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穿越市井田园 > 章节目录 番外:一家天伦
    番外:一家天伦

    成亲第五年。

    唐妙如今有多少钱,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萧朗对钱财没有什么感觉,除了给他媳妇儿花,他很少动钱。萧家老太太如今儿孙满堂,美美地享受天伦,家里里里外外打点得顺顺畅畅,她无半点忧心,更不去管。

    而萧朗却发现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媳妇儿财迷得有点过分,开口闭口钱、庄子、土地、果园、菜园、鱼塘……提及他的时候少的可怜,每每夜里情浓意蜜的时候,她还在口算账册。如今她心算越发迅速,眼睛一瞪,结果便在舌尖提溜。

    人家有了钱是为了享受名气,比如说盛家赚了钱总想着把院子布置的美轮美奂,花园布置的花团锦簇,卧房布置的奢靡华贵,姨太太一房又一房,顿顿山珍海味,绫罗绸缎,各种名贵器物古玩……

    可萧朗觉得他媳妇不是,她虽然也不断地修建宅子,种花种菜,每隔几个月就把房间重新布置一遍,可风格多样,绝对不是为了奢侈显摆。

    她似乎有那么一种嗜好,收集的嗜好。他还听她情不自禁地念叨“发了发了,这么古典的东西真是幸福呀。”那些东西明明是新做的,或者髹漆、螺钿、填漆、雕刻……反正不是古式的东西,萧朗一度怀疑她时不时魔障了,可观察一段时间,她很正常只是在面对那些从前没有的家具器物的时候会双目放光,浑身有一种夺目的神采,灵气逼人。

    萧强曾经不止一次笑话他,“你一辈子就为了唐妙?真没出息。”他觉得没什么好害臊羞耻的,他可以一辈子两辈子都为了唐妙。

    有人为了功名利禄,有人为了信仰追求,那他为什么不能为了唐妙呢?她是他的快乐是他的痛苦是他的灵魂是他全身心的爱。

    他何其所幸能得她一生共度!

    “萧朗,你又发呆!”唐妙喋喋不休跟他数算了一下卧房的重新布局,却发现他又开始心不在焉神游方外去了,不禁叉了腰,柳眉倒竖,凶巴巴地质问他。

    萧朗忙回过神来粲然一笑,“我不过是在想这个风格的你以前说没说过。”

    唐妙转怒为喜,蹭进他怀里踮着脚亲了亲他的下颌,娇嗔地瞪他,“你今儿没刮胡子,扎死我了。”

    萧朗伸手要抱她,她却轻盈地逃开去,妃色的衫子上蝴蝶轻舞,白绫群上桃花灼灼。她是三个孩子娘吗?他宠溺地看着她,无奈地浅笑。

    唐妙如今住的屋子跟娘家不同,娘家当初条件差,锅台连着炕头转,做饭取暖一体。如今不必那么苦,房间里冬天笼着地炕,临床的大炕也不过是为了方便待客,睡觉他们还是在北边的大床上。唐妙把自己前世对古代家居的所有幻想施展了个淋漓尽致,各种风格各式搭配,大俗大雅、精致考究、粗犷大气……有时候萧朗觉得自己进错了门,他的花花桃桃简直是个田螺姑娘,百变小狐狸。

    萧朗上前揽着她的腰帮着出谋划策,他提议接下来可以把屋子里隔断都拿掉,全部用淡绿色扎染团花的纱幔,如烟似雾的,春夏期间格外好看。说着外面几个孩子冲进来,带头的女孩子一身火红的袄裤,一手拖着个年画娃娃一样的胖男孩,白白嫩嫩胖嘟嘟的像个粉团子。身后还有四五个簇拥着他们,一路嘻嘻哈哈地冲进来。

    “爹,娘,枫枫庄庄,骑大马去……”粉团子挥舞着胖嘟嘟的小手挣开姐姐的束缚朝唐妙怀里扑去。

    “芋头,是红枫山庄,笨。”红衣裤的女孩子骄傲地笑。

    围着她的几个孩子也嘻嘻哈哈地闹。

    女孩子大名萧天赐,粉团子萧天佑。女孩子因为从六个月就会说话,一旦开口便叽里呱啦说个不停,经常吵得人一晚上不能睡觉,如今一生日三岁也不过才十七个月,却像个小大人那样没有她不知道的。唐妙说她叽里咕噜不像孩子,随口叫她小麻雀,她倒是喜欢这名字,自己对着镜子镜子咿咿呀呀地叫。而小儿子因为长得白白胖胖,粉粉嫩嫩的,大哥无疾说他就像个芋头,而且人前人后都这么叫,大家便也随了叫去。

    小麻雀看弟弟有人娘抱,便张臂让父亲抱,一边拿脚踢着芋头的腿,“你别总让娘抱,累着小弟弟。”

