔层纱,很容易就会的手的。

    如果你厚脸皮的倒贴了,对方依旧对你不冷不热的,那么,果断的放手吧,因为你都倒贴了,他竟然还不表示表示,如果不是不爱你的话,那么他就是gay。

    ——来自某个论坛知名情感大师。

    对于陈宥亭是不是gay这种事情,安宁原先也是疑惑的,就算是湿身诱惑也试过了,她的牺牲可谓是非常大的,无奈,陈宥亭依旧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人都赖在他床上不肯离开了,他竟然一点儿其他的想法都没有,也不趁机做点儿什么。

    安宁是一个聪明漂亮的小姑娘,所以,她觉得,不是自己的魅力不够大,而是因为,陈宥亭不喜欢她,或者是gay。

    为了这件事情,安宁很伤脑筋,她一个人趁着假期,跑到了酒店去找蔺彩。

    “姐,你说陈宥亭会不会喜欢男人啊?否则,我怎么躺在他的怀里,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啊。”

    然后,她得到了蔺彩的保证,陈宥亭绝对不是一个gay,他绝对钢管直,至于为什么没有反应,这个得她自己弄清楚。

    于是,安宁从蔺彩的那儿弄来了一套女追男经验大全。

    第一点:要让你喜欢的人,知道你自己的个人魅力,你得让他知道,你对他死缠烂打,不是因为你没有人要了,而是因为你太过喜欢他,找一个优质的群演陪你演一场是绝对有必要的。

    安宁的眼睛亮了,果然是好主意,找一个比陈宥亭还要帅的演员,假装追求自己,让陈宥亭产生危机感,说不定他们的关系,就会更进一步。

    当天下午安宁就找到了一个极品帅哥,在陈宥亭的面前晃悠着。

    这所大学,对于学生谈恋爱的事情,管的不是很严,所以在校园里面,到处都可以看到成双成对的小情侣。

    跟在陈宥亭的身后转悠了一整天,也不见陈宥亭有什么反应,安宁看了看身边的男人,难道,是因为身边的这个颜值不够高,陈宥亭压根儿就不放在眼里?

    晚上的时候,陈宥亭忽然停住了步子,以一个大人的口吻说:“你这交的都是些什么狐朋狗友。”

    那语气嫌弃的啊,简直无法描述,安宁果断的给钱,让这个群演走人了。

    明明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却在她和别的男生关系亲密的时候,一点儿醋都不吃,陈宥亭果然是不喜欢她的。

    第二点:怒刷存在感,要让一个人喜欢上你,你得先让他记住你,怎么样才算是彻底的记住了呢,那就是,他在吃某一道菜的时候,能够想起你,在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也能够想起你,甚至在某个特定的日子里,还是能够想起你,这样,就算不爱你,他也一时半会儿忘不掉你了。

    这一次,安宁是半信半疑的。

    陈宥亭吃饭的时候,安宁拿着一大盘烤鸭来了,往陈宥亭的身边一坐,大口大口的吃着,结果,吃撑了,靠在陈宥亭的身上,不动了。

    “我说你是属猪的吗?这么能吃,而且还蠢。”

    再次收获了满满的嘲讽,安宁闭着眼睛,装死。

    第二天,在图书馆里面,陈宥亭正在安静的看书,安宁就躲在书架后面盯着他看。

    没多久,一个美术系的女孩子,挨着陈宥亭坐了下来,两人聊了两句之后,女孩子拨了拨自己那乌黑的秀发,发丝正好扫在了陈宥亭的身上,远远看去,陈宥亭却仿佛一点儿都不在意。

    手里握着的一本书,都快被安宁捏皱了。

    太可恶了,竟然和别的女孩子这么的亲密,跟一个画画的有什么好聊的啊,分明学习的是酒店管理。

    就在这个时候,女孩子掏出了一封情书。

    安宁整个人都爆炸了,这什么年代了,跟人表白竟然还写情书。

    最最可恶的是,陈宥亭竟然连拒绝都没有,竟然还接受了,该死的陈宥亭,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了吗?竟然还敢任人勾搭!

    安宁气的咬牙切齿,陈宥亭的笑容,却愈发的开心了。

    她扔下手里的那本书,忿忿的离开了。

    安宁想通了,陈宥亭可能是真的不喜欢她,别的情侣都那么的恩爱甜蜜,却唯独她们两个,一点儿都不像是一对情侣。

    决定了,再试最后一次,如果不行的话,那就放弃吧!

    安宁撑着下巴看着天空,模样好不忧伤。

    情人节那天,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天气更加冷了,不少的女孩子,开始学着织围巾,送给自己的男朋友。

    安宁为了织一条围巾,手上戳的伤痕累累,但最后还是弄出了一个不能见人的半成品,她扔掉了毛线,一个人嘤嘤的哭了起来。

    雨,下的更加大了。

    安宁看着在雨中撑着伞,牵着小手漫步的情侣们,一咬牙,冲进了雨里。

    “陈宥亭,我爱你!”

    雨水淋湿了她的衣服,可是,陈宥亭没有出来,几乎每一个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刻,安宁觉得就是一个大傻帽。

    当天晚上,安宁发起了高烧。

    她躺在医院的床上,整个人都烧的迷迷糊糊的,可是,她却还在想,为什么蔺彩这么容易就能够勾搭上江零,而她用了蔺彩教给她的方法,却迟迟都拿不下陈宥亭呢?

    想来想去,只有最后一个结果,那就是:陈宥亭压根儿就不爱她,全部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安宁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想,再也不要理会陈宥亭那个王八蛋了。

    当陈宥亭推门而入的时候,安宁却还是心软了。

    “你干嘛来看我,不是不喜欢我吗?”

    见陈宥亭不说话,她又骂道:“陈宥亭,你给我滚,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原本正准备坐下来的陈宥亭,听到了这句话,还是直起了身子:“我今天只是去买东西了而已,所以,没有看到你做的那些蠢事儿。”

    安宁冷哼。

    病房里又响起了陈宥亭的声音:“今天是情人节,我去给你买戒指了,你不想见到我就算了,我这就离开!”

    戒指?

    安宁从床上坐了起来,差点扯到针头。

    “给我的?”

    “要不然呢?”

    安宁又哭了:“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陈宥亭在病床边坐了下来,然后将戒指给她戴上了。

    靠在陈宥亭怀里的安宁,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钻石,偷偷地笑了。

    原来,蔺彩的方法,真的挺管用的。

    于是,某个说要恩断义绝的人,再次掉进了甜蜜陷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