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99章 番外之宴尘妙妙(3)
    顾家上下都围着顾墨铭打转,顾墨铭是罕见血型,顾老爷担心独子出意外,事先就在医院留了血袋。

    一去到就急忙包扎伤口输血,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你们也知道病人血型特殊,本市的医院都告急了,如果下次再不注意点,我们也不能保证不出意外。”

    顾夫人急忙点头:“是,我们一定注意!”

    医生嘱咐完离开,顾夫人扭头就问管家:“怎么回事?!不是叫你们看着少爷吗?”

    “抱歉夫人,我们都以为少爷睡了,就大意了。”

    “又是玩刀?”

    “对……”

    “唉,这病要是能治,花多少钱我都愿意!”顾夫人叹一声,转身走进病房。

    房间里,顾墨铭手上插着输血管,胳膊上缠上了白色的纱布。

    “儿子……”

    “别吵我要睡觉了。”顾墨铭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打断她的唠叨,转过身背对着她躺着。

    顾夫人继续说:“你别怪妈啰嗦,你这次割到骨头了知不知道?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玩刀子,你怎么总是不听?”

    “割的是我你在这里瞎嚷嚷什么?”顾墨铭还没好气的说。

    顾老爷厉声喝他:“胡闹!你是我们的儿子,你怎么就不能听话一点?”

    “顾宴尘听话,你们收他做儿子好了。”

    “爸爸收养他培训他,就是希望他以后辅佐你,你看看你现在,没事就折腾自己,你不疼我们看着心疼啊!”

    “烦死了!出去!我要休息了!”

    顾夫人叹了一口气,拽了拽顾老爷:“……走吧。”吩咐门边的管家:“看着他别再出什么意外了!”

    “是!”

    顾墨铭手受伤了,就成了不去上学的借口,成天就待在家里。

    顾夫人嗜赌,顾老爷又公事繁忙,他们不在家顾墨铭也乐得自在。

    受伤的纱布还没拆,就拿起手柄玩游戏。

    佣人阿姨看见了,就急忙跑过去制止:“哎哟小少爷,你可别折腾你的手了,待会伤口又裂了,就坐着看会电视,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顾墨铭罔若未闻,偏着头看着屏幕继续玩。

    阿姨怕待会伤口撕裂,夫人又要责怪自己,不得不得上前去抢游戏柄,“小少爷快别玩了。”

    “滚开!”顾墨铭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站起身打得正精彩。

    阿姨一直阻止,害得游戏以失败告终,顾墨铭恼得摔了游戏柄就上楼。

    本来想回自己的房间,却听到另一边走廊又动静。

    那边走廊只有顾宴尘一个人住,但是他不是去学校了吗?

    疑惑着抬脚走了过去,声音是从他房间门锁处发出来的,像是里面有人在拨弄手把。

    是谁呢?他可都是看见顾宴尘一个人进出的。

    抬手敲了敲门,“谁在里面?!”

    里面的声音立马停了下来,僵持了几秒,拨弄声又响了起来。

    顾墨铭皱着眉,扭了扭门锁,被反锁了。

    站在门边愣了愣,又叮叮咚咚跑下楼:“顾宴尘房间的钥匙在那里?”

    “你要小尘房间的要是干嘛?”

    “你管我的?快给我!”

    “这……”

    “你不给明天就开除你!”

    阿姨一头冷汗,转身走进房间,找到备用钥匙,递给了他:“小少爷,不要乱动小尘的东西啊,等会……”

    顾墨铭拿着钥匙指着她,威胁道:“再吵一样开除你!”

    阿姨只好噤了声,看着他跑上楼的身影叹了一口气。

    拿着钥匙回到门边,细微的动静没停下来。

    心里的好奇让顾墨铭迫不及待的把钥匙插了进去,旋转,房门打开……

    第一眼看得的是一个小女孩的小脸,像是门打开了很高兴的样子。

    然后四目相对,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错愕。

    “你是谁?”顾墨铭板着脸问。

    女孩愣了愣,想起顾宴尘交代她不能被人发现,立马就想要重新合上门。

    顾墨铭轻松推开,挤了进去,看着小女孩,脸上勾起一抹笑意。

    “怪不得顾宴尘有时间就待在房间里,原来养了个小女人啊。”

    女孩像是刚刚才睡醒的样子,头发微微有些凌乱,伸手还穿着海绵宝宝图案的小睡裙,黑宝石般的大眼睛,警惕不安的看着他。

    顾墨铭蹲下身子,伸手抬起她的下颚,“叫什么名字?你和顾宴尘什么关系?为什么在这里?”

    小姑娘只是往后面退了退,避开了他的手,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

    顾墨铭看小姑娘被自己吓到了,站起身子笑了笑,然后环顾了一下屋子的四周,小女孩的衣服和玩具倒是不少,看来这丫头在这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了。

    这个顾宴尘,平时看着挺正经的,没想到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还这么重口味拐一个骨头都没长硬的小女孩。

    顾墨铭重新把视线落在小女孩的脸上,笑着问:“你想去哪?哥哥带你去。”

    她打量着他,像是想判断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顾墨铭玩味的笑着,蹲下身子和她平视:“嗯?告诉哥哥。”

    小女孩盯了他几秒,才小声的开口:“我想去找宴尘哥哥……”

    顾墨铭挑挑眉,站起身牵着她的手:“好啊,我带你去。”

    小女孩跟着他走了两步,又抽出自己的手站住,顾墨铭不解的回头看着她,她奶声奶气的问他:“你真的认识宴尘哥哥吗?”

