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95章 番外之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3)
    除夕夜,遍地的白雪。

    从杨梓景口中得到有关那个孩子的消息后,苏念和沈寒修就片刻不敢耽搁的去找寻。

    如果那个孩子不在的话,苏念总觉得他们的幸福是残缺的,如今得知那个孩子还活着,苏念激动兴奋得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车在铲过雪的路面上行驶着,苏念扭头看着开车的沈寒修,他似乎也没比自己放松到哪去,下颚一起紧绷着。

    “老沈,你说那个孩子会不会恨我们?”

    “再恨也是我们的儿子。”

    苏念看着窗外叹了一口气:“唉,就算恨也是应该的……这些年他过得肯定不好。”

    “想想你不知道他还活着的时候。”

    沈寒修一句话就让苏念的心情变了。

    八个月早产,在保温箱呆了不足一天,又几近周折,能活下来就是上天的眷顾了。

    “诶你看!诚叔他们也来了!”苏念欣喜的指着后视镜里那一行熟悉的车辆,而后扭头看着后方。

    沈寒修的洞察力早就发现了,她反应也是够迟钝的,都走了这么长一段距离了才看到。

    新年热闹的气氛,加上要见到那个孩子的激动,苏念的心情久久都没能平复。

    “儿子长得好像你!”

    “我帅还是他帅?”

    苏念眼底冒光,一副花痴状:“简直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沈寒修就瞪她一眼:“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老了么?”

    “没有!”苏念急忙摆手说着违心话,“你还是小鲜肉!”

    ……

    尚城,一栋复古式的三层豪宅里,门边挂着红彤彤的灯笼,贴上了红底金字的对联,冷清是冷清了点,但还是有点年味。

    三楼角落的一个房间,外面下着雪,房间的窗户却大开着,里面射出白色的灯光。

    屋子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单薄的衬衫,坐在书桌前,看着手机上的一张照片发呆。

    照片上的小女孩,只有七八岁的模样,穿着厚实的红棉袄,笑颜如花的站在雪地里,模样分外可爱。

    照片显然是人偷拍的,女孩的视线并没有看向镜头。

    “叩叩——”

    敲门声让少年回神,黑屏手机,转身走到门边打开房门。

    门口站在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是家里的管家:“小尘,下去吃饭了。”

    少年垂了垂眸,回屋拿起在深冬显得有些单薄的西装外套,穿上,跟管家着下了楼。

    才走到大厅,就听到餐厅里中年妇女的声音:“唉,大过年的,墨铭不回来还怎么过年啊?团圆饭团圆饭,当然要一家人一起吃啊!”

    一个威严却有些无奈的苍劲男声回应道:“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不回来我还能绑他回来不成?”

    “老爷夫人,尘少爷来了。”

    管家走在前面,给顾家二老打了个招呼,沈宴尘大步走进来,坐到了离二老最远的一个位置,并没有和二老打招呼,连一个礼貌性的微笑都没有,甚至没有看一眼。

    顾夫人看着他白了一眼,小声嘀咕:“丧气!咱们墨铭说不定就是因为他不回来的!”

    顾老爷狠狠瞪了她一眼,她才闭了嘴。

    虽说顾宴尘不是他们家的亲生儿子,可现在他在商界算是奇才了,才把公司交给他管理一年,公司的业绩就涨了一半,十五岁的年纪有这样的成就,他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商人也很钦佩。

    顾家以后有他效力,准能风生水起。

    这时一位老阿姨端着汤菜从厨房走出来,看见顾宴尘就是一个白眼,放下汤菜就说:“老爷夫人都还没开始吃,你怎么能上桌?!没点礼貌。”

    少年已经面无表情,这样的对待在这个家已经习惯了,他不过是一个为顾家卖力的人罢了。

    顾老爷对老阿姨挥了挥手:“随他,你自己去忙你的。”

    摆了一大桌子的菜,却只有冷冷清清的三个人享用。

    “唉,这是咱们墨铭最爱吃的菜。”

    “你能不能别提了?大过年的唉声叹气不吉利!”

    少年没说话,一直默默的吃着面前的菜。

    从小培训而来的习惯,吃相儒雅。

    三人静静用餐,佣人站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候命令。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杂响,闹哄哄的。

    顾老爷就皱了皱眉,对着站在身后的管家说:“怎么那么吵?出去看看!”

    管家微微颔首,而后朝大门走去。

    顾夫人听见好像又很多人说话的声音,就欣喜地跟着起身:“是不是墨铭回来了?!”

    顾老爷安坐不动,本来也以为是那臭小子回来了,还故意摆出了一副威严的模样,哪知就听见自己老婆嚷嚷的声音:“你们是谁啊?这么多人来我们家想做什么?”

    听闻不对劲,顾老爷才擦了擦嘴,起身往外走。

    一脸的威严在看到为首的男人是,立马堆成了笑容和惊讶:“沈……沈三少?今儿什么风把你吹到顾某这里来了?”

