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96章 番外之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4)
    顾宴尘的脚步顿住,手里的电话却还是一直在作响。

    低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女人,说着是自己的妈妈,但是看起来还好年轻。

    没被人这样抱过,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让他舍不得离开这个瘦小却温暖的怀抱。

    顾老爷愣怔的看着这一切,完全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自己魔鬼训练多年的人,这才刚刚起到作用就要被人抢走了……

    “顾老爷,我自然是不会让你白养我的人。”沈寒修说着,对杨梓辰递了个眼神,杨梓辰就递上一张支票。

    沈寒修伸手接过,放到顾老爷面前:“这点钱,留给你们养老吧。”

    顾夫人见钱眼开,立马就要伸手去拿,却被顾老爷摁住,做最后的挣扎:“沈总,这其中肯有误会,小尘是孤儿,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孩子呢?”

    沈寒修笑容变得有些阴冷:“孤儿?所以……你是在诅咒我死吗?”

    “沈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沈寒修转身不再想多说的样子:“行了,人我现在就要带走,以前的事我相信顾老爷也心知肚明,如若觉得我今个的做法你不满意,那改天有空我大可陪你玩玩。”

    说着就抱着笑笑,朝苏念走去,看着和自己模样有几分相似的儿子说:“有什么东西要收拾吗?难得提直接走,到那边买新的。”

    第一次见儿子,沈寒修表现得很淡定,很熟络的样子,不像苏念眼红泛泪。

    槿秋走上去,大大咧咧的说:“走吧沈老大,你妈一直都念叨你呢!”

    苏念看着他没有动作,就担忧的问:“儿子,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们走啊?”

    为他掉眼泪的女人很少,除了那个小女生,这个女人是第二个。

    虽然童年无光,但他还是分得清是非善恶、孰好孰坏。

    看了看默了默擦眼泪的苏念,他才开口:“……我去收拾东西。”

    苏念立马就破涕为笑:“好,妈妈帮你。”

    沈寒修一把就拽住他:“帮什么帮啊?!把眼泪擦了!谁惹你哭我打谁!亲儿子也不例外!”

    苏念瞪他一眼,一边擦眼泪一边跟着儿子的脚步上楼。

    宴尘去到房间,首先就是把抽屉里的一叠照片拿出来装进了箱子里,然后随便拿了几件衣服挡住,其他的什么都没带走。

    顾老爷坐在大厅,久久都没顺过气来。

    顾夫人把支票拿在手里,高兴的说:“一百万呢!”

    顾老爷瞪她一眼:“一百万?把顾宴尘留住能我们带来成千上万个‘一百万’!”

    顾夫人这才一愣:“对啊,那不能让他们把那个小野种带走……”

    “你是不是想死?!沈寒修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他的儿子被你骂割你舌头要你命都有可能!”

    顾夫人被吓到,咽了咽口水:“那……那怎么办?就让他们这样走了?”

    顾老爷顺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办?要是和沈寒修对着干,咱们公司估计都要赔进去!”

    ……

    “顾老爷,沈某就先告辞了。”沈寒修浅笑着,一大群人又跟着离开。

    顾夫人还不忘做戏,依依不舍的模样跑到门边,“小尘啊,你还是要记得多回来看看啊,我们都舍不得你啊。”

    宴尘没有说话,也没回头看一眼,罔若未闻跟着苏念上了车。

    一家人坐在同一辆车上,苏宝坐在副驾驶,苏念抱着笑笑和宴尘坐在后面。

    “妈妈,这个帅哥哥是谁呀?”笑笑坐在苏念怀里,看着宴尘,满脸好奇的问。

    “这是你们的大哥哥哦。”说着又看向宴尘:“儿子,前面那个是你弟弟,沈易然,这个是小妹笑笑,还有个大妹安安,沈易安,你可能听过吧。”

    宴尘扭头看了看笑笑,笑笑也抬头看着他,面上还是没有过多的表情。

    “妈妈,我想让抱抱哥哥。”

    苏念笑了笑,又看了看宴尘,说:“去吧,是哥哥抱你还是你抱哥哥呀?”

    笑笑爬到宴尘的腿上,小手抱住他的腰:“是我抱哥哥呀!”

    沈宴尘皱着眉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小萌物一眼,表面上很烦的样子,却伸出一只手环在了笑笑的背上,怕她摔倒的样子。

    苏念觉得这孩子就和他老爸一个德行,外冷内热,他爸这个年纪也是高冷得要死。

    苏念在车上问了一下孩子这些年的情况,他也只是冷冰冰的敷衍回答:嗯、挺好。

    不愿多说的样子。

    苏念有一肚子话想对这个孩子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着说什么都没有用,毕竟伤害已经造成了,唯一能弥补的,就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加倍补偿。

    车开到半路,笑笑就在宴尘的怀里睡着了,苏念伸手去接:“我来抱吧,睡着了怪沉的。”

    他瞄了一眼那双纤细的手臂,淡淡回道:“没事。”

    苏念笑了笑也没强求,也许他正在慢慢适应这个家。

    气氛还算融洽的时候,沈寒修突然冒出一句:“以后你姓沈,叫沈宴尘,你爸叫沈寒修,你妈叫苏念。”

    苏念立马就瞪他:“这些事以后再说!儿子刚回来你也不关心关心!”

    “我说苏念,你是我老婆老帮着别人说话叫什么话?!”

    “儿子怎么就是别人了?”

    “你的世界除了我都是‘别人’!”

    “无理取闹。”

    沈宴尘扭头看着窗外,车窗上的倒影的脸表情慢慢变得柔和。

    吵吵闹闹,却有家的味道,只是怀里这个小小软软的东西让他想起了那个小女孩。

    这辈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了,两年了,或许她已经不记得他了吧?毕竟那时候她还不到五岁。

    如果这些年陪在她身边的人是他该多好?

    刚刚舒展开的眉,又隆了起来。

    几个小时的车程,到达麦城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

    没有过个这么热闹的年,沈宴尘也被气氛感染得心里暖洋洋的。

    笑笑似乎特别喜欢他,吃完饭就缠着让他带她出去放烟花。

    看着这个爱笑的孩子,他拒绝不了,因为那个小女孩也很爱笑。

    她是他黑暗世界里的第一缕阳光。

    看着黑夜中此起彼伏展开的烟花,听着耳边热闹的说话声。

    沈宴尘望着黑夜,似乎想透过漆黑看到那张小脸。

    妙妙,等我娶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