    芋头一听便将头使劲往唐妙怀里拱。唐妙呀的一声,瞪着女儿问:“啥小弟弟。”

    小麻雀嘻嘻地笑,“太奶说的。娘娘要有小弟弟,让芋头别总缠着你。”

    唐妙瞅了萧朗一眼,萧朗忙笑着请孩子们进屋吃点心,又让小丫头去厨房端甜汤来。孩子们一拥地冲进去,急得小麻雀管了这个管不了那个,又不许人家爬她家的桌子,还不许他们随便上她父母的床,又责怪芋头就知道窝在大椅子上吃点心,忙得她不亦乐乎。

    被他们闹得头大,便索性不管随孩子们耍去,转身又问丫头无疾在哪里。无疾虽然才四岁,可已经会背很多书。他从小跟着太奶最得太奶宠爱。老太太说无疾看着模样像他爹,其实骨子里不那么像,这孩子有点小大人,小小年纪性子温和有礼不像他爹小时候那么暴躁。而且很会讲道理,脸上笑嘻嘻的却一肚子心眼儿,谁得罪他他也不恼,回头找机就报复回来。

    不说远的,就萧强家那儿子,比无疾大了一周岁,可每次都被他耍弄得团团转,还一个劲说他好,死心塌地跟着他混。叔伯家的兄弟里里外外十几人,加起来也没他一个心眼儿多。三房的小叔叔比他大几个月,被三夫人宠得上了天,骄纵蛮横,暴躁无礼,小小孩子便喜怒无常。三夫人时常抱怨老太太偏心,以前偏萧朗,如今又偏无疾,而且老太太喜欢哪个孩子起来,那就是全家加起来都没他重。想当年老太太疼爱老三也是这般模样的,只可惜有了萧朗就把老三丢开了,如今有无疾萧朗也不算啥。三夫人有意无意地就总想挑拨仝芳唐妙几个。

    仝芳是就算婆婆对她不甚好的时候她除了因为萧朗的教育问题也没啥怨言,更别说如今婆婆待她比以往好上几分。而唐妙是表面嘻嘻呵呵心里想啥除了萧朗和无疾谁也猜不透,她懒得跟三夫人闹点什么,省得让老太太生气。这日子只要自己过得顺心,何必非要妯娌之间闹来闹去?所以对于自己的几个婶子妯娌的她都大方随和,不过却也进退有度,不会让她们得寸进尺或者无事就想生非。

    无疾可能受她的影响又或者天生如此,小小孩子就知道怎么对付三奶奶。三夫人背着人教儿子平安的话被无疾一引诱便当着大家伙的面说了出来,将三夫人臊得顿时无地自容。无疾却又会来事儿,笑嘻嘻地说平安哥哥最闹着玩儿。老太太仝芳几个听了也知道怎么回事,都不约而同看了三夫人一眼,什么也没说就那么过去,三夫人羞得比自己挪用家里钱被老太太抓了现行还丢人。她不好意思出门便躲在家里,平安倒是跟无疾亲近也喜欢跟着老太太。老祖宗想带孩子三夫人也没法,自己也不敢腆着脸去把孩子带回家,只等着过些日子那羞窘的心思淡了再出门。

    唐妙整跟丫头说这话,听旁边一个小丫头道:“少奶奶,那不是小先生吗?”无疾喜欢读书,婆子丫头小厮们都喜欢叫他小先生,他也喜欢,更加愿意读书。

    无疾正躲在门口的假山下面悄悄地往里张望,俊美的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渴望,看到唐妙的时候默默地转身就要走。唐妙赶紧跑过去,如今无疾大一点,已经不喜欢人家随便抱他摸他俊俏的脸蛋,所以她忍着想揉摸他的冲动朝他笑了笑,“无疾,进来跟弟弟妹妹们玩儿吧。”

    无疾咬着唇摇了摇头,水亮的大眼里却是满满地不舍。

    唐妙看得心头软得泛酸,也不管他小小孩子的原则,俯身将他抱起来,“走,我们进去看看娘娘新布置的房间。里面可宽敞了,可以玩溜溜蛋呢。”

    无疾有点犹豫,又向往的样子,趴在唐妙耳边小声道:“娘娘,爹爹不喜欢我,我还是不要进去了。”

    唐妙额头抵着他的脑门,笑道:“怎么会呢,你爹爹喜欢你得很,他不过是不好意思罢了。”

    开始那两年萧朗确实对儿子有抵触,可自从唐妙顺利产下龙凤胎,他便不再那么恐惧,对大儿子也和气了很多,只是一直以严父形象对待无疾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跟他相处,久而久之,他也有点不知所措,宁可躲着不见,见了面唐妙看得出他也想跟儿子亲近一下,可是出口语气便生硬起来,无疾见他那样自然的也有些害怕,父子两个便更没什么交流。老太太一见想当然就以为萧朗欺负儿子,立刻将他训一通把重孙带走自己哄去了。