    顾墨铭不犹豫的点头:“嗯,我和他是好朋友。”

    女孩半信半疑的瞅着他,顾墨铭一个弯腰就把她抱起来,手臂一用力,伤口就裂开了,只是他浑然不觉。

    小女孩坐在他手臂上,血透过纱布渗透到她的裙子上。

    顾墨铭抱着她走进自己的房间,小女孩四处看了看:“宴尘哥哥不在这里。”

    顾墨铭坏笑一下,“你在这里等着,你的宴尘哥哥马上就来了。”说完就转身出门,把自己的房间门反锁。”

    顾墨铭走下楼,心情顿时愉快的起来。

    去还钥匙的时候,阿姨看到他手臂上浸透的血迹,立马一声“哎哟”。

    “我的小少爷,你又去干嘛了?小园快去叫医生来!”

    ……

    就几个佣人在家根本管不住顾墨铭,出于无奈就给顾老爷和顾夫人打了电话,两人以前以后到了家,这时医生正在给顾墨铭包扎伤口,血淋淋的看得人心惊。

    中午学校放学了,沈宴尘原本是没有中午回来的习惯,但自从有了那个小女孩,每天中午都会在书包里装点好吃的给她带回来,今天也不例外。

    走到客厅,就听见顾夫人在唠叨顾墨铭,而顾墨铭像个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单手扭着魔方。

    顾宴尘看了他一眼,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抬脚直接的上楼。

    顾墨铭看着他上楼的背影,勾起嘴笑了笑,随手丢下魔方,穿上鞋子,忽视一直在训他的顾夫人,说:“我累了,去楼上睡会。”

    “马上就吃饭了,你睡什么觉?吃了饭再去。”

    顾墨铭罔若未闻,大步走上楼。

    立在走廊边,靠着墙壁,好整以暇的看着顾宴尘,开门发现门没锁,眉头就皱了起来,尤其是看到站在那边的顾墨铭,心里就心里就隐隐不安。

    推开房门走进去,扫视一圈,出了被她扯得到处都是的衣服和玩具,看不见她的人,阳台和厕所都没有。

    放下书包立马走出去,一针见血问顾墨铭:“她去哪了?!”

    顾墨铭挑挑眉装糊涂:“她?她是谁啊?”

    顾宴尘恶狠狠的瞪着他,眼神杀气腾腾。

    看到他生气,顾墨铭反而笑了笑:“谁那么重要居然让你发脾气啦?”

    顾宴尘揪起他的衣领把他抵在墙上:“你把她怎么了?!”

    顾墨铭已经讨打的笑着,明知故问:“你说你房间那个小女孩?”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侧传来轻轻的敲打声,细微的孩童声传到耳边:“宴尘哥哥!我在这里。”

    顾宴尘闻声,立马就走到房门边,扭了扭门把手,见被锁住了,转身看着顾墨铭冷声道:“开门。”

    顾墨铭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我的门我想开就开。”

    顾宴尘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是什么情况,顾墨铭这种喜欢自残的人,说不定会对那个小女孩也做出什么残忍的事。

    着急的担心让一只压抑的怒火迸发,一拳打到顾墨铭的脸上:“我叫你开门!”

    顾墨铭站稳身子,朝他笑着,咬着字说:“不!开!”

    顾宴尘转身走到门边,对里面说:“你把下面那个小开关扭一下再开门。”

    听到门锁响了响,接着却传来她小小的声音:“我不会。”

    都怪他把她锁在房间里故意没教她怎么开门。

    “钥匙!”顾宴尘看着他,像是在下最后通牒。

    顾墨铭得意的笑着,“不给!”

    话音刚落,顾宴尘就扑上来,毕竟年长几岁,个子和力气都比顾墨铭大,顾墨铭手又有伤,自然是处于下风。

    顾宴尘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下子全发泄在了拳头上。

    楼下的人听到动静全都赶了上来,顾老爷厉声一喝:“顾宴尘你要造反!”

    管家立马上前把两人分开,所有人都去关心顾墨铭。

    钥匙从顾墨铭的裤兜滑了出来,顾宴尘捡起,不顾周围的人,只想第一时间确认那丫头有没有事。

    一打开房门,她看见他就冲他一笑,然后埋怨:“你怎么这么慢啊?我都好饿好饿了。”

    顾宴尘弯腰把她抱起来,看到她裙子上的血迹,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

    本来在关心顾墨铭的顾老爷,这会把视线落在了顾宴尘臂弯的女孩身上,气冲冲的指着她:“哪里来的野孩子?!顾宴尘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是不是太久诶收拾了?!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还敢打墨铭?!”

    顾老爷越说越气,走过去就是重重一耳光落到顾宴尘的脸上……

    “啪”的一声,打得周围的人都是一愣,小丫头愣了两秒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而顾宴尘只是绷着脸,抱着哭起来女孩走进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