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次日曙光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九字木牌
    不得不说,即使这里的红尘女子,其样貌和身段气质,也堪比电视上的明星了。

    我越发的好奇,这个神秘的九窖,倒是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随着我逃跑似的从拐角处跑了出去,映入眼帘的,却又是另外一种景象,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

    本以为传说中的九窖,只是鱼龙混杂的小集市,毕竟隐藏在都市夹缝之间,在我脑海中顶多算是一个类似于赶集市场的样子。

    当我踏入这里的第一步时,就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

    眼前的房子全都充满了古朴气息,主要色调为黑,红,青三色,所有房顶都还用的瓦片,房顶边缘全是精致的木雕,有龙,有虎,有狼。

    放眼望去,每间房子之间几乎没有间隔,除了有小道穿过,面积也都不大,并且大多是只有一层,少许有两层的亭楼。

    街道地面全是青砖铺垫,和我进来的窄道子一样,地面被磨的透亮。

    估计是因为早晨,这里的行人并不多,但也依旧比外面要热闹。

    我前后看了看,也分不清哪里是哪里,就随便选了个左边方向,往里面慢慢逛去。

    街道很窄,两边开着门的古朴房子也不全是店铺,也有人居住的地方,我看到好几个老人,都搬着把椅子坐在门口闭目养神。

    越往里面走,人也越来越多。

    和我迎面撞过的行人里,确实各色各异,仿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又都给人一种不愿让人接近的距离感。

    有浑身脏乱,瘸着腿的长发汉子,也有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商业人士,还有穿着古代长袍的负剑男子,更有身着警服的现代警察……总之,什么样的都有。

    虽然我只是个学生,甚至还穿着校服走在街道上,但这里的行人并没有觉得奇怪,也没有任何人对我感兴趣。

    这点让我十分舒服,我从起先的紧张,逐渐心态放松的开始寻找目标。

    往里走了大约六七分钟左右,我看到了第一条岔路。

    我四处查看了半天,确定了这里是真的没有路牌子。

    犹豫了会儿后,我还是决定先进去看看,反正没人管我,大不了再走出来得了。

    这条路的前面两百米,两边都是很普通的店面,卖着香烟酒水之类的东西。

    再往里走,我就听到了闹杂了的声响了。

    因为刚刚在街道上实在太安静,此时的闹杂,让我极其不适宜,嬉笑声,催促声,喊骂声……还有各种拍桌子与机器的响声。

    刚走没几步,我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衬衣的中年男子,直接从屋里被踢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痛苦叫喊着。

    他躺着的地上,还有一滩血水,细看之下,竟是他的小臂,已经被人砍了下来。

    过了会儿,从屋内走出来两名脸色惨白的精瘦男子,其中一人手里提着刚被砍的血淋淋小臂,随手扔给了白衬衣男,冷声说道:

    五爷说了,明天这个点之前,凑不齐八百万的赌债,灭你全家。

    说完,两名男子便转身回到了屋内。

    八百万,我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白衬衣男痛的满头大汗,但也没有就此放弃,咬牙脱下衣服抱住断臂后,就踉跄着身子往出跑,只留下地上惨不忍睹的残肢。

    我这才明白,这里就是赌街了。

    难怪这里即使白天,也如此热闹。

    不过这条街虽然闹腾,但全都是专注于在屋内,外面的街道人倒不多。

    我想着这里的每条路应该都是相通的,再走回头路实在不划算,就干脆加快步伐往前走。

    赌街比我想象中要长的多,真搞不懂,这么长的街道,但两边的每间赌屋都爆满闹腾,咋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赌博……

    这时候,我难得看到了有个打扫街道的老爷子。

    心想,这该是个正常普通人吧。

    于是加快步伐走过去,礼貌的笑着问道:

    你好,老爷爷。

    老爷子专注于扫地,我这话音落下,他头都没抬一下。

    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伸手拽了拽老爷子的胳膊衣服,继续笑着问道:

    老爷爷,请问线街怎么走?

    这次老爷子总算是停下了扫帚,眼神奇怪的打量了我几眼,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抬头看向我时,我竟然看到他的眼珠子呈蓝色。

    我微微一愣,等我眨了眨眼再去看时,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比常人明亮些。

    老爷子开口说道:

    你去线街做什么?

    我直接说道:

    自然是找线索。

    老爷子始终盯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眼神里看清楚我内心想法般,继续问道:

    给谁找线索?

    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直接说道:

    我爸妈,他们失踪了,我要找他们只有这里。

    老爷子表情平静,说道:

    失踪了,咋不找警察?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笑着说道:

    哎,要是警察能帮我,我又何必找到这里来呢,老爷爷你到底知道线街在哪儿么?

    这老爷子顿了顿,最后总算是难得的挤出了微微的笑容,说道:

    自然知道,往前走拐过一条街走到尽头,就是线街了。

    就是这线街啊,规矩最多,普通人去了还未必能找到点儿什么,据说是要什么九窖函,方能真正的买到线索或雇人去查线索。

    九窖函?这徐有才没有告诉过我啊。

    我连忙问老爷子:

    请问九窖函在哪里可以得到?

    谁知这老爷子已经拿着扫帚慢慢走开了,一边走一边摇头说道:

    我一个糟老头子,哪里知道什么九窖函哟……

    我焦急懊恼的看着老爷子离开,脑中也不停在回忆徐有才的话,确定他没有跟我说过什么九窖函的事。

    这该如何是好?

    我在这九窖里人生地不熟的,连路都找不着,别说是弄什么九窖函了。

    后来想了想,反正已经走到了这里,不如先去线街去看看情况。

    我刚迈起步子,就发现地上掉了个木牌子。

    我弯身捡了起来,木牌子和这里的古房一种风格,上面雕刻了栩栩如生的动物图案,正中央还印有一个奇怪的红色圆章,圆章上的细纹看不懂,倒是最中央刻了九字。

    我把木牌翻过来一看,顿时欣喜万分,竟是九窖函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