    沈寒修并没有直接说明来意,而是礼节性的握了握顾老爷的手,笑了笑说:“不知沈某能否有幸去顾老爷家里喝杯茶?”

    “当然当然!各位里面请!”

    一大行人也没客气,牵线似的往里面走。

    笑笑拉着苏念的手,好奇的问:“妈妈,这是哪里啊?”

    苏念四处张望着,心思压根不在女儿身上。

    大大小小就把客厅的沙发占满了,顾老爷急忙吩咐愣在一旁的佣人:“还不去泡茶?!”

    沈寒修一副王者的姿态,搂着苏念坐在一张较大的单人沙发上,看着顾老爷笑说:“没想到顾老爷认识沈某,真是沈某的荣幸。”

    顾老爷也急忙恭维:“三少说的什么话,谁不知道您的大名,您年轻的时候可是商界的风云人物。”

    听见顾老爷那个“年轻的时候”沈寒修的脸色就微微一黑,却还是保持着笑容,皮笑肉不笑的那种,说着客套话:“顾老爷过奖了。”然后看了看身旁耐不住的苏念,就开始切入正题:“我听说,顾氏可出了个小能人?”

    顾老爷笑吟吟的,“哪里哪里,和三少年轻的时候比起来,可差远了。”

    然后心里还盘算着,这时和盛寒攀上关系的好时机,要是能和盛寒合作,那顾氏就等着飞黄腾达了……

    于是立马对旁边的管家说:“去把小尘叫出来,介绍给沈总认识认识。”

    沈寒修微微擒着笑,苏念则显得十分紧张。

    此刻,整个屋子的人都随着管家走去的方向看。

    不一会,就瞧见一个少年走了出来。

    眉宇间的凌然,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黑色的西装,包裹着一米七多的修长身材,举手投足间的尊贵霸气都像极了沈寒修。

    苏念看直了眼,仿佛回到了她第一次遇见韩子生,跟在他后面跑的时候。

    忍不住就想站起身,沈寒修却拉住了她的手。

    顾老爷并没有察觉什么异样,还笑呵呵把少年拉到自己身边:“小尘啊,这个就是沈总,你看财经的时候,对沈总也有所了解了吧。”

    少年黑白分明的眸子看了一眼沈寒修,并没有说话。

    冷冰冰的样子和沈寒修简直就像一个镜子里,一个镜子外。

    苏念一瞬不瞬的看着少年,紧紧拽着沈寒修的手缓解紧张。

    沈寒修已经淡然的笑着:“这位是顾老爷的……”

    “哦……我儿子。”

    沈寒修笑意更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针见血的问:“可据我所知,顾老爷的大儿子,如今只有十二岁吧?”而后盯着一旁的顾夫人,意有所指的说:难不成,是顾老爷的私生子?”

    顾夫人脸色一阵难堪,张嘴正想说顾宴尘是捡来的野种,顾老爷拽了拽她止住了她的话。

    但却也是一脸为难,想了想才说:“沈三少可能是听外人乱说的吧,小尘是我们的大儿子。”

    此刻一直没说话的杨梓景开了口:“哦?是吗?”而后不紧不慢的递出手里的文件袋,放到顾老爷面前:“可资料显示,这位小伙子可是您七年前领养的,上面显示的可是养父子。”

    顾老爷看了看摆在面前的资料,脸上尴尬了一秒,然后微笑点头:“的确没错,小尘的确是我们家的养子。”

    见他承认,杨梓景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你可否知道,这孩子的生父母是谁?”

    “这我哪知道啊,这孩子肯定是孤儿我才领养的。”

    “是领养还是买来的?”

    顾老爷表情一僵,意识到可能要出什么事情,但是还没想明白,自己不管是领养还是买一个孤儿,就算是贩卖犯法,他家好歹也有点脸面,警察总不能这点破事都管?

    疑惑之际,杨梓景又递出一份报告:“您老再看看这个。”

    顾老爷拿起那份报告,是亲子鉴定,看到上面的信息之后,立马就瞪大了眼睛。

    少年一直没说话,但似乎早就看穿什么。

    一直寻找的人来找自己了,他却突然犹豫了。

    他的人生里没有亲情,他本来都放弃寻找他们,想着一个抛弃孩子的父母,又怎么会寻找他呢?就算找到了,恐怕也是避之不及吧?

    或者只是换一个地方成为被利用的工具?

    他已经不奢望亲情了,只希望自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守着自己想守护的人就够了……

    恰时他兜里的电话响起,顾宴尘看了看沈寒修一眼,然后别开视线,拿起手机准备离开大厅。

    苏念怕他是在怨他们,急忙站起身跟过去,紧紧抱住比她还要高出半个头的顾宴尘,眼眶湿润:“儿子……我是妈妈啊……”