    唐妙抱着儿子进了屋,萧朗看到无疾愣了下,神情不由自主地发硬。唐妙看了他一眼,将儿子往他怀里一送道:“你陪无疾待会儿,我带孩子们去花园剪花去。”

    她手一松无疾便往下滑落,吓得他小脸一白却不敢叫,只是用细瘦的胳膊抱住了萧朗的脖子。萧朗下意识地接住孩子,有点无奈地看着她,却又丢不开手,只好将儿子抱住,看着她转身乐呵呵地去招呼孩子们杀向花园。

    萧朗和怀里的无疾对视了半晌,两人一起叹了口气。

    他一直觉得无疾已经很大,都四岁了,可仔细想想他不过才两个生日。平日里他觉得儿子挺高,勤读书有礼貌,跟比他出息得多,想当然以为儿子不需要他。

    方才他没来得及抬手,儿子要掉下去的时候,那紧张煞白的小脸却又强自镇定的表情让他的心蓦然揪紧。不过是个孩子。他微微抿起唇角,“吓到你了。”

    怀里抱着个男人——虽然只是四岁的孩子,可他还是有点不习惯,转身将他放在身后的花几上。爷俩继续对视。最后萧朗有点不自在挠了挠头,笑道:“你太奶说如今你读书比我都好,是真的吗?”

    无疾抿了抿唇似是要斟酌如何哄父亲开心,笑了笑,“太奶说的是比爹爹小时候。”

    萧朗手指掸了掸他的鼻尖,“别总窝在屋里读书,多出来走走。”

    无疾低声道:“我总出去走的,不过在西院时候多。我和他们一起玩弹弓。”

    萧朗笑道:“你会玩弹弓?”这么小孩子。

    无疾点了点头,几句话下来已经放松了些,却还是不能跟他和伙伴们时候相比,“去年就会了。常爷爷给我做的。爹爹要是想玩,我可以拿来我们一起玩儿。”

    萧朗笑了笑,自己一个大人哪里还玩那些东西,刚要拒绝,对上儿子充满渴望的黑亮大眼,不由自主地便想起小时候的唐妙。他们都说无疾长得像他,可他总觉得这孩子眼睛跟他母亲倒是很像,黑泠泠的会说话,里面好像藏了个小精灵,眼珠子一转就有主意。

    无疾试探地握着他的手,“爹爹,我们一起去拿好吗?”似是生怕他拒绝,又说了句,“太奶说爹爹不喜欢无疾,可是娘娘和奶奶说爹爹喜欢无疾的,爹爹,你说无疾应该相信谁呢。”他歪着头,长长的眼睫忽闪忽闪,一副天真迷惑的样子看着萧朗。

    萧朗笑起来,抬手将他放肩头一放,笑道:“咱去告诉太奶,爹爹喜不喜欢你。走吧。”

    等唐妙领着孩子们把剪回来的花抬进院子的时候,发现萧朗正和大儿子玩弹弓打香头,两人全神关注,像能工巧匠雕刻出来的大小套娃一般,皆是一样的万字纹墨缎衣袍,鬓若墨裁,眉如远山。

    她笑起来,“哟。差点闪了我的眼。还以为眼花了呢。”

    萧朗和无疾的隔膜一直是她的心结,这两年她想尽了办法,利用一切机会,要么是老太太或者婆婆大寿,要么端午中秋等节日,甚至回娘家等等一切她觉得可以利用的时机,想方设法让他跟儿子亲近起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如此他反而越是抵触,嘴上说着喜欢那个儿子,见了面就是生硬的亲近不起来。她头疼了这两年觉得可能儿子长大就好了。却没想到今儿不过年不过节的,也没有什么要紧的,更没有天上下刀子,地震火灾发大水什么的灾难,他竟然就这么顺其自然地跟儿子亲近了。

    萧朗带着孩子们晚了个尽兴,夜里甚至好脾气地让三个儿女来挤他们的大床,霸占了他的位置。家人知道了连连跟老太太道喜,老太太一高兴让仝芳找戏班子来家里唱上几天堂会,把老妯娌还有亲家们都请来热闹热闹,一时间欢乐融融。

    萧朗却跟唐妙抱怨有点亏,趁着大家都看戏的功夫,孩子们围在太奶和奶奶们身边吃果子喝甜汤的时候,半拖半抱地把唐妙哄了出去。

    流觞早备好了宽敞的马车等着他们。

    萧朗得意地笑了笑,抱起唐妙快速上了车,让流觞赶紧出发去红枫山庄逍遥去。

    他要小夫妻的二人世界,蓄谋已久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